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的解憂講堂

「示弱」不是要你委屈,是為了下一步的堅強

文 / 一流人      2019-06-13

「示弱」不是要你委屈,是為了下一步的堅強

圖片來源:Pexels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

當我們說任何事情,僅就常識置論,我們只是常人。譬如,我們說你應該設法保全自己,但不能害人;你應該努力在被擠迫中伸展自己,但不要傾軋人;你應該盡可能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但不許侵奪人;你應該永遠保持清醒的理智,但不准糊弄人。

聽者自然點頭,因為你說得都對。但點頭並不代表他服你。他的真實想法是:跑來聽你上課,還以為你會切要地指點些啥。哪知道,課堂上的教授一如廚房裡的俺媽,俺媽教導人時,還常謙稱自己「卑之無甚高論」,你倒好,盡一堆陳糠爛穀誇誇其談,真是哪兒跟哪兒呀!

但如果你告訴他的不是「應該」怎麼怎麼,而是「如何」能夠這麼這麼,情況就馬上不同了。老子就是這樣一個善於告訴你「如何」的人。他說,如果你真的想保全自己,就應該首先委屈自己,唯能委屈,才能全備。如此等等。你乍聽不懂,反身想想你和太太吵架,明明是她無知,但偏一副真理在握的樣子,你不求全行嗎?難道你真的要她承認自己弱智?如果一定要她承認,最後她也承認了,那你這日子還過不過了?這家還能全不能全?所以,有智慧的人每以委屈求全。

再譬如你要堅持真理,直道而行,就會有種種的阻力,或作不配合的旁觀,甚至還有別有用心的使絆。你怎麼辦?是吵架嗎?是一味地揭露別人無恥無知以維護自己的高明嗎?那最後是非是清楚了,跟著真理走的人在哪裡?當然,從根本上說,特別是拉開時空距離來看,人心總是向善的,人們必定會朝著合理與真理的方向走。但問題是,你面對的是當下,不是千古,你把周圍一眾人等都得罪了,怎麼去實現這個直道,並體現出自己的高明?所以,有時從原有的立場後撤,謙虛地承認自己的堅持或有問題,最後反能使你實現自己的想法。正如我們把頭低下,不是說我們想做鴕鳥,我們是為了調整一下狀態,讓自己伸得更直。這就是老子教我們的「如何」。

其他相類似的還有,你只有讓自己虛空起來,不主己見,才有可能志得意滿;你只有自居於敝敗破舊,才能光景長新。老子說,這個道理其實不複雜,全都可以從大自然中體悟到。如果你還不能體會,那再去看看路口那塊窪地吧,去看看窪地邊那棵老樹吧。你一定以為它已經荒敗枯死了,你沒想到一片荒敗中,它居然有如此生機勃勃的演出,落盡了枝葉,正催發出新芽。

這個世界,多的是教人「應該」的人,能教人「如何」的則不多;教得好,像老子一樣的,更是少而又少。

A《老子》原文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第二十二章) A今譯 委屈反能保全,彎曲反能展直,低窪反能充盈,敝舊反能生新,少取反能多得,貪多反能致惑。 A注釋 枉:屈,彎曲。  直:正也。諸本亦作「正」。「正」「直」可互訓。

本文節錄自:《時代太喧囂,幸好有老子》, 汪涌豪著,野人出版。

關鍵字: 生活心靈成長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