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藝術拍賣市場戰況激烈,老二的營收與老大已相去不遠

蘇富比緊咬龍頭不放,還好佳士得靠台灣市場穩住業績?

文 / 陳育晟   攝影 / 蘇義傑   2019-04-30

蘇富比緊咬龍頭不放,還好佳士得靠台灣市場穩住業績?

全球藝術品拍賣龍頭佳士得(Christie’s)亞洲區主席龐智峰(Francis Belin)。



4月下旬,全球藝術品拍賣龍頭佳士得(Christie’s)亞洲區主席龐智峰(Francis Belin)旋風來台24小時,馬不停蹄和台灣團隊、媒體見面。

眼看市場老二蘇富比(Sotheby’s)的行銷攻勢愈來愈積極,去年全球成交總額已達64億美元,和佳士得70億美元相去不遠,今年佳士得加強宣傳,邀請龐智峰來台向媒體說明今年5月即將登場的春拍重點拍品。

龐智峰今年初升任亞洲區總裁之前兩年,在佳士得擔任亞洲和世界部全球董事總經理。他憑藉跨文化、跨領域背景,帶領佳士得在和蘇富比的激烈競爭中取得領先,但其實龐智峰的成功並非來自家學淵源。

出生在法國諾曼第多維爾(Deauville)的龐智峰(公司幫他取的中文名),是道道地地的法國人,他也不是出自藝術家庭,唯一和藝術扯得上邊的是蒐集20世紀初期古家具的曾祖父母。

「或許這地方對我有潛移默化吧,」諾曼第也被稱為「印象派的搖籃」,1872年法國畫家莫內(Claude Monet)就在這裡完成巨作《印象・日出》(Impression, soleil levant)。

1992年,龐智峰赴巴黎近郊的高等經濟商業學院(ESSEC School)念大學。1995年畢業時,對未來發展方向仍不確定,於是赴德國法蘭克福附近的曼海姆大學(University of Mannheim)再攻讀心理學碩士。

1997年碩士畢業後,對藝術有濃厚興趣的他一度掙扎,是否該從事藝術相關行業,但後來怕養不活自己,只好往主流市場走,在知名顧問分析公司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法國分公司擔任分析師,鑽研顧客心理學。

龐智峰的人生原本和亞洲扯不上邊,2000年時銜命赴印尼雅加達做市調一年。「去之前很緊張,」對印尼印象還停留在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排華暴動的他,到了才發現印尼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也變得更安全。

原以為和亞洲的緣分就此結束,但2004年一通獵人頭公司的電話,又讓他的人生轉了個彎。

那時,瑞士名錶品牌積家(Jaeger-LeCoultre)正在尋找日本市場總監。會說印尼語的龐智峰,接到電話時還有點驚訝,「我是個市場分析師,但我對精品名錶可說一竅不通。」

和太太商量後,兩人決定接受挑戰,搬到日本長居。當時,全球經濟正從2000年的網路泡沫後牛步復甦,日本也不例外。

一句日語都不會的龐智峰,從五十音開始學起,以語言建立和同僚的溝通默契,再依據日本市場特色強化細節、服務,帶領積家在日本的不景氣中持續成長。

如此成績,也吸引其他企業規模更大的品牌挖角。2007年,水晶品牌施華洛世奇(Swarovski)邀請他擔任日本市場總監,行銷操作的對象從高價名錶轉換為中價位水晶配飾,他也重新擬定銷售策略。

「消費者過去談到這個品牌,只會想到小水晶這個物品,」但龐智峰認為,施華洛世奇不少業績是由較高單價的珠寶貢獻,必須把品牌在日本的形象「砍掉重練」,變得更高端才行。

龐智峰的策略,果然帶動施華洛世奇在日本的銷售額快速成長。他負責的區域,也在八年內從日本快速擴張至大中華區,再到亞太區,官階也三級跳,「簡直像是坐直升機一樣,」一位資深鐘錶線記者形容。

