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號

以我之名

不願分擔的室友

文 / 張曼娟      2019-06-03

不願分擔的室友


多年前的學生歡歡,是個很喜歡音樂的氣質女生,她原本的願望,是要去奧地利的維也納音樂和戲劇藝術學院進修的。為了多存一些錢,她靠著教授彈琴為留學做準備,每天都排滿了鋼琴課。

結果,在課堂上遇見了後來的老公,雖然鋼琴彈得不太好,卻總能逗得歡歡開懷大笑。每當歡歡叫他專心點,他便回答:「妳在我身邊,我真的很難專心。」歡歡又是咬牙又是笑,這個科技人這麼會說話,我心中已經感覺到歡歡可能出不了國了。果然,他們決定先結婚再一起存錢出國,接著歡歡懷孕生子,兒子兩歲多時,又懷了第二胎。

那一年,她帶著一雙兒女來看我,我問她還會想著出國留學的事嗎?她說,等下輩子吧!老公願意每個週末幫忙看孩子,讓她出門去教琴,已經很不容易了。「我媽說我應該要感謝老公,因為他很支持我。一個星期他支持我一天,我就得感謝他。另外六天都是我支持他,怎麼他從沒感謝我呢?」歡歡講得有點激動,我沒有回答,但我們都知道,當女人擁有謀生能力之後,就不那麼「心甘情願」了。

歡歡最近一次的爆炸,是發生在教琴之後回家的夜晚。她在臉書上貼了一段文字:「每一天我都努力成為老公後援,買菜、煮飯、整理家務、接送孩子上學、放學。當公公、婆婆需要看醫生,也是我負責掛號、陪同、接送。一個星期只有週末的六個小時,我要出門上課,當我筋疲力盡回到家,看見堆滿水槽的鍋碗瓢盆,洗衣機的衣服還沒晾;小孩吵著肚子餓;老公抱怨累死人,真的是一把火燒到天靈蓋!我要辭職!不當老婆不當媽,只想當歡歡老師,可以不可以?」

女性走入婚姻家庭,「被同理」成為奢望

這篇貼文立刻獲得熱烈迴響,原本我想要安慰她幾句,卻發現底下的留言群情激憤,多半是已婚婦女,大家的心情都很類似。「我早就把老公當室友了,而且是倒了油瓶不扶的那種室友。如果不這麼想,婚姻怎麼還能維持下去?」歡歡的臉友娜娜這樣說。

原本以為這種狀況是在上一代,或是我這一代的事,男人與女人在婚姻與家庭中的不平等,原來一直都在發生。我認識的一位優秀的眼科女醫師,婚後只能離開醫院,幫助同為眼科醫師的丈夫經營診所。她放下了自己的專業,成為賢內助與好母親,當夫妻二人意見不和吵架時,她甚至連娘家都回不了,因為她的母親會對她說:「先生每天要看這麼多病人,工作這麼辛苦,怎麼可以跟他吵架?不管怎麼樣都是妳的錯。」於是,妻子感覺到無比的孤寂與失望,「被同理」已經成為一種奢侈了。做妻子的默默扛起了一切,而丈夫便成為不願分擔的室友了。

關鍵字: 評論親子人際溝通


專欄介紹

張曼娟

張曼娟

作家、教授、張曼娟小學堂創辦人。

專欄介紹

張曼娟
作家、教授、張曼娟小學堂創辦人。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