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選總統?兒子郭守正說:「他是偉人型父親,一向憂國憂民,並不意外」

【遠見獨家專訪二小時】郭台銘:我要做大破大立的總統!

文 / 遠見編輯部   攝影 / 陳之俊、張智傑、賴永祥、蘇義傑   2019-05-20

【遠見獨家專訪二小時】郭台銘:我要做大破大立的總統!

國民黨總統初選候選人郭台銘。



郭台銘接受遠見雜誌》二小時獨家專訪

選總統需要體能郭董天天爬象山鍛鍊體能

何苦選總統?兒子郭守正說:「他是偉人型父親,一向憂國憂民,並不意外」

台灣還有第七缺,缺敢做決定的好領導人,郭台銘說I’m Ready

郭台銘期許做大破大立的總統不做平庸的總統,不會在國際間寸步難行


採訪.文/楊瑪利、邱莉燕、林珮萱、陳育晟、蔡立勳

5月17日下午,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參選人郭台銘,結束三天的花東下鄉行程,回到台北。五點左右一回到家,原本要接受《遠見》採訪的他,跟《遠見》團隊商議,可否讓他先帶十歲大的女兒妞妞,先爬象山?

自從4月17日在國民黨領取榮譽黨證並宣布參加總統初選以來,郭台銘律己甚嚴,只要人在台北,再忙,每天傍晚都要爬住家附近的象山,並由大女兒跟著他,原因是:「運動很重要,我現在要參選,必須保持體能,才能走長遠的路。」而且他要抓緊任何時間跟親子互動,因此女兒總隨行。

圖/郭董腳力很快,低著頭,右手牽著女兒的手爬象山。

《遠見雜誌》同仁一聽到郭董要先爬象山,馬上出動包含記者、平面攝影、影視錄影共六人陪同。但一開始,郭董身邊幕僚個個露出「大大不可」的表情,原因是「董事長爬的很快,你們跟不上」「會流很多汗」「你們鞋子不對」等等,害怕記者們吃苦了。但《遠見》同仁工作第一,儘管每個人當天都不是穿運動鞋,仍決定隨行,跟他一起爬上山頂。

只見郭董腳力很快,低著頭,右手牽著女兒的手,順著階梯往上爬,不到15分鐘就登頂了,滿身大汗。這正是他要的效果。大汗淋漓後,回家沖個澡,是他最享受的,讓他晚上精神大好,還可持續工作到半夜。

當天爬象山的過程,《遠見》記者觀察到,由於他快腳往上爬,每每讓身邊的登山客在他身後驚訝的交頭接耳:「剛剛那個好像是郭台銘?」但說這話時,郭董早已遙遙在前了。直到登頂後,郭董才停下來,這時眾多粉絲認出他來,紛紛搶著合照,儼然變成一場粉絲見面會。

為了方便照顧媽媽,郭台銘在住家大樓買下一戶位在一樓的住家,由於90多歲高齡的媽媽,進出都得坐輪椅,不太方便出門洗頭、剪髮,太太曾馨瑩還特別在住家內布置了一間洗頭理髮室,找專人在家裡幫媽媽整理頭髮。如今,由於郭董宣布參加總統初選,經常要上鏡頭,也經常使用媽媽的洗髮間。

爬完象山後,他特別開放《遠見》進去拍這間洗髮間,他邊看著電視新聞上播放自己的新聞,邊讓人整理髮型。郭台銘強調:「這間本來是弄給媽媽用的,現在變成我也常用了。」此時,太太曾馨瑩在一旁,像是他的造型師,會幫他打點穿著,使得這住家,儼然像競選總部了!

自從宣布參選以來,不管走到哪裡,郭台銘總會被不少人問,明明日子過得好好的,是台灣最成功的企業家,為什麼要參選總統?

