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創下紀錄的台灣女登山好手

海拔8000公尺高峰已征服4座!詹喬愉:登山最浪漫的,是享受那辛苦過程的感動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9-06-20

海拔8000公尺高峰已征服4座!詹喬愉:登山最浪漫的,是享受那辛苦過程的感動


成功登頂過珠穆朗瑪峰(8848m)、洛子峰(8516m)、馬卡魯峰(8485m)與馬納斯盧峰(8163m),在全球14座8000公尺以上的高山中,年僅32歲的詹喬愉已經成功征服了4座。她外型甜美、個頭嬌小,也許在外人眼中她有著絲毫和登山沾不上邊的氣質,但其實她毅力驚人,更有著絕不輕言放棄的決心。

她不僅是台灣第一位登上全球第4、第5、第8高峰的女性,也是繼台灣登山名家江秀真之後,第二位登上聖母峰的女子──翻山越嶺是她人生最大興趣、挑戰自我更是樂趣,擁有豐富山難搜救經驗的她,十分享受大自然的恬靜自在。

熱愛山林的忘卻煩憂

詹喬愉說,高中時因緣際會下被朋友拉去登山,便從此愛上登山的好玩與有趣,大學後更毅然加入登山社,從此陶醉在那每週都與山為伍、徜徉在不同山稜線和鬱鬱蔥蔥的森林面貌。

她回想,一開始在踏上登山的過程,其實是個很嚴苛的訓練──也許是要承擔極高的負重、也可能是要自己開山闢路,但她發現每一段登山的過程,都有很多需要學習和應用的地方,便一頭栽進了這個領域。

「我很喜歡在山上的感覺,不僅悠閒,而且可以讓我忘掉很多工作、忘記心煩的事情,那種單純的享受非常自在,如果有朋友能一起登山,那更是快樂。」

她補充,「每一個登頂的過程都非常有成就感,但登山的辛苦過程,才是最感動的事。」

做好充足準備 才能迎接登山的考驗

詹喬愉分享,「登山有很多的因素,這些決定著你是否會成功,你可以把體能、身體狀況都待命到最佳狀態,卻永遠沒辦法控制大自然千變萬化的天氣。」

詭譎的氣候因子是登山最無法掌控的變數,但如何讓自己適應海拔高度、體能強度,才是能從容面對各種挑戰的關鍵。

在這一次成功登上全球第一高峰的背後,詹喬愉花了整整近一個月的時間做準備,「在高海拔的山區,如果一直停留在同樣的高度,身體狀況並不會變好,因此必須下降高度讓身體恢復,再爬上高海拔持續練習,這樣反覆『拉練』的成果,才能克服高難度的挑戰。」

特別是在今年5月底,聖母峰異常的好天氣讓許多在基地營待命的登山客都選擇在同一天登頂,導致了嚴重的「塞車」現象,更因此有些人在下撤的過程中喪命。詹喬愉雖然沒有在那天隨著人潮蜂擁而上,但對生死,她有著自己的一套豁達。

「登山的人一定要怕死,這樣你才會對自己更加小心。」

「有準備的嘗試是探險,沒有準備的嘗試是冒險。」

在每一次的登山前,從事前的資料蒐集到地圖的理解和掌握,都是詹喬愉十分重視的細節,「對自己的能力多加了解、在事情的處置上充足準備是最重要的事;而爬山的技巧是自然而然多爬便會進步,身體也會在無形中鍛鍊。」

曾面對生死關頭:「還是要繼續爬山」

2015年,在中亞吉爾吉斯(Kyrgyz)的阿拉阿恰國家公園,她在從事海外技術攀登時墜落,整個人受困在冰川中等待救援高達26個小時,那是詹喬愉登山至今最可怕的生死關頭。

「以前每一次都是搜救別人的經驗,但那一次我卻是在待救者的角度,我才知道那有多煎熬、痛苦又無助。」

當時,她口渴、又冷,沒有睡袋、沒有帳篷,加上大腿骨脫臼、左腳完全失去知覺的狀態,唯一能做的就是硬撐著等待,「當時我有想說是否要靠著自己的力量奮力爬出去,能不能成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試的話一定是等死。」

直到最後的關頭,她才好不容易等待到救援,「我有想過,如果活著回去可能也會失去左腳,但如果我活下來,我還是會堅持要爬山。」

「因為爬山你永遠不用跟別人比較,不論起點在哪,都能夠找到自己可以突破的點,跟自己比較,才能夠不斷進步。」

未來,她計畫攀登尚未征服的幾座8000公尺高峰,那是一個對自我目標期許。

(圖片提供:詹喬愉)

關鍵字: 旅遊人物專訪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