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號

水資源商機2〉過濾設備製造商

旭然研發客製過濾膜 台積電、可口可樂非它不可

文 / 林鳳琪   攝影 / 蘇義傑   2019-05-02

旭然研發客製過濾膜 台積電、可口可樂非它不可

旭然執行長何兆全。



要進到濾材設備廠「旭然」,得先有心理準備。穿上實驗室規格的防塵鞋套,只能進到會客室。若還想一探旭然替台大癌醫中心無菌水生產設備用的濾材與濾芯重要基地,還得換上無塵衣,才能一窺究竟。

旭然,是台灣少數自己研發與生產濾材薄膜及濾心等設備的廠商。生產的濾材,用於各種液體的潔淨。好比半導體製程,研磨晶圓產生的研磨廢液;甚至蝕刻、顯影等製程,所使用的酸鹼液、顯影液等,都得先經過濾,才能符合廢排標準。這些都需要旭然的產品。

3M、GE等國際大公司,無法只為了客戶生產一張薄膜。這讓只專注做濾材、濾芯等耗材的旭然,有機會靠客製化服務,牢牢黏住客戶。

在台灣,從半導體大廠台積電、面板廠,甚至是飲料廠可口可樂,不論是製程中要用到的水,或是廢水要回收再利用,都得用到一張薄薄的過濾膜,而這張薄膜,就來自旭然。

連美國頁岩油開採商,也得靠這張薄膜過濾掉雜質,才能讓鑽油機器順利運轉。甚至,知名的人工海灘、澳門銀河度假城中的「天浪淘園」,若沒有旭然的這片薄膜,讓泳池水可不斷地循環使用,就不可能名列《富比世旅遊指南》全球12大指標泳池。

蓋雨水回收系統 讓水資源充分利用

提起台灣每年此時總會面臨的缺水困境,旭然執行長何兆全有些感慨,「你知道嗎,我們在工廠下面蓋了雨水回收系統,可存2000噸的雨水,相當於約1.2萬人的日用水量。」

何兆全無奈地說,如果連年營收僅約五億元的旭然,都能自己做雨水回收系統,讓水資源充分利用,若政府制訂法規,或有能力的用水大戶都有這樣的共識,台灣還會缺水嗎?

何兆全說起水來,一天一夜都停不下來。他與妻子吳玲美大半輩子都在研究水與濾材。成立於1985年的旭然,由夫婦倆所創,原只是濾材貿易商。

2002年,旭然代理的品牌,突遭競爭對手併購,讓他萌生乾脆自創品牌的念頭。然而跨入製造,跟當初自己代理的品牌競爭,首先面臨的便是老東家砍價三成,試圖讓旭然從此消失。

困境,逼出夫妻的創業精神。一次,客戶豐年果糖取得可口可樂大訂單,但要求使用的過濾水,得趨近零活性碳。為此,何兆全緊急從美國進口一批濾心,親自報關檢驗,全程緊盯。

當時產線已運轉,豐年果糖老闆急著自己開了賓士車來載,何兆全一抵達,顧不得果糖因加熱高溫已達80度,馬上動手更換新濾心,換好,雙手已滿是水泡。

此外,有別於國際大廠產品規格固定,何兆全則提供客製化服務。三年後,過去的客人有八成轉單到旭然。

但何兆全不因此自滿,自有品牌Filtrafine站穩腳步後,他接著跨出台灣。2003年SARS威脅下,他親自到大陸開設子公司,緊接著2008年到新加坡,2010年又到美國。

注重研發 堅持不做me too

看好日本半導體、電子廠與被動元件等需求升溫,對濾材需求將大增,去年,何兆全乾脆入股日本大阪代理商,強化日本布局。何兆全說:「日本人其實是很驕傲的,若不是需要你的技術與產品,不會輕易讓你入股。」

研發出身的何兆全,話說的堅定,「我們不做me too。」

雖然旭然一步步掌握製造研發、品牌與市場,但關鍵化學材料,仍掌控在少數世界大廠,如3M手上,等於被掐住了喉嚨。為此,他斥資2.3億元,2015年在雲林斗六設廠,並成立研發中心;下一步,還要到越南、美國設廠,試圖甩開敵人的箝制。

從工業製程用水、工業廢水,到民生水、雨水回收、再生水廠等,全台各種不同的水與環境,何兆全幾乎都接觸過。因此他對於台灣年年缺水,有著不同觀察。「台灣根本就不缺水,而是沒有好好利用水。」「你想想,自來水這麼便宜,業者何必花大錢去回收再利用?」

何兆全說,工業廢水回收再利用,成本較高,相較之下,雨水回收系統是馬上就做得到的。只要新設工廠或大樓都有這套系統,相信就能讓年年缺水的台灣,稍稍止渴。

旭然

成立時間:1985年

創辦人:吳玲美(董事長)、何兆全(執行長)

資本額:3.5億元

員工數:約220人

2018年營收:4.97億元

2018年EPS:1.76元

關鍵字: 傳產環保科技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