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皇制的神祕主義:與「即位儀式」密不可分的「大嘗祭」

文 / 一流人      2019-04-30

日本天皇制的神祕主義:與「即位儀式」密不可分的「大嘗祭」

日本明仁天皇於4月30日退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隨著平成天皇(現在稱為「上皇」)於二○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宣布讓位給皇太子德仁(法制上稱為「退位」),日本的新任天皇將於今年(二○一九年)誕生。新天皇德仁會在今年五月舉行即位典禮。在八世紀的平安時代初期開始,這個儀式被稱為「踐祚之儀」、「即位之禮」,但由於兩者是先後接連執行,因此也合稱為「即位禮」。這是古王朝時代仿照、參考唐帝國皇帝的即位儀式和道教信仰,並配合日本美學混合而成的作法。

日本史學者胡煒權指出,「踐祚」在古代寫成「天つ日繼しろしめす」或「天つ日嗣しろしめす」(Amatsu-hitsugi-shirosimesu),意思是「繼承王統」(日嗣)之義,後來才改用中國古代用語「踐祚」。顧名思義,踐祚的「踐」是承襲,「祚」是天子之位的意思,加起來是承繼皇位之意。

前面提到,天皇的「即位禮」分成「踐祚之儀」和「即位之禮」。「即位之禮」是現任天皇向天下宣布將皇位傳給繼承人(皇太子或皇太孫),與此同時,朝廷會派出敕使到伊勢神宮和特定的幾個前任天皇的皇陵(當時稱為「山陵」),通知皇祖皇宗。即使前任天皇(即「太上天皇」)已經死去,按照習慣也會把他當成活人來進行傳位儀式,將「三種神器」裡的劍、勾玉移交給新天皇後,才能入葬。

換言之,前任天皇的死去不代表他已經完成使命,也不能立即入土為安,必須將皇位「活生生」地傳給皇太子才算完事,然後再安排他的身後事。

到了新天皇即位當日,皇族與百官會到京都御所內的主殿(自平成天皇起改在東京皇宮的正殿內)參加新天皇的「踐祚之儀」。當時,負責傳令、主持的宣命使會在眾人和新天皇面前宣讀「即位宣命」,群臣百官向新天皇行群拜舞踏之禮,然後齊叫「萬歲」,等新天皇宣讀登極諭令後,儀式便告完成。

不過明治維新後,帝國憲法以及戰後的新憲法規定「天皇終身制」,新天皇必須在天皇死後立刻「踐祚」,繼任天皇,以防出現「空位」的情況。

因此,大正天皇和昭和天皇的「即位禮」都在「踐祚」後進行,換言之「踐祚」比「即位禮」的重要性來得高,例如大正天皇在一九一二年七月繼任,但他的「即位禮」因故推遲到兩年半後的一九一五年才正式舉行。

而今年平成天皇破例在生前讓位,情況更加特殊。如今官方安排前任天皇在四月三十日讓位,新天皇在五月一日進行踐祚和即位典禮。

日本史學者胡煒權:極祕大嘗祭,嚴禁外人筆錄和外傳

與「踐祚之儀」、「即位之禮」有著密不可分關係的,是即位後同一年十一月舉行的「大嘗祭」。原本天皇每年十一月都會在皇宮內舉行「新嘗祭」,是天皇各種祭祀中屬於「大祭」的重要宗教活動(「大祭」之外,還有「小祭」等重要性相對較低的祭祀活動)。但是,如果該年有新天皇即位,「新嘗祭」便會改為「大嘗祭」,規模、陣仗也會比例年的「新嘗祭」大很多。而由於「大嘗祭」只會在新天皇即位的同一年十一月舉辦,因此在皇室儀禮上會將兩者合稱為「踐祚大嘗祭」。

不過,如果當年新天皇的父母、祖父母逝世,而時間是在夏末秋初或十一月之前,大嘗祭便會等到他們的葬禮和喪期(稱為「諒闇」)過後,在第二年的十一月進行。

「大嘗祭」的本體「新嘗祭」是天皇每年以新收割的穀物祭祀皇祖皇宗與諸天神的儀式。因此,「新嘗」本義是「新穀之饗」,原本唸作Nihi-noae,後來普遍使用漢字讀法Shin-joū。

至於「大嘗祭」本來是「大新嘗祭」,跟「新嘗祭」一樣,「大嘗」原本唸作Ō-Nihi-no-ahe 或Ō-ni-e,後來普遍使用漢字讀法Dai-joū。

「大嘗祭」是橫跨數日的重大祭典,之後還有宴請諸神的「大嘗節會」,另外,例行新嘗祭時也會進行「鎮魂祭」等,各項工作都需要將近一年的準備時間,開支極大。

因此,在王家式微的中世後期,即室町末至戰國時代的一四六六年,後土御門天皇舉行了大嘗祭後,大嘗祭便被迫停辦逾二百二十年,直到江戶時代的一六八七年,東山天皇即位時才得以復辦,一直延續至今。

傳統上,朝廷準備「大嘗祭」時,會有幾項工作要先行準備。首先在同年的八月下旬,稱為「幣帛使」的敕使,會到伊勢神宮其他官定神社進行宣告(現在基於政教分離,「官定神社」已被廢止),並在十一月的其中一個舊曆卯日開始祭典,通常是第二或第三個卯日。

另外,為了進行大嘗祭,古代會特意建造臨時會場「大嘗宮」,做為新天皇祭祀的場所。還有,天皇進行祭祀時所著的祭衣,也會在祭典前織作好。

一般來說,天皇會在祭祀時奉上當年指定為祭拜所用的新收穀物,即被稱為「天御膳」的新白米飯,而負責提供「天御膳」的田地則被稱為「齋田」。除了穀物,祭典上還有事先準備好的黑、白兩種酒釀,以及供神明享用的「神饌」。天皇在祭拜皇祖皇宗和諸神後,便會食用這些酒菜穀物,以示與祖宗和諸神相感應,獲得祂們的認可和附體。

由於大嘗祭是屬於歷代天皇的專斷事項,所有相關作法、具體儀式和手續,一律嚴禁外人筆錄和外傳,在古代也只有極少數的高級貴族,如關白、攝政,才能在事前獲得相關的綱領要義,但主體仍然只由天皇本人去執行。

天皇本人如何獲得相關知識、如何練習,都屬於「極祕事項」,外界和學者只能通過古代不完整的文獻去推敲分析。

時至今日,日本皇室堅決不開放大嘗祭,因此,它可以說是維持天皇和天皇制神祕主義的最重要、最後的一環。

首圖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節錄自:《解開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一書,胡煒權著,時報出版。

關鍵字: 閱讀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