最難的還是做人:難以適應的韓國階級文化

赴韓工作年薪百萬,他為什麼仍住在便宜卻環境差的租屋?

文 / 一流人      2019-07-05

赴韓工作年薪百萬,他為什麼仍住在便宜卻環境差的租屋?

圖片來源:Pexels



「這是我第一份工作,到現在快三年的心得是,公事上沒有什麼難的,最難的是做人。」

位於春川的生技公司,是小楷出社會後的第一個職場。學韓文十年、在首爾大交換過半年的他,轉眼間,在韓國已經生活了三年多。在台時就認識許多韓國朋友,也曾經來韓旅遊五次以上,對韓國文化很是熟悉的他,進入韓國職場後,覺得最要花心思適應的,不是工作,卻是階級制度和人際關係。

沒有韓國學歷的新鮮人竟找到工作

學韓文已有十年的小楷,韓文流利,當初學習的動機卻令人莞爾,「有次跟家人來旅行,覺得韓文字充滿○○× ×,看起來很好玩,就開始學。」二○○八年的台灣還沒吹起韓流,同學看到他寫韓文作業還會充滿疑惑:「這什麼東西?你學韓文能幹嘛?」

一邊補習、一邊透過語言交換認識許多韓國朋友,也到韓國旅遊好幾次,他開始想像:「如果我在韓國唸書,會是怎樣的狀況?」於是在研究所寫完論文後,就申請了交換學生,到首爾大學過起韓國校園生活。

半年的交換生活結束之後,他試著在韓國找工作。但沒有當地學歷的外國人,要在韓國找到願意提供簽證的工作並不容易(有韓國學歷,申請工作簽的成功機率較高),「投了近百封履歷,回應很少,蠻挫折的。」他說︰「到後來幾乎是有缺就投。」

最後是位於春川的生技公司主動找上他。生技領域裡,會講中文的人罕見。「念這個的頂多會英文,很少人會中文。」小楷解釋自己的工作內容,橫跨研究室以及業務部門,要做品質檢驗,也要幫忙翻譯︰「我可以做實驗又會講中文,所以老闆去中國和香港出差都會帶上我。」

韓文流利的小楷,剛開始上班時,對於用韓文工作並無障礙,反倒是「韓式英文」成了第一道難關。台灣跟韓國在做實驗時,很多名詞都是直接使用英文,例如總容積就是講「totalvolume」。但韓國人自小學英文,都會用韓文標音,於是total volume 就成了토탈볼륨(發音為︰偷—他-ball-ri-yoon)。原本簡單的問題,卻因為韓式英文發音,變成需要重複解釋的搞笑對話。

例如,剛來上班時他和同事的某次對話:

同事︰「total volume 얼마예요?」(偷—他-ball-ri-yoon 是多少?)

小楷︰「total 뭐예요?」(「偷—他」是什麼意思?)

同事︰「total! total!」(偷—他!偷—他!)

小楷︰「네?」(一臉迷惑)

最後同事拼出單字,T-O-T-A-L,小楷才恍然大悟,啊∼是total!

「很多這樣的例子啊,像是partner,韓文發音是『啪—特—No』,那個ner 的尾音直接變成no。第一次有人說我英文的發音很好,就是在韓國。」小楷笑說︰「可能對他們來講,聽不懂就是發音好。」

階級制度嚴明,稱呼也透露心思

韓國傳統職場很重職稱,一般新人剛進公司皆為社員(사원),接下來是主任(주임)、代理(대리)。小楷的公司沒有主任這一階,新人從社員做起,依學經歷不同,有不同年資計算方式(例如︰當過兵=一年年資、碩士=一年年資等),年資到了,就可以升代理。

但公司又規定,同事之間稱呼只能用「씨」(先生/小姐)或是職稱,彼此講話一定要用敬語,也不能用형(哥哥)、누나(姊姊)這種稱呼(比較熟的韓國人之間,會改稱呼哥哥姊姊以示親近)。小楷解釋︰「私下偷偷叫是可以,但主管在的話,這樣子講話會被罵。」有時候叫習慣某某씨,在對方升職之後很難馬上改口。小楷就在這裡觀察到韓國人的心思變化。

