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陰間使者打架的護理師」

在希望與懷疑之間徘徊,護理師的掙扎…

文 / 一流人      2019-05-23

在希望與懷疑之間徘徊,護理師的掙扎…

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隨著時間推移,我愈來愈熟悉加護病房的工作,但心裡卻變得愈發混亂。每天目睹許多病人徘徊生與死之間,面對這兩個極為不同的世界,我該如何取得平衡,好好生活下去,日漸成為一種煩惱。

臨近年底,下班的路上,整條街都像聖誕樹一樣閃閃發亮。歡快的頌歌播放著,這世界彷彿只洋溢著喜悅和希望,路上行人個個容光煥發,臉上盡是幸福的笑容。身處這樣的氛圍,我也深受感染,編織著夢想,也想好好努力賺錢;渴望擁有的事物和想做的事,接二連三浮上心頭。

然而,一旦踏入加護病房,所有美夢瞬間煙消雲散。不同於街上健康的行人,病房裡只有病患。充滿重症病人的加護病房,總是籠罩在絕望和憂鬱中。

一名年輕人早上出門上班時還好端端的,卻因交通事故被送來,十個小時後就被送去太平間。他們都曾和我一樣健康,懷抱著希望生活。這時,我又深受影響。我也是脆弱不堪的人類,可能有天毫無預警地遭逢事故,或被病魔纏身,在短短一天內倒下。

每一天,我都在這天差地別的兩個世界中遊走,內心一下充滿希望,一下又變成懷疑論者。感覺自己有如走在快失去平衡的鋼索上,日復一日努力穩住自己的重心,不往任何一邊偏移。對於當時年輕的我來說,是件很費力的事。

我又開始做起心肺復甦術。不管外面世界如何,加護病房裡總是忙得團團轉。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了,病人心跳一停止,我馬上跳到他身上,用盡全力按壓心臟。為了讓主治醫師一到就能立刻做氣管內插管,我先作好準備,以最快速度用針筒將藥物注入病人體內,然後準備好中心靜脈導管組,將推車移到病床邊後,測量病人的血壓。血壓若是太低,則要準備提高血壓的升壓藥物。掛上點滴、調整滴注速度,我的手動得更快了。主治醫師在找中心靜脈的期間,為了讓病人能同時施打兩袋的紅血球,我在他的手臂上再找出一條靜脈,然後戳入針頭。從額頭流下的汗水落入眼眶,兩眼刺痛不已。終於,病人的心跳再次回來了。

「妳就是那個和陰間使者打架的孩子呀!」

一位老奶奶在旁目不轉睛看了好一會兒,對著正擦掉眼角汗水的我這麼說。

就在那一瞬間,我產生一種沉穩又安定的感受。這段時間,我的心靈失去重心,在希望和懷疑之間徘徊,此刻那些想法卻無足輕重。

沒錯,我是守護病患的人,只是暫時忘記了。我必須奮力挽救病人的生命,卻在懷疑和希望中徘徊,無疑是浪費時間。老奶奶所說的話長存在我心中,為了我的病人,我真的成為了「和陰間使者打架的護理師」。

本文節錄自:《我是護理師》一書,金炫我著,謝麗玲譯,春光出版。

關鍵字: 閱讀生活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