2011年,龐智峰接任施華洛世奇大中華區資深副總裁,是他第一次負責營運台灣市場,也遭逢到前所未見的「兩難」。

他分析,台灣市場購買水晶珠寶配飾的習性較像謹慎、保守、成熟的日本,與擁有逾300家門市的中國大陸有很大不同。因此,他學到在維持大陸市場的高速成長的同時,也得為台灣等成熟市場研擬穩定的策略。

正當在水晶配飾產業愈做愈順手之際,龐智峰2016年又做了令人跌破眼鏡的決定,接受佳士得邀請出任亞洲部全球董事總經理。

初期面對的挑戰很大。龐智峰表示,藝術品拍賣不是把製作好的產品賣出去,而是要找到適合的拍品,包裝好後再賣出去,賣完後重新再找、再包裝、賣出去,不斷周而復始。

沒有藝術背景的他,要把亞洲、中東、非洲藝術品賣出去,統領各領域藝術專家,並說得一口藝術經。

為了要在短時間內快速吸收知識,他只能不恥下問,「遇到不會的事情,一開始要試著理解,如果還是不能理解,就問問題、提出假設,到最後你一定會了解。」

這時,中國大陸藝術品市場的成交額屢創新高。2012年以前,大陸政府藝術品進出口管控相對鬆散,賣家或中間介紹商可把小型古董、書畫夾帶在隨身行李進出海關,避免向政府繳交最高30%的成交稅。

2015年1月起,大陸反腐力量加大,《新華社》發表社論指出,政府高層向藝術品市場的腐敗宣戰,各大拍賣行營運變得更艱難,整體市況也不若過往熱絡。

更糟的是,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不僅全球股市重挫,幾家重要拍賣行在大陸、香港的成交額也急遽下滑。2018年的秋拍與前一年同期相比,佳士得在香港的成交額就減少19.73%。全球第三大拍賣行保利更慘,重挫50.22%。

瑞銀也統計,去年中國(含香港)是世界第二大藝術品拍賣市場,但去年成交額只有129億美元,比前年下滑3%,是近年來首見。

在這個背景下,今年1月,龐智峰接下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重任。受到反腐、貿易戰、經濟下行影響,大陸與亞洲藝術品市場並不容易經營,各界都在看走馬上任的他要怎麼做。

業界人士分析,龐智峰懂得法、英、日文以及印尼話四國語言,又瞭解亞洲經驗和跨領域知識,足以協助佳士得在大陸經濟趨緩、成交額下滑之際,加強大陸、亞洲與其他國家、地區的連結。

龐智峰用經濟學常見的「口紅效應」來分析如今的大陸藝術品市場。他解釋,總體經濟不好時,人們往往都會轉而購買單價較低的口紅,在藝術品市場則會購買較容易入手的新進藝術家作品,「但我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這種現象,」顯示大陸藝術品市場並非陷入衰退冰河期。

不過,台灣市場的表現倒是有目共睹。佳士得亞洲區副主席翁曉惠透露,去年台灣藏家在佳士得貢獻的成交總額(含購買與售出)較前年同期大增85%,是全世界第一。

「台灣是個很成熟的市場,可以說是全亞洲最有品味的,」龐智峰觀察,台灣藏家買下高價藝術品後,通常不會在短時間內轉售,有些更會當成給子孫的傳家寶。

因此,有許多年輕的第二代藏家近年來陸續浮出檯面。「這種情況,在其他地方並不多見。這種收藏,不只是嗜好而已,還是家族價值的一部分,」龐智峰強調,台灣市場的重要性,是他為何這次非得親自來台的主要原因。

目前,從每天早上7點半就展開忙碌一天的龐智峰,一天往往要開上15個會,但他依舊沒忘記孩提時期對藝術的熱情,心心念念的就是要為台灣、亞洲、全球培養更多喜歡藝術品的下一代,「與藝術共存,總比沒有任何藝術好,」語畢,他又匆匆趕往下個行程。

關鍵字: 生活投資理財人物專訪國際財經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