這個問題,《遠見》也問了郭台銘的長子、三創數位董事長郭守正。最近郭台銘到各地參訪行程愈來愈多,郭守正經常隨行,低調默默在一角掌控狀況。問他身為兒子,是否也對父親的參選決定,感到不解?對此,郭守正表示,其實他從小就覺父親跟一般人不一樣,是「偉人型的父親」,「我從小就知道他一直憂國憂民,所以他選擇參選總統,我並不意外。」

郭台銘一家,目前四代同堂,家教依然甚嚴,他更是出了名的孝子。訪問空檔,郭台銘從手機裡播放了一段去年10月18日他過生日時家人拍的影片。影片裡,郭台銘恭敬的跪在媽媽前面,接下媽媽花了好幾個月打的一條圍巾生日禮物,郭董還要媽媽親自幫他圍在脖子上。之後他向媽媽行三次跪拜禮。當天,郭台銘的表姐、台積電創辦董事長張忠謀夫人張淑芬與張忠謀也都在場。郭台銘說,在他們家,晚輩向長輩收禮物、收紅包都得跪拜。他的兒孫收他的禮物,一樣要向他跪拜。這個傳統沒有因為時代變遷而消失,令人印象深刻。

圖/郭台銘的長子、三創數位董事長郭守正。這次郭台銘花東行也同樣隨行。

投入總統參選以來,郭台銘已馬不停蹄的走訪各縣市,從台中、到花東、再到雲林。他的心路歷程和轉變如何?下鄉後又看到怎樣不一樣的台灣?在兩個小時的《遠見》專訪中,他詳細分享他的整體戰略,有感性、有理性、也有霸氣,更多的是對台灣未來的憂心。

他說到,今年4月10日在日本皇居賞櫻花散步時,他一方面想到中美貿易戰,是二戰70年後,即將重寫世界規則的重要轉捩點,對台灣很關鍵。而近來兩岸間,讓他「聞到戰爭的味道」。這兩點是促使他當下決定投入總統大選的初衷。

但起步這麼晚,距離七月上旬國民黨總統初選,只剩下約50天,會不會時間不夠?身為企業家,他對政治會不會太外行?面對種種挑戰提問,郭台銘多次在《遠見》專訪中自信表示,「我想我一定會當選」。他也期許自己要做一個大破大立的總統,拒絕做一個平庸的總統。以下為專訪精華摘要:

參選初衷,源於憂心中美貿易戰的深遠影響與兩岸危機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從4月17日宣布參選總統到今天接受專訪,剛好滿1個月。這一條路跟你45年來企業的這條路相比,是什麼心情?

郭台銘答(以下簡稱答):

起心動念參選總統,是4月10日,在日本皇居。那一天跟好朋友孫正義(日本軟銀董事長)吃飯,中間大概有兩個小時空檔,忙裡偷閒,乾脆到皇居去看櫻花。

那時候在我腦筋裡一直纏繞的是兩個問題,一個是中美貿易戰爭。二次大戰後經過這70年來,全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架構restructure(重組)。我們幾年前買了Sharp(夏普),然後到美國去投資,可是這所有的布局就因為中美貿易戰爭要提早加速。

中美貿易戰爭後面,更現實的問題是,美國要重塑它的供應鏈。美國要重塑供應鏈的話,有很多的基礎建設要做,尤其中西部的勞工要重新訓練。川普競選時候的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再度偉大),就是為了美國中西部、大量的傳統製造業轉型升級。

轉型升級必須要把一些製造業搬回去美國,問題是單純搬一個工廠、兩個工廠是不夠的,要搬整批的供應鏈回去。鴻海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資是一個起步,我們蓋的是很大的一個工業區,可是不夠,我一個人的力量不夠。

我本來想用3年、4年時間來帶供應鏈去美國,但一己之力是不行的,想到說我也代表台灣的某一個典型的高科技製造業,所以我是不是能夠幫忙台灣,把台灣的製造業帶到美國去?甚至協助一些日本的製造業一起到美國?幫美國中西部復興?

