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香港、新加坡、日本與德國,台灣的居住正義究竟在哪?

文 / Vanessa潛進世界      2019-06-11

借鏡香港、新加坡、日本與德國,台灣的居住正義究竟在哪?

香港。圖片來源:pixabay



房子是用來住的還是用來賺錢的? 答案一出口就能簡單分出你是有殼還無殼。

食衣住行是每個人的基本生活條件,不用吃得豪華奢持,至少能吃得健康溫飽,不用穿得全身名牌,至少能保暖舒適,不用住得無敵海景,至少能遮風避雨,不用出入高級跑車,至少能便利代步。這些過去視為的基本生活條件,現在已經變得遙不可及。我們吃的黑心過期,穿的致癌衣料,住的流浪街頭,行的昂貴有限。

有土斯有財,成家才立業,我們對家的概念幾乎跟房畫上等號,沒房=沒家,沒家=沒根,沒房子的人就像浮萍漂泊,找不到安全感,面對人生逐漸過一天算一天,小學課本上寫著「食衣住行」 是民生基本需求,真實社會則完全相反,編織一個美好未來的風箏,還沒交到孩子手上就已經隨風消逝,無影無蹤,孩子們看著空無一物的雙手,天真地問著長輩,大人們總說長大後努力奮鬥就能靠雙手,為什麼長大後變成默劇,以為抓到東西其實都是空氣,自欺還是欺人,莫怪乎小孩子們都說大人經常說謊而且不用打草稿,騙人也不臉紅。

10坪屋子住了六個人 香港的居住問題

香港居住問題其實是個公開的祕密,因為全世界都知道但政府官員把它當成隱形的祕密,只要裝聾作啞假裝不知道,問題就不存在,反正官員的世界不存在著窮人。香港的朋友們聊到居住買房便開始無奈嘆氣,頭搖到我也跟著暈,一個說著自己從小到大沒有過自己的房間,一個說著自己不到300呎(約10坪)的屋子住了六個人,一個月收入近十萬港幣的人說自己買不起房子。房租大概是上班族薪水的一半,付了房租剩下的只能溫飽,偶爾吃份大餐就是最大的犒賞,想不到努力工作是在養房東。

圖/香港房價高,且居住空間狹小。

聽過籠屋,劏房嗎?籠屋是把一個房子切割成無數的小空間,一個浴室大的空間是某個人的住家,每一吋空間都沒放過,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廚房浴室客廳房間樣樣有,只不過是全部塞在一起,馬桶上面是冰箱,旁邊是廚房,一個轉頭就是床。劏房則是更進化,把籠屋再對切幾刀,從浴室大的空間變成床鋪大。

這麼狹小的居住環境,連窗都沒有,室內空氣悶熱,曾以為是窮困人家才會住的,後來發現很多有穩定工作的年輕人也是房客,繁華大樓內其中幾個華麗的辦公室內,西裝筆挺幾百個員工,或許就有幾個下班後住那裡,夏天太熱就去24小時冷氣放送的麥當勞過一晚,光看著網路上的照片就令人百感交集。

一個香港老闆住商合一,把宿舍當成店面用,房子一半的空間拿來當店面跟倉庫,只能住6人的空間硬塞了11個人,僅存的廚房拿來當曬衣間,不用說煮飯,甚至連泡杯茶都很難,吃飯要坐地上用一手捧著食物一手拿餐具,膝蓋就是萬能的桌子,吃泡麵得穿護膝免得燙傷,對於這樣的居住環境,香港人似乎習以為常,正當我覺得無法置信時,回想到曾看過的籠屋照片,我才明瞭,香港人對居住的環境認知不一樣。

