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教父看台灣IT產業成功的三大條件

誰這麼厲害?玩弄了張忠謀還讓他佩服不已

文 / 陳育晟   攝影 / 賴永祥   2019-06-06

誰這麼厲害?玩弄了張忠謀還讓他佩服不已


已退休的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出席李國鼎110歲冥誕紀念活動,發表主題演講,提到台灣IT產業從過去到現在成功的要素,並穿插不少精彩故事。他提到,曾經被一位「嘻嘻哈哈」的企業家「玩弄於股掌之間」,對他的靈活手腕佩服不已。他是誰?

6月5日下午,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宏碁創辦人施振榮、聯華神通集團董事長苗豐強等科技業天王齊聚台大校園,參加李國鼎110歲冥誕紀念活動。

李國鼎曾任台灣經濟及財政部長,任內推動設立加工出口區、獎勵投資條例、科技發展方案,為台灣奠定資通訊產業的基礎。

對不少科技大老而言,李國鼎堪稱台灣「科技教父」,在他與前行政院長孫運璿等傑出部會首長延攬下,張忠謀才會選擇在1985年來台,並創立台積電。因而,科技圈盛傳一句話,「沒有李國鼎,就沒有台積電。」

也許是見到苗豐強、鄭崇華、施振榮、李國鼎科技發展基金會董事長王伯元等老朋友,張忠謀發表演講「台灣IT產業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時,比往常更為放鬆,並用自己在1968年的故事破題。

條件一〉負責的技術官僚打造產業沃土

「我已經是德州儀器的副總裁,」張忠謀仍記得,當時全球半導體大廠流行到工資低廉的開發中國家設廠,但時任德州儀器董事長的派翠克・哈格提(Patrick E. Haggerty)是理想主義者,堅持公司若要降低成本,應該要走自動化生產,而不是把生產線遷到開發中國家。

這決策,雖然成就哈格提的理想,卻使德州儀器的海外布局落後同業多年。最後執行長馬克・雪普德(Mark Shepherd)實在忍不住,懇求哈格提放手,才讓他勉強同意。

得到董事長授權的雪普德,立即找上張忠謀。張忠謀自曝,「我是很新的副總裁,當時是很有前途的,」但雪普德認為他來自亞洲,應該可以協助德州儀器在亞洲落地生根。

那時,競爭同業多把亞洲半導體基地設在香港,但青少年時期在香港成長的張忠謀卻認為香港太浮華,並不適合發展半導體。而受到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同學施敏(現為中央研究院院士)影響,他認為台灣工人比較勤勞。

因此,他向雪普德建議,把德州儀器亞洲基地設在台灣比香港更好。兩人在1968年來台,並會見時任經濟部長的李國鼎。

雙方會面前,德州儀器早委由派駐日本的同事先來台灣看地,最終選中新北市(當時仍為台北縣)中和的一塊地,希望在當地設廠。

雪普德、張忠謀和李國鼎見面時,直接告訴他德州儀器要來台有兩個條件。一是要在看好的中和土地上建廠,二是政府必須重視、保護智慧財產權。

兩個條件,李國鼎都沒答應。他對雪普德和張忠謀說,中和土地產權複雜,得跟省政府、縣政府談,但政府在桃園有塊地,附近還有RCA(美國無線電公司)的預定地。

雪普德聽了馬上回絕,表示「德州儀器的習慣是不跟競爭者在同一個區域設廠,更何況RCA是那麼low(競爭力低)的競爭對手。」

對於智慧財產權,李國鼎生氣的說,「那是帝國主義用來欺負落後國家的東西,」講著講著,他和雪普德就吵起來了,張忠謀只能尷尬的被晾在一旁。後來,雪普德強調,德州儀器會帶來至少幾千個工作機會,李國鼎這才說會再審慎評估。

當天晚上,雪普德和張忠謀回到下榻的圓山飯店,吃晚餐時點了牛排。豈知服務生端來的醬料竟是醬油,這讓喜愛美食的雪普德非常生氣。張忠謀心想,恐怕隔天就得打包回美國。

然而,隔天早上吃早餐時,雪普德卻喜上眉梢。他對張忠謀說,新加坡經濟發展局發現他在台灣,立即致電跟總部示好,表示願意答應德州儀器提出的任何條件。

於是,兩人立即搭機飛往新加坡。對第一次來台的張忠謀而言,台灣行竟如此短暫。令他更感觸的是,1965年從馬來西亞獨立的新加坡,才不過三年,就有如此積極的產業布局視野。

