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朱元璋刪節《孟子》到日本禁《孟子》

不幸的聖賢:為什麼朱元璋、日本都拒絕《孟子》?

文 / 一流人      2019-06-19

不幸的聖賢:為什麼朱元璋、日本都拒絕《孟子》?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儒家學說是中國歷史上占主導地位的主流意識形態,也是歷代統治者尊奉、宣導的學說。孔子被尊為至聖,孟子被尊為亞聖,於是,在大多數人心目中,孔子和孟子就是維護封建專制的代言人。沒錯,《論語》和《孟子》經過歷代統治者與學者的闡釋甚至改造,是有這樣的作用,我們必須承認。但另一方面,孔子和孟子都沒有提倡過絕對的君權,有人把「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這樣荒謬的理論也算在孔孟之道裡,是典型的冤假錯案。

「君君臣臣」不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意思

當然,孔子說過「君君臣臣」,意思是君要有君的樣子、君的義務和君的責任,反過來臣也一樣,但孔子從來沒有宣導過「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相反的,在魯國最高統治者、國君魯定公問孔子什麼樣的君臣關係才算正常時,孔子回答說:「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意思是君主指使臣下要合乎禮,臣下侍奉君主要盡忠。所以在孔子眼裡,君臣關係是互相的,君主在指使臣子的時候,言行要受到禮的制約,並不能為所欲為。

跟孔子同時代的齊國國君是齊景公,他的國相是著名歷史人物晏嬰。晏嬰有很多故事,透過一本《晏子春秋》的書流傳到今天,其中兩個故事,精準的說明孔子理想中的君臣關係。有一年冬天,齊景公和晏嬰討論國事。天太冷了,齊景公對晏嬰提出要求,讓晏嬰把熱湯端過來給他。晏嬰當場拒絕,說我不是給你端湯的臣子。過了一會兒,齊景公感覺更冷了,又對晏嬰提出要求,讓他把皮衣遞過來。晏嬰再次拒絕,說我不是給你拿衣服的臣子。

晏嬰和齊景公,才是合格的君臣關係 

齊景公非常生氣,問晏嬰覺得自己是什麼樣的臣子。晏嬰說:「我是社稷之臣,是跟你討論國家大事的。」用今天的話說,你只有不以對待老媽子和小丫頭的態度對待我,我才能在和你討論國事時,充分意識到自己的身分和責任,才不至於唯唯諾諾,你說什麼我就點頭哈腰稱是,才能盡到我社稷之臣的責任。晏嬰說得很對,齊景公只好認了。

齊景公很怕晏嬰,晏嬰足智多謀,人又正派。某年冬天,齊景公趁晏嬰有外交事務到鄰國訪問時,把農閒時的百姓全召集起來,給自己修建一個遊樂用的大臺。天氣非常冷,幹的卻是明明可以不幹的活,百姓們個個怨聲載道。他們編了個歌謠,說在這樣的氣候下,讓我們幹這樣的活,生在這樣的國家真是沒法活。

晏嬰在回國的路上,就聽到這首歌謠。他見到齊景公,彙報完外交事務,就說自己聽到百姓新創作的歌謠,接著把歌謠學唱了一遍。齊景公當然聰明,立刻下令停止造大臺。晏嬰領命後,出了宮門,直奔工地,用棍棒揮向那些工人,並惡言相向,說國君讓每個百姓都有房子住,現在他要造個大臺,你們就如此怨聲載道。百姓都痛恨晏嬰助紂為虐,正在這時,齊景公停工的命令到了,百姓都說還是國君好,知道錯了自己就能改正。

前一個故事說的是君使臣以禮,如果不符合禮制,就連端一碗熱湯、遞一件衣服都不允許,更不要說為所欲為的殺戮。而後一個故事,說的是臣事君以忠。當面直言進諫上級的錯誤決策,但出了宮門後,最高的威望和最後的榮譽,仍然歸於君主,而不是炫耀自己,歸功於自己。孔子聽說後讚揚這樣的君臣關係,才是合格的君臣關係。

有一位當代的大史學家徐中舒,他是王國維、梁啟超的學生,原是四川大學的教授,也是頂尖的先秦史專家。徐先生專門寫過一篇文章替孔子申辯,說孔子不講片面的事君以死,而提倡君臣相對的義務。君如對臣無禮,君如不肖不慈,臣也就不必盡忠。孔子說的君權是有限制的、相對的君權,至於絕對的君權,孔子從來沒有提倡過。徐先生的這個概說,是符合實際、非常到位的。

孟子的君臣之道為何惹怒朱元璋?