第二個考慮的問題是兩岸和平,台灣跟大陸間,我覺得我已經聞到戰爭的味道。大陸會不會因為貿易緊張,為了要轉移注意力,對海峽兩岸關係有任何的著墨?我會擔憂台海安全會不會擦槍走火。

兩岸和平和中美貿易戰是造成我下定決心參選的最主要原因,我希望有一個「經濟人」出來,對美國有直接溝通的管道,對大陸也有溝通的管道。因為我有這個positioning(定位),能跟美國協調溝通。


我當上總統,不會在國際間寸步難行,我不做平庸的總統

問:台灣處境特殊,你是成功企業家,才會中美都有管道,你若當上中華民國總統,會不會反而就沒有管道?

答: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也想過這個問題。我當上中華民國總統以後,會不會在國際間寸步難行,這就是我要打破的地方。我如果做一個平庸的總統,不能改變現狀,不能把台灣的經濟、政治環境做一個大破大立,那不是我的個性。

我一定要做一個大破大立的總統,我一定要跟美國溝通,我一定要簽成台美FTA,重塑供應鏈。美國還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進口國,如果台灣跟美國簽了以後,對雙邊的貿易有利。

至於兩岸關係,要一中各表,才有九二共識,要重視中華民國的存在。目前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中華民國存在,是個事實。要承認這個事實,要適度地讓台灣有空間。如果當上總統,我會去(跟對岸)協調、我會去溝通。

我講過一句話,如果你不給台灣國際生存的空間,台灣只會離你(大陸)愈來愈遠,中華民國也離你愈來愈遠。(兩岸關係)有三個可能。第一個是(大陸)用武力拿下來。第二就是說(大陸)放棄台灣。第三個是坐下來談,找到雙方都可以接受。

用武力拿下,我們不能控制,但我們可以避免。他們放棄(台灣),不可能。他們不可能放棄,任何一個人放棄,就變成民族罪人。第三個就要溝通。

今天的問題是,一直在一個不安定的狀況中。不安定的狀況中,外國人要到這邊(台灣)大量投資,也發現到有它的不安定感。

圖/郭台銘到台東成功漁港,圖右為前台東縣長黃健庭。

下鄉最大的體會是人民賺不到錢,連理髮師都要聽農業改造會

問:請分享參選一個月來的感想?例如下台東花蓮的心得?

答:我滿慶幸有這個機會,來仔細看我生、我長的地方。我這次到台東,真的非常高興,讓我有機會去看到那個山水,我才了解台東有1/10的土地台灣。1%的台灣人口,1/3的原住民。我20年沒去,我上次是到知本去泡溫泉去。

好山好水。為什麼不能建設成為夏威夷,為什麼不能建設成峇里島?日本人要觀光,飛到台東,距離省了一半。我覺得台東絕對能夠變成一個最好的觀光(景點),它現在有幾百萬人次。

我答應台東,我想我一定會選上總統,我不要出(國)去,明年農曆年,我就在台東過年。

(你不是答應他們,沒有選上也要去?)對,但我不會沒有選上。

圖/郭台銘到台東成功漁港。圖左為台東縣長饒慶鈴。

問:為什麼你覺得你一定會選上總統?為什麼這麼有自信?

答:現在所有存在的問題,都是沒有一個了解經濟、敢做決定、敢背責任的領導人(leader)。台灣缺的是個leader。

這個第一個是要有global footprint,全球觀,再來是local touch。我現在global footprint有了,我要做local touch。

問:你下鄉最大的體會是什麼?基層很苦?賺不到錢?

答:對,對,現在農民賺不到錢,服務業賺不到錢。昨天晚上(在花東)論壇,有個人說他10、20年前洗頭,洗到半夜,還在排隊,因為經濟好,服務就跟著好。現在沒人洗頭。所以農業改造會,他也來參加。

我將來治理國家就先講理;我是霸氣,不是霸道

問:以前大家想到郭董,就是霸氣的董事長,你參選後姿態變低了,怎麼可以轉變這麼快?

