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號

台青攻日求職潮1〉新鮮人搶破頭 存錢順便增加閱歷

今年打工度假名額增至1萬人 台青漂日壯遊將倍增

文 / 邱莉燕   攝影 / 陳之俊   2019-04-30

今年打工度假名額增至1萬人  台青漂日壯遊將倍增

26歲的劉思麟打開廚藝新技能,認識全新的自己。



今年起更多台青將投入日本職場,因為打工度假名額增加至1萬人,許多社會新鮮人已經躍躍欲試,想前往日本打工度假存錢,並且累積人生經驗。

黃昏了,東京小岩車站附近,「麻屋手抓海鮮招牌」亮燈了,開始營業。這家餐廳,剛開幕一年,試圖以新鮮獨特的手抓吃法,打開市場。

手抓海鮮,是將所有菜餚都放在一張紙上,客人用透明手套抓著吃,吃完很方便收拾,不用洗碗,直接把垃圾包起來、扔掉,就能換下一桌。

店裡的客人,大多是到東京工作的大陸東北人。綽號「Apple」的台灣店員劉思麟,忙得像蜜蜂一樣,外場和廚房兩頭跑,上啤酒、上菜、做珍奶、炒辣藕片、結帳,難得休息。

來自台北、26歲的劉思麟,今年3月2日開始在日本打工度假,算是「新鮮人」。原本在萬華服飾店工作的她,很少下廚,沒想到赴日不到一個月,便在料理長教導下,學會各種拿手菜。烹調的關鍵則是調料,需要十幾罐不同辣粉、花椒等,劉思麟順序記得一清二楚,「下手」乾淨俐落。

壯遊打工 給自己另外一種選擇

「很幸運找到這家店,老闆是台灣人,上班滿歡樂,」劉思麟額頭冒著微汗,露出甜甜的笑容說。

像她一樣在日本打工度假的台灣年輕人,近年來已愈來愈多。

鏡頭轉到東京羽田機場。海關正後方的雅詩蘭黛專櫃,號稱是關東加關西三大機場業績最好的專櫃,月營業額近7000萬日圓。只見24歲的台北人劉宏澤,穿梭櫃架間,他是全機場化妝保養品專櫃中唯一男性店員,也是拿打工度假簽證到日本。

「我想自己會受雇,是因為長得好看,」劉宏澤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從外型看,他確實是唇紅面白,顏值頗高。

圖/劉宏澤赴東瀛打工度假,彷彿是趕赴一場心儀已久的派對。

起初,他在網路上找到機場免稅店的收銀員工作,被時常來結帳的雅詩蘭黛專櫃的主管看上,主動挖角,「不要辜負自己的顏值」,他聽了很心動,就轉職了。

目前劉宏澤的薪水比台灣高,感覺很有未來性。僅存一個小困擾:客人總覺得男生沒有在用化妝品,他只好很努力背玻尿酸、膠原蛋白等美容成分的日文術語,好說服客人。

前進日本打工度假,愈來愈成為台灣年輕人「壯遊年」(gap year)的熱門選擇。

哈日追夢 台青年搶進場門票

根據拓步人材顧問管理公司統括經理詹育泓觀察,日本從2009年起給予台灣30歲以下年輕人打工度假名額,一年只開放4月和10月兩次申請。2012年申請的成功機率約為八成以上,但隨著申請人愈來愈多,成功機率降到僅剩六成。

以2018年為例,總名額5000人,約8000多人申請,大搶「進場門票」。像劉思麟,一共申請三次才通過,花了一年半。

渴望到日本打工度假的原因,絕大多數是出於「哈日」。「2015年第一次到日本旅行,就愛上這個國家,」留著瀏海、稚氣未消的劉思麟,從此每年到日本旅遊,最愛東京迪士尼樂園,最後乾脆申請到日本打工。

劉宏澤來日本則是為了愛情。就讀東南科技大學大三時到日本靜岡當交換學生,結識日本女朋友,為了能朝夕相處,2017年畢業後申請打工度假,一次就通過,於2018年7月抵達東京。

今年4月1日開始,日本又進一步宣布,將台灣人赴日打工名額從5000增加到1萬人。4月開放申請簽證第一天,台北市日本交流協會門口一早就大排長龍,從大門口排到巷子裡。看來,台灣年輕人赴日打工潮,將愈吹愈旺!


關鍵字: 職場生涯旅遊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