台灣居高不下的房價

不說國外,台灣炒房不惶多讓,薪資倒退、消費萎縮、人口減少、空屋增加以及買房慾望降低,有這麼多配套支持下,房價居然還是居高不下,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房子買不起只能租屋,租屋市場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也許是法令細心呵護房東,想漲房租一句話,房客有Yes or No兩個選擇,說YES就開始準備把泡麵當主食,說NO就只能準備另覓住所,越搬越遠越搬越小。蝸牛一族期待著有殼的那天,不用被趕來趕去也不用經常打包裝箱,殘念的是這一天遠到天邊,夢想成了癡人說夢,沒有實現的一天。

日本年輕人寧願租屋一輩子,也不願背房貸

圖/日本有完善的房屋租賃法規,年輕人寧願租屋也不買房。(圖片來源:pixabay)

在日本我感受深刻的是居住的落差,因為泡沫經濟房地產一厥不振,因禍得福的避開了全世界房地產飆漲的現象,然而即使房價低廉,因為政府有完善的房屋租賃法規,保護房客權益,只要不想搬,房子能租一輩子房東也不能隨便漲價或趕人,日本年輕人寧願租屋一輩子也不願被房貸壓得失去人生。不讓自己陷入五十年人生貢獻給一棟房子的惡性循環,不買房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房屋稅制重,沒有穩定的租金收入,一年下來還得貼錢,買到不一定賺到。目前日本房價高的地方幾乎都是外國人炒作起來的,而買家也通常都是外國人。

新加坡:人人都能有個安身立命的避風港

轉身看看鄰近的新加坡,一樣地小人稠,因為李政府甚早立下房屋建築居住法令,給人住的房子不能蓋成鳥籠,雖然現在新加坡房價隨著經濟發展持續飆漲,至少政府還有一紙百年租約照顧人民,無論貧富,人人都能有個安身立命的避風港,希望政府這個大房東能無限續約。

圖/新加坡因政府管制,人人都能有個安身立命的避風港。(圖片來源:Wiki Commonmedia

德國的房屋稅抑制炒房歪風

再遙望位於歐洲的德國,明文規定房地產不是經濟發展而是民生所需,想炒房得先過政府這關,通常第一關就直接GG,妄想認為位在市區中心黃金地段能夠坐地起價,租金隨便喊的屋主,得祈禱不被當地居民投訴申告。有錢瘋狂買房的人,房屋稅也跟著瘋狂漲,買越多漲越高,目的也是要抑制炒房歪風。

圖/德國明文規定房地產不是經濟發展而是民生所需。(圖片來源:pxhere)

房屋土地從來就不該是爭名奪利的方式,亦不該是國家經濟發展的工具,也許有一天世界上的人種不再是男人、女人或老人、小孩,而是有錢人與窮人的分別。生在這時代的年輕人,唯一能感受有屋的機會可能是上網玩大富翁。

人類到底是創造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還是一個更好的金錢遊戲。

(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生活評論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Vanessa潛進世界

Vanessa潛進世界

踏出台灣打工度假背包客,履歷表填下世界各地的滿滿故事。而後聽到海洋呼喚,從大堡礁開始踏入海世界潛進世界。 因緣際會也愛上了滑雪,現在夏天從事潛水教學,帶團旅遊,水攝教學。冬天在北海道二世谷滑雪教學,課程翻譯,隨行攝影。過著夏潛冬雪的藍白生活。 著有《第一次水中攝影就上手》《此生必去馬爾地夫》

部落格FB專頁:Vanessa潛進世界IG:Vanessa Yen

專欄介紹

Vanessa潛進世界
踏出台灣打工度假背包客,履歷表填下世界各地的滿滿故事。而後聽到海洋呼喚,從大堡礁開始踏入海世界潛進世界。 因緣際會也愛上了滑雪,現在夏天從事潛水教學,帶團旅遊,水攝教學。冬天在北海道二世谷滑雪教學,課程翻譯,隨行攝影。過著夏潛冬雪的藍白生活。 著有《第一次水中攝影就上手》《此生必去馬爾地夫》

部落格FB專頁:Vanessa潛進世界IG:Vanessa Yen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