當時,德州儀器美國總部,除一位即將被派赴台灣的台籍工程師外,大家都無所謂。對美國人而言,當時的台灣、新加坡都很遙遠,都是落後地方。

過了七、八個月,事情再度峰迴路轉。派駐日本的同事回報張忠謀,李國鼎已答應德州儀器的兩個條件,但這次雪普德不想去,就由張忠謀代表出面。

1969年,德州儀器在新北市中和區設立封測廠。這故事反映出台灣發展半導體,並非一帆風順,還得依賴技術官僚打造良好政策環境才行。

條件二〉企業家靈活手腕,把合作夥伴「玩弄於股掌之間」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1988年底、1989年初,那時的張忠謀才創立台積電不久,台積電好不容易才向政府爭取到竹科的地,廠房蓋到一半。

時任聯華氣體負責人的苗豐強,到台積電拜訪張忠謀,希望他把廠房用地分一點給他。張忠謀回答,「這不太好吧?園區的地是政府租給我們的,分給你對我有什麼好處?」

苗豐強聽了之後說,台積電的競爭者聯電、華邦電、旺宏,都向聯華買氣體,「你把地分給我,我可以把氣體便宜一點賣你,賣他們貴一點。」

張忠謀直說,「這個不太好,地是政府租的。」但他發現,「苗豐強這個人最大的長處,總是笑嘻嘻的,看到我不太願意,就說沒關係,你再考慮,之後再談。」

兩個月以後,苗豐強再次致電張忠謀,雖然他依然沒同意苗豐強的提議,但兩人還是約了見面。

一見面,苗豐強就向張忠謀說,「地找到了,找你是想要你來投資我們公司。」張忠謀反問,「我們投資你,有什麼好處?」

只見苗豐強不疾不徐回答,「你投資我們不見得有好處,但你不投資我們,一定會有壞處,因為你的competitor(競爭者)都投資了。你如果不投資,氣體價錢會比他們貴。」

最後,張忠謀還是投資了這家公司,至今已30年,「結果滿好的。」他搞笑的說,這個故事充分顯示「台灣企業家手段多靈活,讓我『被玩弄於股掌之間。』」

條件三〉對未來精準洞察:在5G、AI浪潮中掌握「運算」大勢

張忠謀在展望未來以前,先回顧二次大戰以後,IT史上的兩波重大發展。第一波是半導體+電腦,幫助日本、台灣、韓國這三個開發中國家翻身。

張忠謀猶記,1949年赴美時到日本轉機,在那裡待了一天一夜,「滿目瘡夷,」至少到1960年以前,日本雖然二次大戰失敗、還很落後,但人才都在,加上當時的半導體還不是資本密集產業,日本就利用這兩個契機從戰敗的泥淖中重新站起來。

至於台灣是從1970年代開始轉型,韓國則晚了十年,從1980年代開始,中國大陸反而沒抓住這次機會。

第二波IT重大發展是網路,自1990年代開始。張忠謀認為,網路時代各國若有規模夠大的國內市場支撐,很容易成功,這是美國、中國大陸快速成長的原因,而台灣、韓國、日本、歐洲各國因內需市場規模不夠大,反倒沉寂下來。

未來的兩大機會分別是IOT(物聯網)和AI(人工智慧)。「20年後,你們身上會有很多感測器,」張忠謀描述,屆時人們身上的感測器,會用來量心跳、血壓的健康數據,並即時傳回醫院,若有異狀會通知使用者。

至於AI,張忠謀讀了李開復所撰的《AI新世界》一書後,對書中「15年內,AI會取代全球50%工作」論點深表贊同,並呼籲各界加強培養運算、數據分析人才,才能防止AI搶飯碗。

他進一步解釋,5G、AI時代的基本都是「運算」,台灣若能朝「運算」加強自身實力,就可防止AI失業潮。而他的母校麻省理工學院(MIT)去年十月也花10億美元成立運算學院。

活動結束後,記者簇擁上前,想請教張忠謀對中美科技冷戰的看法,但他僅回,「今天不談這個,你們去問台積電,」便匆匆離去。

對照日前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在股東會的發言,不難發現台積電也把未來壓在AI、IOT、高速運算。其中,高速運算成長動能最大,IOT成長百分比最大,這些都與張忠謀對趨勢的分析不謀而合,他的接班人已逐步落實當中。

關鍵字: 全球焦點科技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