答:到現在大家還說我霸氣。但我要講,霸氣跟霸道是不一樣的,霸道是你不講道理。霸氣是說你理直氣壯,我應該這樣解釋。

我常講,天大,大不過理字,人要講理。我將來治理國家就先講理。治理國家要改成理、法、情。理應該要擺在第一個。

我在初二,看到美國總統甘迺迪被刺,詹森總統接位,從達拉斯飛到白宮,宣示他講這段話我非常感動。他說從這刻開始,做所有的決定,先想到我是銀河星系的人,再想到我是地球人,想到我是北美洲人,想到我是美國人,想到我是德克薩斯州的人,想到我是詹森郡的人,想到我是詹森家族的人,最後一個才想到我個人。這是道理。

當我是中華民國的總統,中華民國最大利益為第一優先。

我也宣布,我今天當總統,將來退休以後,如果有財產增加一分錢,增加的部份我全部捐作公益,有任何不法,該怎麼判怎麼判,這條文我都願意簽。因為我來就不是為了政治的目的,是為了把台灣經濟搞突破,台灣的經濟突破問題在政治,政治要替經濟服務。

圖/郭台銘在壽豐跟民眾談話。圖左為前行政院長張善政

小英總統開車念大學時 我在騎摩托車送貨,所以誰是權貴?

問:董事長上次去一位中部農夫家過夜,睡在人家的地板上,反差很大,你真的睡得著嗎?

答:為什麼睡不著?我小時候在板橋媽祖廟出生。我們家吃完飯後把桌子拆掉,要變成床板。我初二開始,就沒跟家裡拿過一毛錢,就去厚生打工。到我畢業,都是自己賺。 

我12、13、14歲,正好是美國在打越戰,來訂很多厚生橡膠皮艇,很多訂單就暑期工去做。我就做橡膠跟塗布。所以我是做工出身的,我是做模具。我是黑手的。我說黑手沒關係,不要黑心就好。

那時候用甲苯在塗膠,再用尼龍布coding一層,趕工,設備沒有裝靜電收集器,我打工時,躦到機台底下,因為布在捲有時候會有摺痕,要把他拉直,結果突然眼前一陣火衝過來,我往後面跳,人沒事,但我穿的木屐就燒掉了,回家被我媽媽罵,薪水還沒賺到,就報銷一雙木屐。

我從小是這樣長大的。到我創業好多年,第一次買房子,是我兒子郭守正,念弘道國中一年級時,我才買房子。兒子十幾歲才買房子,以前一直都租房子住。結婚時,也沒有錢,就買一個達新牌衣櫥,有彈簧的,用小發財車,衣櫥貼兩個囍字,在地板上睡了半年。

小英總統在台大法律系,開車上學,她45年次,我39年次,她小我六歲,她念大學時,我剛創業。我在騎腳踏車上班,騎摩托車送貨時,她在開車念大學,誰是權貴,誰是銜著金湯匙,誰不懂民間疾苦。

台灣還有第七缺,缺敢做決定的、好的領導人。I’m Ready

問:你跟別人最大的不同,是經濟人?

答:對,而且我敢做決定。我認為說I am ready。我講過,我比較沒有黨派色彩。為什麼中間選民會選我,因為我只有中華民國利益,台灣最大的利益為原則。

現在問題是台灣六缺。缺電,缺水,台積電每年準備1800輛水罐車,為什麼,水源不夠。缺電,缺水,缺工人,缺工程師,缺地,缺投資。投資就不來了,投資要靠信心,我選上有信心大家就會投資。最後第七缺,缺一個懂經濟、敢做決定的,好的領導人(leader)。

問:你跟韓國瑜的民調差距在縮小,原因是什麼?

