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號

羽絨衣大廠〉別人嚇跑出走中國 它當天賜良機

逆勢加碼大陸內需市場 廣越拚三年營收飆破200億

文 / 林鳳琪   攝影 / 關立衡   2019-06-04

逆勢加碼大陸內需市場 廣越拚三年營收飆破200億

吳朝筆逆勢加碼,業績要三年翻倍成長。



「我們今年產能很緊,大家都在搶,明天愛迪達(adidas)全球採購總裁要親自來談訂單,就是要確保我們的產能不會被別人搶走,」廣越總經理吳朝筆話說的很急,剛主持完法說會,他還得趕去接待國外的大客戶。

廣越總部展示間裡,掛滿各式時尚、運動、機能等款式的羽絨衣與戶外夾克,從全球四大運動品牌adidas、NIKE、UA、PUMA,到戶外休閒服飾品牌THE NORTH FACE、PATAGONIA等,都是明後年才上市的最新款式。

可以說,全球冬季戶外服裝界的祕密,都藏在台北市內湖這間小小的辦公室裡。

「要讓賣掉股票的都後悔」

廣越是全球最大羽絨衣廠,相較於做機能布的儒鴻,與做成衣的聚陽,雖市值仍有差距,但因業績表現亮眼,去年營收132.8億,較前年大幅成長30%,每股盈餘7.43元,與儒鴻、聚陽並列「台灣紡織三雄」。

「我們羅馬尼亞與約旦新廠,產能都陸續開出來了,」吳朝筆愈說愈興奮,「戶外休閒服是現在全球服裝業最夯,成長最快的,不只運動品牌adidas、NIKE追加產量,連時尚、精品品牌也想跨入。」

中美貿易戰火下,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大陸市場,對廣越來說,也是一塊肥沃之土。「中國羽絨服一年需求兩億件,但各大名牌一年才賣出300萬件,」當全球正在「出走大陸」時,廣越反而看上中國崛起的戶外休閒風潮,逆勢加碼大陸內需。

至於目前大家搶著要去設廠的越南,廣越是1995年第一批進駐的羽絨紡織廠,從荒涼的花生田上蓋工廠,到如今在越南有五座工廠。

「貿易戰,我們反而受益,」吳朝筆說。「再過三年,我們營收就會破200億。」「前一陣子賣我們股票的,現在都很後悔,」吳朝筆話說得直接,頗有一吐委屈之快。原來廣越2017年,業績、獲利一度雙雙衰退。

2010年代,全球羽絨缺貨,價格劇烈波動,戶外休閒知名品牌THE NORTH FACE試圖以人造「暖魔球」羽絨,取代天然羽絨,但因技術門檻太高,遍尋全球,竟沒有一家廠商做得出來。

最後,廣越耗時三年,研發主管甚至每晚抱著設計圖睡覺,終於找到解方。讓THE NORTH FACE因一款「暖魔球」羽絨衣,連續三年,賣到缺貨,2015年加碼下單,沒想到,該年底景氣變差,造成庫存,隔年THE NORTH FACE緊急砍單。

吳朝筆雖緊急談到新客戶,補上訂單,然而產線卻來不及因應,為趕上交期,只得「空運」出貨,屋漏偏逢連夜雨,又遭美元貶值重擊,廣越只能苦吞匯率損失。吳朝筆說:「前年,我們匯兌就損失7200萬元,今年會轉正。」

短短二年,廣越EPS就從高峰10.21元,慘跌只剩5.07元,獲利腰斬。

吳朝筆深知,雞蛋放同籃的風險極大,在全球貿易壁壘四起的時代,只依賴同一區域產地,代表著風險。他一方面積極尋找其他潛力客戶,一方面啟動購併戰略,分散產地與客戶。

與金漢聯姻 一加一大於二

每件要價逾萬元的瑞士羽絨衣精品MAMMUT,是吳朝筆搶攻歐洲的灘頭堡,他開玩笑說,「這品牌是歐洲高級羽絨衣代名詞,我連作夢都會夢到。」

「郭台銘當初為了拿到摩托羅拉(手機)的訂單,去併購他們的供應商,我也學他,」吳朝筆說,MAMMUT堅持只在歐洲生產,2016年廣越藉由併購羅馬尼亞代工廠,打進供應鏈。

羽絨衣工序是一般服飾的二到三倍,技術門檻高,廣越有寡占市場的優勢,但受限只賣冬季,廣越淡旺季業績落差極大。

為分散風險,吳朝筆試圖進軍針織服。2018年斥資1.2億元,併購「紡織業小金童」的金漢。

一位紡織業者透露,金漢因擁有高階泳衣及韻律舞衣的技術,掌握特殊市場與客戶,15年前儒鴻就想併購,卻沒成功。他稱讚「吳總很厲害」,利用UA找廣越做羽絨衣,引薦UA給金漢,再藉由UA養大金漢,等時機成熟,廣越與金漢的聯姻,就出現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吳朝筆信心滿滿說,明年第一季,會讓大家眼睛一亮。

關鍵字: 兩岸財經傳產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