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號

教育現場真心話〉大安高工國文老師

堅持當不討喜的嚴師 陳怡嘉幫學生擦亮人生方向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賴永祥   2019-05-02

堅持當不討喜的嚴師 陳怡嘉幫學生擦亮人生方向


在《最難的一堂課》影片中,讓人揪心的一幕,是大安高工國文老師陳怡嘉哽咽地說,當班長當著全班的面嗆她:「你知不知道你是一個很爛的老師?你教得非常非常的爛,然後你帶班也非常非常的爛。」那個失敗感,「難過到我沒辦法和我的學生一起站在同一塊土地上。」

「我要為那位學生澄清,我們後來有和解了,溝通彼此認知的不同在哪,之後我也順利的帶完那個班級,」陳怡嘉說。

在大安高工,她有「國文女王」之稱,被叫女王,並不是因為她外型亮麗,而是她帶班非常嚴格,這也是當初那場衝突發生的原因。

當有價值的老師更勝受歡迎

陳怡嘉在第一堂課上課、或第一次面對家長時,都會告訴大家,自己是一位嚴格的老師,以及為什麼要當一個嚴格的老師。

「我小時候最喜歡的,是那種很寬鬆、聊一聊天就可以及格過關的老師,但長大之後,我會感謝的,卻都是嚴格的老師,」陳怡嘉以自己的成長過程告訴學生,「我希望成為你們長大想起會感謝的人,所以這個階段,我會要求你們做到哪些事。」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這份用心。這幾年,政府要求老師採用不同教法,學生也不斷在改變,外在誘惑愈來愈多。在社會、學校和家長都要求老師要教出好學生、要有新教法,卻同時面對愈來愈不想好好學習的學生時,「老師的教學現場,其實非常辛苦。」

但這份辛苦卻不被外界了解。一來,很多人覺得,老師薪水不錯、準時上下班、有寒暑假,還是鐵飯碗,應該非常輕鬆!二來,老師的努力,常常得不到回報。許多學生當下不領情,長大了,也不會回頭感謝老師。

從與學生互動瞬間得到動力

但,即便經常感到挫折,陳怡嘉仍時常從每一次與學生互動瞬間,得到動力。

她看到一位建築科學生作文寫到,每天到學校,都趴在桌上睡覺,大家都說他是「睡神」,討厭他、嘲笑他,每個老師都說要當掉他。但他白天睡覺,是因為他每天晚上都熬夜做動畫設計,這才是他真正想做的,所以就算全世界都不懂他、誤解他,也沒關係!

陳怡嘉看完作文後,把這位學生找來,輕聲問:「你能找到自己的方向,這很好啊!但你要孤單寂寞地活下去嗎?還是該把自己放在一個對的環境,讓周遭的人和你同頻率?」

「你現在覺得孤單寂寞,是因為你在一個不對的科,如果你轉去美工,你可以找到很多一樣熬夜也願意作畫的伙伴啊!」

那個學生是一位害羞的小孩,光是和老師這樣說話,就會發抖,但聽到上面那段話,卻哭了出來。

這不是陳怡嘉第一次站出來為孩子的人生背書。

她在資訊科教到一個學生,非常喜歡畫畫,但沒有勇氣告訴爸爸。一來家境不好,念美術很花錢;二來家長認為念資訊才有前途。陳怡嘉把他爸爸找來,三個人談這件事。

陳怡嘉和學生說:「此時此刻,我們要扭轉你人生的方向了。」接著,她和爸爸說:「你的小孩非常喜歡美術」,爸爸坦白:「我知道,但我不敢支持他。」

「跟你不熟的人,會和你說你做什麼都好;但只有和你親近的人,會擔心你過得好不好。」她告訴學生,「你爸爸說他沒辦法支持你,是因為他很愛你、很擔心你,但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父子彼此溝通,說出各自的擔心、期望,最後爸爸同意讓小孩念美術。學生從大安高工轉到復興美工,發展非常好。

陳怡嘉堅信,老師和學生相處,每一分鐘都是決定性的瞬間,「如果我沒有和那個學生多講那些話,他的人生可能就一直卡住。」

就是這樣跟學生互動,讓她在教學環境日益惡化下,還願意持續留在杏壇,「如果你是一個願意給愛的人,他們一定會了解你是一個好人」。

關鍵字: 高等教育12年國教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