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號

漂日累積工作經歷 淬鍊人生能量

旅日遭逢五大困境 台青鍍金返鄉路更廣

文 / 陳育晟      2019-04-30

旅日遭逢五大困境  台青鍍金返鄉路更廣

赴長野縣大正池旅館打工度假的黃璽樺;圖/黃璽樺提供。



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與日俱增,許多年輕人把赴日經驗當成短暫鍍金,返台求職能為履歷表增色。《遠見》分析更發現五大因素,是促使漂日族返鄉的關鍵。

赴日打工度假、工作的台灣人一波接一波,儘管有不少人選擇繼續留在日本,但也有為數不少的台灣人,把赴日當成短暫鍍金,為職涯加分,最後仍選擇回到台灣。

今年32歲的永悅健康資深專員黃璽樺,就是例子。

近幾年鴻海尾牙,董事長郭台銘總會在南港展覽館一樓巡視旗下各事業群攤位。今年初巡視到M次集團的永悅生醫時,一位身材嬌小、頂著妹妹頭的年輕女生,忙著穿梭,引起注目。

這位能幹的工作人員,在去年7月加入鴻海前,給自己一項挑戰,到日本打工度假一年。出發前,她只會日文50音,好不容易透過代辦找到長野縣上高地的大正池旅館。

這家百年旅館是家族企業,服務十分嚴謹,原本需要日檢程度N2的人才,但實在太缺人了,她還是被錄取。從事清潔浴室、送餐、取餐、顧販賣部等工作,8小時7000日圓,她一開始很不適應,「全部同事都是日本人,一整個水深火熱。」但五個月後,她的日文程度突飛猛進,接著她轉到京都、大阪打工換宿,回台前她甚至考過N2日檢。

一年期滿時,經恩師推薦進入台灣永悅,她毫不猶豫就決定回台灣。但回想日本的一年,對她改變很大。

曾教過黃璽樺品牌行銷課的內湖社區大學講師、永悅健康顧問紀秀美觀察,受到日本文化薰陶後,黃璽樺更注重細節,更願意放低身段、傾聽同事的需求。不僅講話的自信度提升,外表打扮也更貼近日本美學,行銷視野也升級了。

目前台灣正興起一股漂日風,但已經好不容易去到日本、也在那邊生存下來的台灣人,為什麼又選擇回台?

《遠見》採訪15位曾至日本打工度假或工作,最終選擇回流的台灣人,歸納出以下五大原因。

原因1〉生活物價太貴,旅日很難存錢

根據日本政府統計,去年日本大學應屆畢業生起薪20.67萬日圓(約台幣5.7萬元)。包括三菱商事、三井產物、住友商事等大公司都把大學新鮮人起薪自21萬日圓(約台幣5.8萬元)調升至25.5萬日圓(約台幣7.02萬元),以爭搶一流人才。

但《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智庫調查,大阪、東京分別名列全球生活成本指數第5、第13,遠超過第53名的台北,顯示「日本居,大不易」。

去年至日本打工度假,今年2月回台的27歲女孩陳昱廷就有切身觀察。她自東吳會計系畢業後,原想到英國打工度假,連續兩次沒抽中,只好轉戰日本,先到京都和服店工作,一週工作三至四天,月薪約12萬日圓(約台幣3.3萬元)。

為了省房租,她住進Share House,但每月租金、水電就要5.1萬日圓(約台幣1.4萬元),扣掉三餐和生活娛樂,支出剛好打平,無法存錢。

但她強調,到日本是為了體驗文化,因此沒有把班排得很滿。若像其他同事每週工作五至六天、省吃儉用,離開時應該可存數十萬日圓。

2017年12月,她轉到北海道滑雪勝地二世谷打工換宿。返台前,她一度兩難,是否要繼續留在日本?但她觀察,「大部分的人在日本生活很辛苦,」每月領23萬日圓,扣掉生活費、房租、各種保險費,只剩不到10萬,「其實回到台灣發展,反而比較好」。因此,她已回到台灣。

原因2〉職場女性難出頭,外國人更嚴峻

今年3月,《經濟學人》公布2019年「玻璃天花板指數」(Glass Ceiling Index),揭示全球女性的職場條件排名,結果日本敬陪末座,顯示日本女性升遷、創業條件不如其他國家。

33歲的Yourator新創職涯平台創辦人陳秋瑜,就有親身體驗。擁有早稻田大學學士、美國西北大學整合行銷傳播碩士的她,2011年畢業前就從芝加哥專程飛到波士頓參加就業博覽會。

這個博覽會是日本大型獵人頭公司每年召集日本企業至美國舉辦的活動,鎖定跨國多語人才,甚至有日本畢業生專程越洋參加。

陳秋瑜和當時剛上市的社交遊戲公司GREE人資主管面談後,隨即錄取策略企劃職位,辦妥工作簽證後,隔年4月開始上班。

「日本人很拚,你要讓他們覺得你更拚,hire(雇用)你這個外國人是有價值的,」陳秋瑜每天工作16個小時,週末也常加班,一開始年薪450萬日圓(約台幣124萬元)。

身為女性,她一樣得工作到晚上11點,主管邀約部門喝酒,她也得參加,喝到凌晨3點,常常睡在公司。

後來,她跳槽到LINE。LINE創業風氣很盛,友人曾問她,是否有意在日本創業?

