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知此生難周全,不如放膽

每個成年人,都是劫後餘生

文 / 一流人      2019-06-14

每個成年人,都是劫後餘生

圖片來源:pixabay



女人有什麼天生勵志,自己選的路,不是跪著走完,

是憑一口仙氣兒吊著走完。

昨晚,有個女孩發微信給我:「愛玲姊,我好想哭,覺得婚姻好累,生活好難,為什麼我不能像你們那麼強大?」

我回她:「想哭就先去哭,哭夠了再來找我。」

回完後,我踢掉高跟鞋,陷進沙發裡。這女孩大概不會想到,我,她眼裡的勵志姊姊,她心中的「雞血女王」,在收到她微信的那一刻──夜裡十點半,剛剛拖著浮腫的雙腿和黑眼圈回到家。

她更不會想到,就在上週,我,這個三十好幾的女人,還因為積壓已久的情緒而在深夜痛哭了一場。

生活很累,婚姻很難,這是所有人都要面對的人生真相,不只你我。

01

我經常連續幾天不能陪孩子。

週末要做兩場活動。原定的航班因颱風取消,只好改到週一清早。

中午到達,回家放下行李就直接到公司上班。

工作已經進入年底最緊張而忙碌的階段,下午開團隊會議,手頭的一份活動企劃方案,始終想不出滿意的創意,腦力激盪無果,徒有壓力山大。

課程平台負責人委婉地問:「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討論一下新的大綱?」

編輯給我下最後通牒:「新書加印需要的三千份扉頁簽名,本週印刷廠必須收到。」

於是,我下班後不吃不喝在公司簽到十點。同時打開手機裡的訂閱,順便聽完六節音頻課。

抬頭伸個懶腰的工夫,大廈保全像鬼一樣探進半個身子,伸出一根手指,「就剩你一個人了啊。」

你問我累嗎?說不累騙鬼啊!

02

偏偏家中瑣事特別多,我覺得很有必要跟老公溝通一下。

我叮囑他,「孩子睡後,我們聊聊。」

十一點,不見人影。看到他在客廳鼾聲四起。你能衝過去把他拎起來,質問他「為什麼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直接晚安吧,自己去做個面膜,坐擁這無邊夜色。

張小嫻曾說:「愛情,若非讓對方看到你最美的一面,便是最醜陋的一面。而婚姻,卻是讓對方看到你最真實的一面。」

愛無法解決所有問題,有些孤獨,你要變為享受;有些黑暗,只能獨自穿越。

婚姻裡,我們終究學會帶著問題一起生活。

03

十八歲我異地求學,給自己定下鐵律:每天要塗睫毛膏,冬天不許穿棉衣。

倔強女子的凌厲,化為一腔孤勇。睫毛膏逼你不許哭,只要一哭就花妝,只要一花就死醜。穿單衣逼你去獨立,時刻提醒你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東西。

人愈是脆弱的時候,愈能對自己下狠手。

但愈往後走我愈懂得,人生許多時候,是需要哭出來的。

二十四歲異地戀,中秋夜獨自在醫院吊點滴,空曠的點滴室裡,被實習護理師連續兩針扎穿血管之後,眼淚洶湧而出。

婚後調至青島,週末與老公吵架,開車出來停在路邊,翻遍手機找不到一個可以打的電話時,瞬間淚如雨下。

你要嚥下那些無助的苦,熬過那些慘澹的夜,只能流淚,無須解釋。

04

所以現在,我特別能理解,很多女人有時需要「哭一哭」的念頭。

也許是身體疲憊,也許是靈魂寂寞,也許因某些沮喪、懊惱、失落。

那就哭一場啊,那種失落和無力,總要有一個出口釋放。

那晚我心情鬱結,在書桌上俯身飲泣。我知道這些時刻,必須容許自己脆弱。

半小時後我爬起來,洗淨臉,在二十三點零八分萬籟俱靜的深夜廚房,拿個海參給自己做碗湯。身心損耗,元氣大傷,我總得補回來二兩。

這便是熟女的好處。

哭腫了眼,就拿冰袋敷一刻鐘;黯淡了臉,就化個更精緻的妝。

總得伺候好這副皮囊,才有底氣應對風雪嚴霜。

紅塵顛簸人心浩蕩,這是成人世界的專屬寂寞。他人眼裡的春風撲面,是你自己的冰冷入骨。誰不是一邊燃燒,一邊沮喪,誰不是一邊拚命努力,一邊又不想活了。

女人總覺男人薄情。男人總說女人寡義。這塵世間,不過各有各的艱難,各有各的嗟嘆。

選擇什麼樣的生活,其實都是選擇了一組問題。像蚌裡進入的那粒沙子,日夜打磨。

選擇什麼樣的婚姻,其實都是擁有了一頭猛獸。你要學著將它收服,馴養,直至相安無事,出入成雙。

作家黃佟佟曾說:「每個成年人,都是劫後餘生。」

撐不下去的時候,痛快哭一場,喝點雞湯暖身,打點雞血續命。

征服欲望的方法,是滿足它。搞定焦慮的方法,是忘記它。Hold住痛苦的方法,是接受它。

歲月長,衣衫涼。你只有走過之後才有資格回頭看,當初痛哭過的深夜,原來恰好有月光。

所以,女孩──女人有什麼天生勵志,自己選的路,不是跪著走完,是憑一口仙氣兒吊著走完。

睡一覺,明天又是一條好漢。

既知此生難周全,不如放膽。

本文節錄自:《此生聚散,你要敢愛敢當》一書,李愛玲著,寶瓶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