到了孟子,就更不得了。孟子繼承了孔子的衣缽,提倡仁政,要求國君必須是有崇高道德的仁君。他說:「君仁莫不仁,君義莫不義,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國定矣。」只要君主是仁義的,成了仁義的表率,那麼國家就容易朝仁義的方向發展;只要君主是正派的,成了正派的表率,那麼國家就容易朝正派的方向發展。只有這樣,國家才能真正的安定。

可天下哪有那麼多仁君?如果碰上昏君,甚至暴君怎麼辦?孟子明確提出,君主之位並非神聖永恆,而是可以改變的,君主個人的品行就是君位去留的標準。孔子比較溫和,只說「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孟子比較激烈,他明確說:「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意思是君主如果像對待親人一樣對待臣子,臣子才能成為他的心腹;君主如果像對待狗和馬一樣對待臣子,臣子就會視他為陌生人;君主如果像對待塵土、芥草等不值錢的東西一樣對待臣子,那麼臣子看待他,就像看待敵寇和仇人一樣。

這實在太刺激了,最終把一個皇帝惹怒了,就是大名鼎鼎的朱元璋。朱元璋本來就是個沒什麼文化的人,早年明史專家吳先生寫的《朱元璋傳》,第一章的標題直截了當寫成「小流氓」。後來,毛澤東跟吳說,對朱元璋要一分為二,他也有值得肯定的地方。於是吳就把第一章的標題改成了「流浪青年」,看上去好一些,是不是很幽默?但意思還是那個意思。朱元璋當了皇帝才讀《孟子》,讀著讀著便勃然大怒,說這老頭要是活在現在,我是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我們都知道,歷史上曾經出現《紅樓夢》的節本,因為《紅樓夢》裡有一些情色描寫。我們更知道,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很多《金瓶梅》的節本,因為《金瓶梅》有很多色情描寫。但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在朱元璋時代,他專門找人做了一本刪節本,把《孟子》裡我們之前提到的及我們在中學時代都背誦過的「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之類他看不順眼的話,統統刪光。這個刪節本叫《孟子節文》。

朱元璋把《孟子節文》頒布全國,讓以後中國的讀書人只能讀他審查過的節本,科舉考試也只能考審查過的節本。好在時間不長,他的子孫都不敢這麼做。要是他做得徹底點,下令把整本《孟子》燒了,今天我們可能就沒有完整的《孟子》可讀了。

日本人認為孟子無法無天,禁帶回國

有一位住在日本很多年的老學者李長聲,他寫了很多本關於日本的書,內容廣泛,文筆也好,是我們了解日本的好讀物。李長聲寫文章介紹過日本拒絕《孟子》的情況。日本受中國文化影響很深,諸子百家在日本受到不同程度的歡迎,但孟子學說卻長期遭禁止。因為孟子學說認為可以廢掉壞的君主,改立好的君主,這跟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制是嚴重衝突的。

視天皇為性命的日本人,無法理解孟子的無法無天,在中國古代卻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明代一位學者就曾在書中記錄,當時的日本人來中國,會買很多古書,而且出的價格很高。但他們買這買那,就是不買《孟子》,還放話說誰要是買了《孟子》,返回日本的船就會在海上傾覆。那時沒有飛機,中日往來都是靠海路。把《孟子》看成不祥之物,且變成聳人聽聞的謠言到處傳播,可見日本人對孟子學說的畏懼與憎恨。而這也從另一方面,顯示出孟子獨具的思想光芒。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節錄自:《精英必修的人文課》一書,一条課堂著, 任性出版。

關鍵字: 政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