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號

女人寵自己

因為我對自己,野心仍在

文 / 吳淡如      2019-06-03

因為我對自己,野心仍在


「這情景中到底有什麼東西,讓我們感覺到如此的特別?」這是村上春樹和馬拉松的對話,平凡無奇,但在跑馬拉松的人心裡,是一個永恆的對話。

我剛開始跑馬拉松,的確也是想效法村上春樹,眾所皆知,他長年跑馬拉松,他年紀比我大得多,他都行了,我為什麼不可以呢?像我這樣一個從小上體育課都怕不及格,從來沒有被班上選去參加大隊接力的運動障礙者,現在竟然也跑了好幾個馬拉松。上星期,還報了一個蘇格蘭的威士忌馬拉松,把我的兩種愛好集合在一起。

這是撕心扯肺,過程中還覺得自己很蠢的運動:千里迢迢到異國參加賽事,冒著可能受傷的危險,強迫自己適應不一樣的空氣,跑到撞牆時,一直發誓下次本人不幹了。然後拿到獎牌,不到一個月又報名下一個……,還偶爾受到腳底筋膜炎的威脅,以及其他中年人「你膝蓋會壞掉」的恐嚇,還好我的膝蓋似乎愈跑愈健康,連從25歲就有得腰痠背痛都已不再威脅我了,說它不是恩賜也很難。真是一種跟自己過不去的運動啊!

然而充實的人生就是在種種和自己過不去的樂趣中掙扎的過程。

透過與馬拉松的對話,尋找人生的解答

最值得慶幸的是參加了波爾多紅酒馬拉松,法國人的創意無限,雖然對馬拉松跑者的保護比大和民族差很多。但一開場讓人嘆為觀止、類似太陽馬戲團的表演,證明法國人的確有領導流行的可愛想法。帶著興奮的心情出發,看著身邊跑者的變裝秀就是賞心悅目的事。途中還跑過非常多的知名酒莊,每個酒莊都供應充足的紅酒。還有生蠔與牛排。

然而,當天日正當中的溫度高達攝氏30度,在泥濘的葡萄田和石子路上跑42公里,絕對是一件苦差事,途中我竟然對自己生氣了。我在瑪歌堡的樹下,坐了10分鐘之久,一直告訴自己乾脆留在這裡喝紅酒!然而,卻有一個非如此不可的聲音,脅迫我一直跑下去。在半死不活的時候,我非常狼狽地到達終點。

「這情景中究竟什麼東西,對我來說如此特別?」所以,一再地參加著馬拉松呢?村上春樹說,每次跑馬,他都這麼問自己。答案是︰不管看到什麼風景,可以清楚無誤的感受到我們心中明確的決定。

每一次跑馬拉松,我都非常慶幸自己堅持到底。那是一種從來不放棄追求人生里程碑的野心。讓我相信我對自己的身體還是個主宰,對自己的靈魂仍能微笑相待。

是的,我相信不管在什麼年齡我都還在尋找一種勾魂攝魄的東西。我的小小野心,是我對生命的熱愛。

關鍵字: 評論心靈成長


專欄介紹

吳淡如

吳淡如

台大法律系學士、台大中文研究所、台大EMBA雙碩士,現為知名作家及主持人。興趣廣泛,寫作、主持、理財、創業各方面,都有非常好的成績。跳佛朗明哥舞、學攝影、開餐廳、到全世界各地旅行,多彩多姿的生活也令人艷羨。
另著有《吳淡如超人氣說話術》、《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蹟》等書(皆為天下文化出版)。

專欄介紹

吳淡如
台大法律系學士、台大中文研究所、台大EMBA雙碩士,現為知名作家及主持人。興趣廣泛,寫作、主持、理財、創業各方面,都有非常好的成績。跳佛朗明哥舞、學攝影、開餐廳、到全世界各地旅行,多彩多姿的生活也令人艷羨。
另著有《吳淡如超人氣說話術》、《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蹟》等書(皆為天下文化出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