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位棒球女主審,也是第一個站上國際球場的女裁判

聯合國總部破例為台灣人敞開大門,她竟然是通靈少女!

文 / 廖君雅   攝影 / 賴永祥   2019-05-16

聯合國總部破例為台灣人敞開大門,她竟然是通靈少女!

知名台劇《通靈少女》原型人物劉柏君。



她是台灣第一位棒球女主審,也是第一個站上國際球場的女裁判,然而更多人認識她,是因為2017年的台製熱門影集《通靈少女》,她就是該片的原型人物劉柏君。

今年3月,她沒帶台胞證,只帶台灣護照,卻成功走進聯合國紐約總部。「即便我們台灣人不是聯合國成員,但也可以對世界有所貢獻!」劉柏君說,聽說台灣護照無法進聯合國總部,當她順利通行的那一刻,心中滿滿感動。

每年,國際奧會為促進體育界性別平等發展,都會頒發6個婦女與運動獎座,鼓勵縮減性別差距,與強化女性參與體育界活動的傑出貢獻者,6個獎座包含1個世界獎座,以及非洲、美洲、亞洲、歐洲和大洋洲各1座。

劉柏君獲頒的,就是從全球上百件申請案中脫穎而出的最高榮譽—世界獎。

獨自遠赴紐約,劉柏君說是因為主辦單位希望不公開,領獎前,她為了準備英文感言,還特別打電話給《通靈少女》導演陳和榆徵詢意見,「只要真心誠意,把妳想講的說出來。」於是她強調自己來自台灣。

只是,回國後卻意外引起風波,由於聯合國婦女權能署的貼文失誤,將她的國別冠上「台灣是中國一省」,意外挑起敏感政治神經,她後來召集網友和支持者去抗議,改回「Chinese Taipei」,然而還是有許多網友不諒解,甚至跑到臉書上留言謾罵。

即使如此,劉柏君仍小心翼翼地拿出獎座,分享她身為台灣人的榮耀與驕傲。「你們猜它有多重?七公斤呢!」她透露,當時肩傷未癒,但當自己站上頒獎台的那一刻,她完全忘卻痠痛,足足拿好拿滿沈甸甸地獎座近一個鐘頭。

劉柏君從小有通靈體質,年輕時就在宮廟替人解惑,因此她大學選讀社工系,以助人為職志。只是,當她一度乘載太多負面病痛和情緒後,26歲的她決定結束靈媒工作,轉投入熱愛的棒球,並成為國內首位棒球女性主審。

2017年以後,她接連獲得美國國務院「全球女性運動領導人計畫」、也被富比世雜誌評選為全球體壇最具影響力第19名。

她說,希望藉由自己的故事,能鼓舞更多人,願意去追求、爭取夢想,「我只是個案,但希望有更多『我們』。」

劉柏君現在有多重身份,本職在勵馨基金會新北物資中心,同時也是台灣女子棒球運動推廣協會的公關組長,今年4月更出版新書《靈界的譯者4:我的後通靈人生》,訴說自己從壓力和挫折中找到自信的過程。「很多女生常自我設限,不知道自己有多優秀,希望當我有了名氣之後,把兩個協會的力量結合在一起,讓女生也能在球場上找到自信,勇敢跨出人生下一步。」

結合社工和棒球專長,幫助更多人找到自我,是劉柏君接下來的目標。

事實上,劉柏君的棒球之路,一路走來並不順遂。她回憶小時候經常半夜就被叫醒,和家人就著清粥醬瓜當早餐,邊吃邊守在電視前替台灣小將加油,對她來說,那是最幸福的溫暖時刻。

由於自己從小就有通靈體質,一開始只是替親友解惑,後來名氣遠播,天天都有十幾個人上門要解惑,長期下來的心理壓力,讓她唯有把寄託放在自己最熱愛的棒球。

「儘管我真的很想幫助大眾,但是16歲就必須撐起一座宮廟,太沈重了。」劉柏君在《Safe & Out 堅持。與自己對決的勇氣》書中娓娓訴說出過去深藏在心底的認真矛盾,乘載他人的人生困境。

大學時,她鼓起勇氣報名參加棒球裁判講習,因為是唯一女性學員,受訓期間不斷被規勸去當紀錄員,等到完成講習,拿到C級棒球裁判執照後,在新店區乙組棒齊聯盟裁判長洪夙明支持下,順利拿到十場實習機會,但她球場職涯上最大的考驗,卻始終難以擺脫性別的歧視。

雖然棒球是全民運動,但從球員到裁判幾乎都是男性的世界,劉柏君說,剛當裁判時,她還被「規定」要坐專屬座椅,理由是:「妳碰過的,我們就不能碰,會帶衰」;也有裁判好意勸退她,「妳沒有女性專屬護具,球不長眼,打到很痛的。」

這些奚落揶揄對劉柏君造成莫大壓力,但她也憑著一股執拗、不認輸的意志面對。「我沒有空間犯錯,只要一站上球場,就有很多人等著看我笑話。」

雖然整年下來可以執法200場賽事,但裁判費往往僅有5至700元水平,她為爭取更多在球場上的時間,到處打零工當助理,每月薪水僅2到3萬元,連無酬的少棒隊義工裁判或遠在南部的球賽,她都自費搭高鐵。「現在來看,我賺到名氣,其實是賭注」。

除收入不穩定,每場球賽至少要打4小時,當裁判重複蹲站3、400次是家常便飯,沒有女性的專屬更衣室,她就因地制宜想出穿長袖內搭的對策,方便隨時卸脫裝備,但炎炎夏日汗水不斷悶濕皮膚,若不是對棒球的熱愛,生理上的不適,是很難忍受的。

這種「想盡辦法,也要把自己留在球場上」的執著,也讓劉柏君遇到貴人賞識,替自己創造更大的格局。

讓她最感念的貴人,就是通德興業董事長陳前芳,通德是美國職棒大聯盟護具主要供應商,當初兩人相識,是因為劉柏君去應徵中華棒協的國際隨行翻譯,因緣際會認識紐約洋基隊教練及球員,聽聞她的受挫經驗,引薦她去找陳前芳訂製護具,原本費用要由洋基隊埋單,但陳前芳一見到她,就深受感動,「大家都台灣人啊,我贊助妳終身裝備!」更鼓勵她繼續赴美進修職業裁判課程,尋找更大的舞台。

「機會是自己創造的,」劉柏君回顧這些年,認為不是自己特別厲害,而是親身實踐「勤能補拙」,多年前她開始向出版社投稿,希望把自己的經歷寫成書,一開始是想透過書寫的過程療癒自己,但現在,她更希望表達的是:「看似光鮮亮麗的人,內心也有脆弱跟轉折,你並不孤單,也參考看看。」

此外,《通靈少女》第二季即將在下半年上映,「我剛開始很討厭別人叫我通靈少女,因為戲劇裡並不是完全真正的我,我現在快40歲,也不是少女了。」但在去年一次球場上的重大摔傷後,她的想法改變了,「我必須坦承我也有弱點,以前我會覺得為何我可以,別人卻做不到,現在我更願意去包容,也希望分享更多經驗幫助別人。」現在,她坦然面對自己人生的功課,就讀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班,在書寫、信仰和工作中面對自己的生命課題,活出最自在的樣貌。

訪談最後,走出咖啡廳,午後的陽光灑落一片綠地,她拿著棒球,歡快地在空中投擲出一道微笑的弧線。

關鍵字: 生活電影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