「我前年升代理,隔壁組有個同事卻還是叫我小楷씨,從來沒改口。但他自己升了職之後,就立刻改口叫我代理。」小楷解釋︰「我感覺,他這樣叫你,就是希望你也這樣叫他。」

即使「代理」一職並不是管理階層,不像組長(팀장)、課長(과장)有實際要管理的員工,但對愛面子的韓國人來說,「代理」聽起來就是比較威風。

繁擾的職場人際應對消減工作熱情

我和小楷相約第一次見面,是個週六下午。咖啡喝到一半,他先是接了通電話,又對著手機的新訊息嘆氣。原來是要好的女同事剛打來,說前輩暗暗責備她今天沒到公司加班,接著同位前輩也傳來kakaotalk 訊息(韓國通訊軟體),問他昨天下班前專案進度做到哪裡。

「明明昨天下班前,五點就開會更新過進度,每個人做到哪裡都講了。」但前輩似乎想展示自己「週末還到公司加班」的認真,分別向不同組員追問專案內容,就怕沒人知道他放棄週六假日,在公司工作的努力樣貌。「但明明我跟其他人周末不想進公司,禮拜五就加班把事情做完了。是他自己禮拜五有約,所以才沒留下來加班的好嗎?」小楷忍不住抱怨︰「之前我還看過他下午在逛網拍,到了快下班時才說『啊,某某文件很急著要』,硬是逼其他人留下來做。但是等主管一走,他又立刻起身說『走吧走吧,剩下的明天再做就好』。」搶在主管面前表現努力工作、認真加班,是不管哪一國的辦公室裡,都會有人積極演出的戲碼。

還有雙重標準的同事,在小楷背後跟別人說小楷上班時間一直玩手機,還會挑小楷滑手機時過來語帶諷刺地問:「現在在忙嗎?」但自己卻也三不五時盯著手機看;而且那人明明不抽菸,卻總是跟著抽菸的同事一起出去閒聊。「一整天下來,會這樣出去四、五次!他還好意思說別人打混?」

看似都是小事,白眼翻多了不會抽筋,但不滿卻會在心裡累積,也都是小楷的壓力來源。

加上沒什麼變化的工作,一開始異國職場帶來的新鮮感,已完全退散。

追夢的後路

小楷。一直嚮往行銷工作的他,不諱言自己想轉換跑道,或是換個國家工作。「在韓國待久了,覺得韓國很像台灣。」失去了當初的新鮮感,有點日文底子的他,從前年底開始,計劃到日本打工度假,也在去年初向公司遞出辭呈。沒想到人事部的主管竟大力挽留他。

主管同時用了糖果及鞭子。「他說,你都這個年紀了,要到日本從頭開始發展,過得不會比現在好。」同時提出讓人難以抗拒的金錢攻勢,加薪五成。

原本打定主意要走的小楷,看到年薪瞬間超過四千萬韓幣(目前年薪在台幣一百一十到一百二十五萬之間),他開玩笑地說:「當然得多賺點錢再走。」對韓國生活的倦與膩,暫時被大幅度的加薪刷洗下去。

相較於小楷的收入,他在韓國的住處有些讓人意外,是小小的、衛浴共用的考試院(韓國的一種出租房型,空間很小但基本生活功能齊全,套房雅房都有),還只有走道窗,是各種考試院房型中最便宜的選擇。

他租的地方不用押金,也沒有固定約期,想搬走隨時可以離開,一個月房租只要二十五萬韓幣(約台幣七千)。看過上百間考試院的我很驚訝,因為這通常是窮學生或是社會新鮮人不得不的選擇,大多數人在收入有起色之後,會搬到空間較寬敞舒適的one room 套房。

「住考試院兩年多了,還是不太習慣。因為沒有自己的衛浴,上廁所總覺得要看別人的臉色。」小楷解釋︰「但一開始不知道這份工作會做多久,考試院比較彈性嘛。」

那加薪之後怎麼不搬呢?

他的答案好像只是換句話說︰「現在不搬,是因為不知道還會在公司待多久......。」

就像一時間也拋不下穩定的高收入去追行銷工作的夢,或是滿足自己對日本生活的想像。在穩定的生活裡,將就的住處像一個後路,一條說服自己隨時可以放下一切再次追夢的後路。

奮鬥者檔案 小楷,中興動物科學系畢業(輔系行銷)、台大動物科學所畢業,曾於首爾大交換學生半年。目前在春川的生技公司工作近三年。(春川位於江原道,首爾東邊,車程約兩小時)

本文節錄自:《衝吧!台灣人的地獄韓國求生記》一書,Fion著,方格子出版。

關鍵字: 閱讀留學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