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交棒劉揚偉,馬上面臨三大挑戰

郭台銘時代結束!鴻海少了霸氣總裁還會是鴻海嗎?

文 / 陳育晟   攝影 / 賴永祥   2019-06-21

郭台銘時代結束!鴻海少了霸氣總裁還會是鴻海嗎?


今天(621日)鴻海舉辦股東會,郭台銘正式將董事長棒子交給京鼎董事長劉揚偉。少了郭台銘的鴻海,將面對哪三大挑戰?

今天(6月21日)一大早,外頭氣溫已飆高到攝氏36度,但位在新北市土城的鴻海總部外頭已進入交通管制,不少小股東們在烈日下仍耐心排隊,甚至有長輩拄著拐杖前來。

讓他們揮汗如雨也不願離去的,是由郭台銘最後一次以董事長身份現身的鴻海股東會。9點一過,郭台銘就拉著知名股東阿土伯的手進場。

不過,以往坐鎮股東會的郭台銘,今天卻以「另有要務」為由,開場簡短向股東致意後便離開,改由鴻海集團副總裁呂芳銘主持。

會後並公布郭台銘交棒後的管理團隊。由鴻海旗下半導體設備廠京鼎董事長劉揚偉接任董事長,工業富聯(FII)副董事長李傑接任鴻海新設的副董事長一職。

63歲的劉揚偉,曾在聯電旗下聯陽美國子公司擔任副總經理,也曾在美國創立主機板品牌,是郭台銘口中「半導體、軟體專家」。

圖/新任鴻海集團董事長劉揚偉。

2007年,他被郭台銘延攬至鴻海擔任董事長特助,並深受重用。郭台銘無論是到愛店金春發吃牛肉麵、參觀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打高爾夫球,都可看到劉揚偉陪同身影。

李傑則是全球工業大數據研究先驅,不僅深度參與美國、德國的工業4.0計畫,更是不少台灣、日本、中國大陸製造業轉型的請益對象。

郭台銘解釋,除董事長、副董事長外,其餘主管人事都沒更動,未來劉揚偉、李傑會專注在整合,前者從半導體、軟體出發,後者從最擅長的工業互聯網出發。

整場股東會,有如郭台銘的造勢大會。小股東一一透過麥克風表達對郭台銘競選總統的支持。到了股東會結束後,郭台銘再度現身發表演說。

「我今天站在這裡,參加近30年來我最熟悉的股東大會,照理說應該很平常心,但今天卻有點忐忑、激動,」郭台銘引述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的話表示,一個企業最大的社會責任,就是把公司經營好,員工才有福利,社會才會安定,過去數十年他都做到了。

然而,他認為,台灣的整體企業經營環境卻出了問題,必須從政治改革開始做起,才能讓庶民過有尊嚴、讓世界羨慕的好日子。

「我要為2300萬同胞,拚一個『國富民強』,」郭台銘指出,很捨不得跟大家說再見,但他還要轉換跑道,「將是台灣起飛的新航道!」

語畢,郭台銘穿過重重人群,到一樓大廳與員工、股東合影。阿土伯甚至有感而發說,「講了那麼多年,你終於出來救台灣了。」

只見現場一片「郭董當選,中華民國經濟好,鴻海也會好」的呼聲。但今天鴻海股價卻很不給郭台銘面子,以下挫1.16%作收,並未有慶祝行情。

問題一〉郭創辦人、郭總統參選人,誰說了算?

後郭台銘時代的鴻海,面臨到的第一個問題,是來自郭創辦人和郭總統參選人之前的矛盾。

日前郭台銘以總統參選人身份接受知名網紅Joeman專訪,被問及若富士康商業利益與中華民國利益衝突時,該如何解決?郭台銘卻脫口而出,「我們已經在做撤離的計畫。」

消息一出,富士康卻急忙發聲明駁斥郭台銘的說法。聲明強調,「富士康大陸各園區生產經營有序進行,無撤資現象發生,未來持續扎根大陸。」

甚至,富士康還強調,「個別自媒體刻意曲解事實,惡意抹黑富士康的行為,將保留法律追訴權,」顯示郭台銘當時兩個身份的相互矛盾。

但他在會後的記者會指出,「我只是鴻海單純的投資者,和鴻海只有單純投資關係,只是百萬股東的其中一名。」

倘若鴻海利益與中華民國利益衝突,郭台銘表示,即便初選、大選沒過關,也絕對不再回鴻海、不再干涉,凡事都以中華民國利益為優先。

「我永遠不回來,」郭台銘強調,現任董事長、副董事長都比他更優秀。雖然現今鴻海股價受到中美貿易戰而表現低迷,但他相信在這種困難的時刻,更能給他們歷練。

問題二〉少了霸氣總裁坐鎮,鴻海還會是鴻海?

後郭台銘時代,鴻海面對的第二個問題,是少了個人風格強烈、治軍嚴謹的郭台銘。

鴻海集團擁有約700家子公司,過去在郭台銘強勢的領導下,決策是他一人說了算,集團內無人能與其抗衡,導致後郭台銘時代很難推舉出一人來取代他的功能。

郭台銘也曾說過,他最崇拜的企業家就是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因此,當他決定退位時,各界都預期,鴻海會採類似台塑七人小組的集體領導模式,幫助鴻海穩健經營下去。

6月11日,鴻海舉辦創立45年以來的首次法說會。會中就公布未來鴻海的九人經營委員會。

呂芳銘強調,九人小組絕對不是「決策小組」,未來任何決策經九人小組審核後,會送交董事會決策,再送到股東會表決,「這樣的模式在郭台銘時代就有。」

法人圈多半認為,後郭台銘時代的鴻海,只要避免個人獨大、決策效率低落等弊病,集體決策依然足以維持郭台銘時代的效率與功能。

圖/郭台銘前往捷運頂埔站搭捷運回市政府附近的住家。

問題三〉股價受貿易戰拖累,能否受川習會激勵?

外資分析師指出,蘋果、華為占大陸富士康營收各約50%、10%。一旦美國政府對中國出口、價值3000億美元的貨品加徵25%關稅,蘋果恐怕首當其衝。若再加上美國政府對華為的禁令,導致華為出口劇減,鴻海可能陷入雪上加霜的困境。

不過,相較於台達電、廣達、英業達、和碩、仁寶等「電子五哥」,在貿易戰火下迅速把產線遷回台灣,鴻海至今僅評估在高雄、雲林投資設點,腳步並不算快。業界人士直言,這是造成鴻海股價跌幅超越大盤的眾多原因之一。

不過,郭台銘仍樂觀預估,6月28日G20大阪峰會前後,美國總統川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會面,屆時貿易戰就會畫上休止符,「對全世界都是好的,我也衷心期盼。」

一整個早上的活動結束後,郭台銘在「郭台銘凍蒜」的歡呼聲中離開鴻海總部,前往捷運頂埔站搭捷運回市政府附近的住家。

看在80萬鴻海小股東眼裡,只希望郭台銘能兌現諾言,有朝一日把中華民國股票市值和鴻海股票市值同時救起來。

關鍵字: 投資理財科技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