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號

施政進步獎2〉苗栗縣長

「台版希臘」擺脫財政黑洞 徐耀昌帶領苗栗走出新局

文 / 李建興   攝影 / 蘇義傑   2019-05-30

「台版希臘」擺脫財政黑洞 徐耀昌帶領苗栗走出新局


「現在終於不用再擔心錢的問題了!」

5月初,桐花綻放的季節,《遠見》採訪苗栗縣長徐耀昌。喝了一口道地的客家茶,他捺住複雜的情緒:「到去年底,我們已經還了42億元的債,甚至開始盈餘了,這是苗栗縣18年來,第一次收支盈餘!」「總之,最糟情況已過了!」

2014年底上任時,苗栗堪稱全台債務最嚴重,負債達676億元,一度連薪水都發不出來,自此「台版希臘」的罵名,如影隨行。當時,所有議員對於徐耀昌不敢有別的期待,只希望他解決債務,「就是最大政績了!」

接下燙手山芋的徐耀昌,第一任四年內,民調從未給他好臉色,上任第一年只拿到《遠見》調查42.9%的低滿意度,全台倒數第二。

滿意度近六成 創上任以來新高

儘管低民調,但去年他仍順利連任,票數還成長了2萬8209票,得票率大增了11.2個百分點。今年,在《遠見》民調的滿意度已提升至58.9%,創下上任來新高,進步幅度居本島13縣市第三名。

提起這四年來「巧婦難為」,跟在徐耀昌身邊多年的苗栗縣行政處長古雪雲一語道盡辛酸:「縣長沒有一天睡得好的!」

徐耀昌說,第一天踏進縣府時,只覺得財政有問題,當時還輕描淡寫:「當選是責任的開始,一切乾淨就好。」萬萬沒想到,婁子這麼大!

古雪雲回顧2015年,真是慘痛的一年。年初為了員工年終獎金,向行政院急借。4月份,原本5日該發放的薪水,拖到13日才發,為的是「利息能省一天就算一天!」到了7月,幾乎山窮水盡,完全發不出薪水了,財務黑洞正式爆開。

雪上加霜的是,還得支付前朝積欠廠商逾百億的應付未付款,最後惹惱了包商前去縣府前抗議。這讓個性溫和的徐耀昌,忍不住炮轟:「用到米缸沒半粒米、太過火!」但此舉也遭到反嗆:「若無能就下台,別丟苗栗人的臉,一天到晚哭窮!」

為了籌錢,徐耀昌上任第二個月,就北上求援,拜訪馬英九總統、政院高層,希望中央伸出援手,也找了財務專家請教。歷經幾個月像跑「三點半」討救命錢的日子,馬政府終於允諾由台銀融資84億元疏困,然而這得付出代價。

首先,苗栗縣財政轉由中央接管,從此,不但每月財報都要送至中央核閱,只要中央法定支出之外的項目,一如營養午餐、生育津貼等縣市福利津貼,甚至部分縣級建設,都無法自行決定,「當時我們都說,苗栗終於成為直轄市了!」徐耀昌自嘲。

但後遺症是,不僅人民社福支出一一被砍掉,就連建設也很難推動,縣長難有作為,「你說,這樣民調怎麼會高?」一位縣府官員說。不只如此,由於縣府的採購都得支付4%的手續費給中央,等於買100元便當,苗栗就得花104元,是變相懲罰。

看著雪崩式民調,幕僚曾力勸徐耀昌到各鄉鎮,向縣民解釋,卻被他拒絕:「我只要一下鄉,公所就跟我要補助經費,壓力就很大!」

省錢還債、爭取募款 一步步救財政

為了救財政,徐耀昌只好自力救濟。2016年縣府團隊有權限編預算後,他力主將沒有急迫性的工程停掉,當時遭受許多利益團體的反彈。

當年苗栗縣把預算從前一年248億降至190億,省下的錢,除了還債,還將資金留用,做為配合中央大型建設的地方配合款,才慢慢啟動苗栗的建設。

另外,在資金有限下,徐耀昌也跳下第一線向民間募款。為培育縣內體育選手,他向企業好友募得了二、三億元;為改建老舊校舍,也寫了計劃,得到慈濟八億多元贊助。甚至,為彌補少了營養午餐的缺憾,他說服企業捐助偏鄉學童的早餐。

有鑑於北橫公路在苗栗縣內路段,歷經20年遲遲無法完工,徐耀昌多次向當時的馬政府爭取經費,甚至揚言要邀鄉親包車北上抗議,最後在馬總統卸任前最後一天,終於取得了19億的建設經費。

出身頭份貧困家庭,開過卡車,當過隨車捆工小弟的徐耀昌,「骨子裡有客家人的硬頸,總是咬牙去做!」回顧四年多來,古雪雲下了如是註解。

徐耀昌則以一句客家俗諺說明心境:「要有三分烏龜量!」意謂當父母官要懂得包容老百姓,而不是處處跟人民計較。

關鍵字: 人物專訪民調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