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點11分我有約!瑞士人一分鐘都不能少的奇特時間觀

文 / 一流人      2019-06-28

7點11分我有約!瑞士人一分鐘都不能少的奇特時間觀

圖片來源:pixabay



我有好幾位義大利同事,凑巧我在辦公室的鄰居N便來自靴子國東北部。N頭頂光溜溜的,曬成和臉孔一樣的小麥色,擁有健壯的體格。

雖然他看起來很威猛,心思卻非常細膩,不時與我分享他的義大利觀點。

某天,我正想和N約定一項任務。把握他的空檔時間,我提出一個問題:「請問11月9日下午3點左右,你有空嗎?」

N馬上翻出個人的行事曆,指著當天的行程回答:「我上午7點11分必須去監理站一趟,但是下午是空著的。」

雖然我知曉瑞士人的時間觀極為精確,約定時間不侷限於整點鐘或5的整數分,但是第一次知道公家機關也這麼做,引發了我極大的好奇心。我盯著N的行事曆看,以提高一度的音調唸道:「7點11分。」

N露出上排強健好看的牙齒回應:「我好幾次遇見約會時間出現零星分鐘的情況了。我一開始以為這是在跟我開玩笑,但是瑞士同事都說這是常態。瑞士人的時間觀真的好奇特。」

這讓我勾起大約半年前我與香港TVB新聞團隊見面的回憶。當時東昇和曉瑩前來瑞士採訪,雙方約定第一次見面時,我便依據谷歌地圖的行程通知他們我將在隔天早上7點41分抵達飯店。當天上午工作結束後,大夥兒便去老城區共進午餐。在餐桌上,曉瑩突然聊起邀訪的經歷:「瑞士人的時間管理觀念好強呀。我們習慣約定整點鐘或半點鐘見面,但是好幾個受訪者竟然給了我們10點32分之類的怪時間。」

「一位受訪者甚至告訴我,如果我們搭哪班電車過去,28分鐘之後便能抵達。所以,昨晚當我收到妳的簡訊,得知妳約定7點41分碰面時,我嚇了一跳,覺得好瑞士!」

聽了曉瑩的分享,我心頭為之一顫。曾幾何時,我不再認為約會只能敲定整點鐘、半點鐘或一刻鐘的時間,不再覺得相約在7點41分見面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如果時間確定是39或41分鐘,我也不會自動四捨五入,告訴對方大約是40分鐘。時間一去不復返,每分每秒都何其珍貴。我們沒有理由忽視那寶貴的一分鐘,就算它只有60秒,也得精確計算。

另外,曉瑩發現瑞士人重視計畫,如果要約定行程,必須提早至少好幾個月確認。例如,這次TVB新聞部在出發前一個月才敲定瑞士行,不少受訪者接獲採訪邀約時便回應:「在一個月內得確定時間實在太趕了,必須以緊急事件處理。」

「而且,他們都很盡責,就算無法立即回答問題,也會告知收到電郵,但是會晚一點兒答覆。在短短一個月內,同一位聯絡人和我的往返郵件加在一起竟然高達30多封。」

TVB記者接著說:「真的很佩服瑞士人。因為工作忙碌,我很難確定與朋友約會的時間,所以通常遲至當天發現自己有空時,才會臨時打電話詢問對方是否可以碰面。」我理解她的工作性質特殊,身不由己。不過,這就像一種賓果遊戲。如果雙方湊巧有空,便能見面;但是只要一方沒空,雙方的時間就永遠對不上來,無緣相會了。

當我在臺灣生活時,便不時接獲朋友臨時的邀約。這樣的做法似乎是一種比較消極的時間觀,把見面的可能性交給命運,由上天安排。假使雙方剛好有空,就像抽中好籤,幸運見上一面。相反地,瑞士人化被動為主動,讓自己成為時間的主人,藉由安排時間創造機會,確保雙方能夠碰面。

不過,兩種相異的觀念也反映了兩種行事的態度。瑞士人通常花費大量的時間溝通協調,致力於制訂最完善的計畫,而且一旦計畫確定了,便會盡心盡力去執行,變數相對較少,但是反面來說就是腦袋有點兒硬梆梆。相反地,華人習慣倉促地做規劃,再依據執行的狀況做調整。因此,瑞士人可以放心提早幾個月,甚至一年立定計畫,再按部就班執行,而華人多了所謂的「彈性」,處在可以隨時調整「計畫」的狀態。

雖然居住在阿爾卑斯山小國已經幾千個日子,但是每當更加深入瞭解瑞士人的時間觀,我仍舊會忍不住在內心的小宇宙驚呼──他們應該是全世界最講究精確的人類了!也難怪搬遷至瑞士不久的義大利同事,以及來小國採訪的香港記者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本文節錄自:《社畜,也可以很優雅:瑞士地方太太臥底全球最高薪國家的職場必勝心法》一書,瑰娜(陳雅惠)著,時報出版。

關鍵字: 旅遊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