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號

5分鐘網路短片 一週內逼哭百萬網友

龍騰文化《最難的一堂課》 揭開「教書」「教人」兩難

文 / 謝明彧      2019-05-02

龍騰文化《最難的一堂課》 揭開「教書」「教人」兩難

圖/畫面取自網路。



3月中,一支名為《最難的一堂課》的影片,在沒有宣傳和廣告下,一週內席捲了臉書,創下破百萬瀏覽、2.4萬個讚、1.7萬次分享、上千留言。

五分鐘影片中,八位高中老師說出自己在教學第一線上各種「為與不為」的兩難。

在近年教改下,家長對於「怎麼教小孩」有各種不同期待,有人希望適性發展、有人還是考試至上,當「教書vs.教人」,到底怎樣才算一位「好老師」?

這個主題,不只引發許多第一線老師在影片下方留言,感嘆自己也曾感受同樣的徬徨,更多人留言寫下自己對老師的感謝,回憶那位曾經遇過的好老師。

在感動之餘,也讓人好奇,到底是哪個單位,能如此貼近老師心聲地拍出這樣一支短片?

與奧美合作 金馬名導掌鏡

而答案出乎許多人意料,影片最後出現的名字,竟是國內參考書與教科書老牌廠商龍騰文化。他們與奧美廣告合作,邀請金馬最佳短片得主名導沈可尚,站在老師的角度,希望鼓勵每一位教育者,在紛擾年代,依然能堅持初衷、肯定自己,成為翻轉下一代教育的起點。

很多人都好奇,為什麼一家教科書廠商,要花費鉅資、拍攝這樣一支宛如公益廣告的影片?

「我們也曾想過,做個宣傳龍騰的教科書或參考書多好多棒的形象廣告就好,但在與各地老師訪談過程中,我們漸漸改變了想法,」龍騰文化副董事長李彥熹說,從老師口中,龍騰發現,老師面對的困難,並不只是適應新課綱與新教材這麼簡單而已。

108年新課綱即將上路,身為教科書出版商,龍騰在北中南舉辦了三場座談會,找來許多第一線老師,想要理解老師們對於新的教材和內容,以及教學方法,是不是有哪些困擾,龍騰可以怎麼協助老師?

「我們原本想,老師們對於匆匆上路的新課綱,一定會有許多疑惑,」參與了座談的龍騰文化副總經理陳美妃說。

但結果,卻大出意料。

很多老師表示,他們對新課綱已經準備好了、也想好怎麼教了,但教學現場的各種不穩定性,才是最大的困擾。

社會長期不信任 累積傷害

近年政府強調常態分班,一個班上學生程度落差,往往很大,尤其國高中又是青少年叛逆期,很多老師說,只要小孩願意安靜地、乖乖地坐在教室聽課就好,因為目前的現實是,老師連「安靜地上完課」都有困難。

當一位老師得面對班上30、40位截然不同的學生,每個家長對於老師怎麼教小孩,有著不同想像,只要做得不夠好、或不符合預期,從LINE群組的家長串連,到臉書爆料、媒體炒作,馬上可讓老師深陷輿論批評。

這類社會新聞一出來、當一兩顆老鼠屎在媒體上大量曝光,也造成了大眾對老師有愈來愈多的負面與錯誤印象,好像老師都是坐領薪水、漠然地把每天工作做完,學生就只是點名冊裡的一個編號而已。

「多數老師並不是這樣,但這個印象,對老師和社會都是一個傷害,」李彥熹感嘆,許多年輕老師進入職場時,可能非常有熱誠、衝勁和理想,但學生、家長與社會,一點一滴的不肯定,就慢慢消磨掉老師熱情。

當各式各樣不同的手伸進班上,對老師來說,就是一個又一個緊箍咒。

這樣的狀況,最後害到的卻是學生。台灣的未來,需要靠年輕人撐起來,如果老師、學生與家長,長期不信任,對台灣社會是一個惡性循環。

「我們發現,這已經不是老師把教學準備好,或龍騰提供老師最好的教材就有用的,」陳美妃說,老師是龍騰的客戶也是作者,但他們最大的困擾,龍騰卻幫不了他們,「那我們能做的,就是幫他們發聲,讓大家看到這個議題。」

打破熱血印象 鼓勵初衷

為老師發聲的呈現方式很多,過去,多半都是描述熱血教師如何拯救迷途學子,彰顯老師大愛與英勇的那一面。但這一次,龍騰、奧美和導演討論後,卻決定選擇另一個角度,第一次,站在老師的角度,告訴大家,他們也是人、也會無助、也有挫折,但在這些失落的時刻,卻還是希望擁有教學的初心。

所以在影片中,呈現的都是老師的迷茫時刻。

例如北大高中國文老師郭羿彣一面對著黑板上的「初衷」寫下「教人,而不是教書」,一面卻苦笑:「教人的風險太高了,我是不是回到安全牌?做教書這件事就好?」

「學生一直點頭,但當他點頭時,我就會懷疑,他吸收進去了,但我講的是百分之百正確的嗎?」

或是內湖高中公民老師周維毅描述,「當你今天努力上課教學,讓學生真的有思辨能力的時候,學校卻告訴你,你的滿級分有幾個人?」

「老師心中其實有一個很大很大的兩難,我必須要去想,我到底要教考試要教的,還是我真正想教的?」

李彥熹說,這幾年隨著家長和輿論對老師的不肯定不斷增加,老師一旦出錯,所受到的責備往往非常嚴厲,「但平心而論,任何一位工作者在現場,怎麼可能不出錯?」

尤其老師面對的不是物件,而是人,每個學生都是獨立個體,有自己的想法和個性。

老師要幫忙學生找出的解答,更未必是課堂上的問題,而是人生的問題。有的時候,基於時間與資訊的不足,老師沒辦法做得百分之百完美或正確,這真的是老師的錯嗎?

「所以我們決定拍這支影片,告訴每一個曾經自我懷疑的老師,你並不孤單,」李彥熹說,影片不是塑造英雄,而是希望為老師帶來正能量,鼓勵所有教育者,面對疑惑,能莫忘初衷,堅持做對的事。

龍騰選擇以「老師」成為轉折的起點,讓善循環動起來。

關鍵字: 人際溝通12年國教高等教育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