但她冷靜分析多年經驗後發現,日本女性創業門檻很高,外國女性的門檻更高,放眼整個日本,只有一、兩位女性成功創業,只好打退堂鼓。

2015年夏天,她帶著台幣300萬存款回台,創立Yourator,是全台第一個針對新創、數位產業的垂直型求職平台,至今已邁入穩健成長。

原因3〉日本轉職不易,彈性不若台灣

「年功序列」(以年資訂定標準化薪水)「終身雇用」是日本企業的兩大特色,讓日商以員工低流動率著稱。

但104獵才顧問處資深經理楊璧樺表示,台灣年輕人比較追求新鮮感和挑戰,如果一再跳槽,可能會被日本職場排擠。

38歲的創業者張璧伊就有切身之痛。中山醫學大學公共衛生系畢業後,她選擇赴日本筑波大學攻讀環境衛生碩士,2006年到樂敦製藥從事藥物研究工作。一開始月薪21萬日圓(不含4.5萬日圓房屋津貼),但她對研究工作興趣缺缺,提出轉到國際部門的要求卻被回絕,2008年離職。

後來,她找到一家台資臨床試驗公司,擔任日本的窗口,年薪600萬日圓(約台幣165.3萬元)。但該公司2017年被收購,人事洗牌,她選擇離職。當時已36歲的張璧伊,在日本求職處處碰壁,只好回台灣。

回台不到一個月,她就找到某生技公司國際事務資深專員的工作。她強調,台灣不會太在意年齡,甚至可以接受求職者是不同跑道的人。而她多年在日本工作,回台灣後更是大大加分!

原因4〉工作過於重複,職場挑戰性較低

日本職場向來講究「齊頭式平等」,無論學歷高低,企業往往對新進員工有同樣要求,薪資也力求均等。

31歲的翁咪(綽號)就有親身經驗。輔大日文系畢業後,她考上政大日本研究學位學程,讀了半年,申請上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獎學金,到神戶大學攻讀經營碩士。

2016年畢業後,她到大丸百貨神戶店擔任社員,月薪20萬日圓(約台幣5.5萬元)。研修時,公司要求她和同事討論行銷議題,還有指定讀物,但平日工作她得站在一樓女用配件區,親切招呼客人、結帳。

「每個正式員工都要輪流做這些事,」無論賣了多少絲巾、手帕,都無法有業績抽成,加上公司有制式的待客SOP,不時派神祕客檢查,讓她覺得每天都在做重複的事情,「一點成就感都沒有,心很折磨。」

2017年,她向公司提出轉調東京總部擔任業務,公司也核准,但她後來還是憂心東京工作無挑戰性,最後選擇回台灣。

同年6月,她進入台灣三井不動產擔任商場開發,負責規劃商場的動線、定位、目標群。有一次,她和日籍主管討論即將在2021年開幕的南港商場規劃。日籍主管認為,應該設訂製西裝區,但翁咪堅持,台灣不像日本,設置訂製西裝區,恐怕有行無市。

主管最後接受翁咪提議,「終於有用到腦的感覺,」即便實領薪水不如在日本,她仍會在現有崗位拚下去。

原因5〉親情無價,遊子願棄高薪返鄉

親情因素也是在日遊子返鄉主因。27歲、回台和父母一起創設圓順室內設計的甘育瑜就是一例。

淡江大傳系畢業的她,在學期間積極輔修日文,畢業後到兒童動畫公司工作一年,2016年申請打工度假,到親戚介紹的橫濱台資模具廠JANDC擔任社員。

一到橫濱,負責人曾永彬知道她有大傳背景,馬上要她設計參展文宣。從來沒接觸過排版軟體的她,只能硬著頭皮做,不懂就問日籍前輩。

做好初稿後,她拿給老闆看,老闆希望她把配色改為全紅,但實在有點俗氣。甘育瑜勇敢提出想法,做了一款紅白相間的文宣,兼顧老闆的喜好與配色美感,深獲信賴。

因此,打工度假一年屆滿後,曾永彬隨即為甘育瑜續辦就勞簽證,並給她比行情高不少的25萬日圓月薪(約台幣6.89萬元)。

去年6月,甘育瑜擔任風水師的父母親決定創立圓順室內設計。眼看父母忙得昏天黑地,對網路行銷也很陌生,讓她決定去年11月就勞簽證期滿時返台。

回來後,她為公司設計文宣、小冊子,方便父母談生意,也設立臉書粉絲團。領的薪水不比過往高,「但是親情無價,」她說。

這些從日本回流台灣的人異口同聲指出,到日本歷練後,回台灣更能加分!

根據104人力銀行調查發現,近五年在台灣徵才告示中,加入「日本工作經驗佳」關鍵字的職缺,增加了73.3%。

楊璧樺強調,日本職場文化的忠誠、集體、嚴謹,對台灣雇主深具吸引力,是赴日打工工作回台履歷鍍金的價值所在。


關鍵字: 職場生涯人際溝通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