答:我時間才一個月,他已經半年、一年了。我這個人做事,有我步調和原則。我認為我一定會贏。很有信心。退一萬步講,大聲的告訴全台灣的老百姓,誰最合適,在2020年,一個不求名不求利的人,一心為台灣這塊土地。想要為年輕人找到出路。

圖/郭台銘日前參加活動,給年輕學子戴上國旗帽。

在大陸我沒有買過一平米方米的房子,在台灣,我沒有賺一分政府的生意

問:台灣的政治很黑暗、dirty,陷阱很多,很多人說「誤闖叢林的小白兔」,遭到抹黑,你會不會擔心遭受這些攻擊?

答:這我想過了,任他去攻擊好了。我在大陸,廠房投資那麼多,我沒有一平方米的房子欸,我沒有買過一平方米的房子。大陸如果要賺房地產的錢,我賺個500億、1000億人民幣房子的錢,是很輕而易舉的事情,我連100萬的房子都沒有買。

在台灣,我沒有賺一分政府的生意。我認為我經得起檢驗,既然大家要抹黑我,我想我也無懼,因為事實終究是事實,真金不怕火煉。

鴻海交棒已做了三、五年,6月21日股東會,我已準備好精采演講

問:鴻海交棒出去,一點都不擔心?

答:我必須要對投資人講一句話,我們最近股價有跌,其實是世界貿易戰爭的問題。我這次交棒,貿易戰爭來,給他們一個歷練的機會,我們有同事會傳WeChat給我說:「總裁你放心,我們現在感覺是自己當老闆。」 

6月21號,股東會當天,我會有一篇非常精采的演講,但我現在不願意透露太多,我會講到一個新的傳承模式。我已經撰寫,我要把精神講出來。

問:可是一般老百姓、投資者會說,找不到第二個郭台銘啊!

答:過去,蔣中正死的時候,大家都擔心,蔣經國走的時候,大家都擔心。我們一個這麼大、六兆的企業,談接班人,我倒不如說,應該有創意的一個交棒計畫,我這是有創意的交班計畫。

現在已經在做了,我已經一兩個月不進辦公廳,也不看一些公文,我們的員工,所有的訂單、業績,雖然中美貿易戰爭,他們都做得很好。

其實過去這三、五年來,我已經在放了,我認為說,他不是一個接班人,是一個整個大的project,我想應該我們會重分小,因為大到一個地步,就很難管理,所以我認為說,要變成很多獨立的利潤中心,小而美,不會說大而笨。

我這裡有一套計畫,我在6月21號會有一篇演講。已經大概內部員工了解,只是外界不了解。我要跟股東講,請各位股東放心,而且你看我之前還陸續在買自己的股票,只是我現在不能買了,人家說我在炒股票,對不對?你說我兩難,漲起來,人家說我炒股票,為了選總統。那你們給我報導出去說,郭台銘買,不算炒股票,那我就去買啊。

圖/郭台銘在壽豐跟民眾談話。圖右為前行政院長張善政

這一輩子,沒有信心的事情,我不會做

問:董事長對今天訪問做個總結?

答:我的總結就是說,這一個月跑下來,我覺得,政治並沒有那麼可怕,因為公道自在人心,暫時的抹黑,我想很快就可以擦掉,在於你心正不正,在於你是為什麼目的而出來,我不為政治,不為名、不為利、不為錢,所以我要組織大聯盟,民進黨好的人才也可以用啊,我一心一意,要重新構造一個翻轉台灣,現在還在想slogan。

像川普講「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我要選一個更簡單的名字,叫翻轉台灣也可以,或是勝利台灣,也可以用愛台灣,我現在在想這個,稍微有點簡單易懂的。但是我有信心,我這輩子做事情,沒有信心的事情,我不會跳下來做。

打選戰,所有的候選人加在一起,哪一個人會有我體力好的?他們工作14個小時,我就18,他們18,我就24(個小時),不睡覺。我的關係connection很好,我拿起電話來就直接找到關鍵的person。

(詳細精采內容,請看即將出刊的六月號《遠見雜誌》)

關鍵字: 人物專訪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