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哲學觀】

「與過去的自己和解」才能向前?這也許是個誤解

文 / 一流人      2019-05-24

「與過去的自己和解」才能向前?這也許是個誤解

圖片來源:pixabay



我們天性上不易聚焦在正面的事情,而是傾向於聚焦在負面的事情上,也就是那些自己沒有、不具備或是損失的東西。我們從負面的事情上感到自己有所不足與匱乏,然後希望可以變得跟別人一樣,且誤以為別人並沒有這些匱乏。這就是聚焦的特性,只關注在事情的負面角度,而忽略了這件事本身其實包含了正面與負面等許多面向。

當一個人聚焦於負面、成為慣性,而且變得非常嚴重時,許多人往往會建議他去尋找這種負面態度的源頭。比如說,往自己的童年去尋找是否有創傷經驗,是不是因為小時候家人都不肯定你,或是你在學校遭到別人霸凌,所以造成現在的你很沒有自信?

前陣子我和一名朋友聊天,就遇到類似狀況。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很沒自信、很自卑的人。但我在跟他聊天的過程中,覺得他說話明明就很風趣、內容也很豐富。

我把自己的觀察告訴他,他的社交能力沒有不好。但是,他仍然堅持自己社交能力很差。我接著問,他為什麼會覺得自己是那樣的人?原來他認為,如果社交能力很好,就會有很多人喜歡,但他覺得並沒有很多人喜歡自己。我接著告訴他,可能只是因為他沒有花時間在社交這件事情上,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在整段談話過程中,我發現他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會一直往自己的童年經驗追溯為什麼。他說在學生時期,同學因為他的混血兒外表,而覺得他很怪,跟大家都不一樣,便開始排擠他,才造成他現在人際互動能力不佳。

這種追溯童年創傷的做法,在現代處處可見。人們往往認為,都是因為我過去如何如何,所以現在才會這樣,而我必須「與過去的我和解」,現在的我才有辦法往前走。但是,這種做法背後的邏輯其實並不合理。

我們對於過去的看法,其實取決於現在所處的狀態。換句話說,我們是因為現在的處境不好,才會覺得過去的種種是個負擔;當我們現在的狀況很好時,就會覺得過去的經驗是一種祝福。

比如說,假設有兩名孩子,都在同一位態度嚴厲老師的教育之下長大。其中一名孩子長大後,有很高的成就,他會傾向認為,就是因為當初老師的嚴格教導,他才有今天的成就,應該要感謝老師;而另一名孩子長大後,沒有太好的成就,甚至遇到許多挑戰,他可能會覺得,就是因為當初老師給他的壓力太大,導致他沒有自信,長大後才會表現平平。

對於同樣一件事,兩人卻有不同的解讀。而這種解讀是什麼時候產生的呢?是後來才出現的。

也就是說,如果要跟過去的記憶和解,現在的自己才會變好,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我們會覺得過去的記憶不好,就是源自我們對於自己現況的不滿,是我們剪輯、改寫了自己的記憶。

如同有句廣為流傳的話:「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我們對於過去的反思、印象與記憶,完全是受你當下對於自己的認定所影響。當你覺得現在的自己很糟,就會傾向於認為過去的某段經驗很辛苦;如果你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好,就會認為過去的磨練都是值得的,因為是過去的苦難成就了現在的你。

由此可見,重點從來就不是過去發生了什麼事。當一個人越是一直想往過去尋找答案,只會越找不到。雖然想要努力跟所謂過去的自己和解,但在當下,只要面臨到一點點提醒或覺得悲觀或負面的時刻,就又會想起過去發生的種種負面經歷。

因此,往過去尋找答案,並不能解決「聚焦於負面」的問題,正確的方法應該是「展開新行動」。

作者簡介 熊仁謙 90後,青年時期遊學於印度、尼泊爾、日本等地,研究印度哲學、佛學、宗教學、語言學。 2013年返台投入傳統佛學教育工作,2016年開設「快樂大學」YouTube頻道,超越十萬人訂閱。 現任解脫協會理事長、快樂大學品牌負責人,以筆名「羅卓仁謙」推廣佛學科普,「熊仁謙」介紹在生活中實用的印度哲學。 著有:《別讓世界的單薄,奪去你生命的厚度》《辯經‧理性的浪漫:大乘主義的自由之路》《辯經‧辨人生:羅卓仁謙快狠準說佛法,升級你的辯思與覺察能力》。

本文節錄自:《原來,我們都對自我誤解太深:從印度哲學思維,找回真實的自己》一書,熊仁謙著,究竟出版。

關鍵字: 閱讀心靈成長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