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號

字裡行間

白宮記者團裡唯一的中國面孔

文 / 王力行      2019-04-29

白宮記者團裡唯一的中國面孔


上個月18日,《遠見雜誌》發了第一張「榮譽記者證」給張經義;這是創刊33年來創舉。我們以這位美國百年來首位白宮記者協會中文記者為榮。

2004年,張經義剛獲政大新聞、阿拉伯語雙修學位,進入《遠見》任記者。當時他已遊過全球四大洲十多個國家。並不是他家境優渥,而是他在假期內擔任導遊。他的好奇心、行動力和吃苦耐勞、勇於闖蕩的特質,早已具備了做好記者的條件。

二年後決定赴美深造,儘管他大學畢業那年已拿到獎學金到過沙烏地阿拉伯紹德國王大學進修一年。他自知英文尚不足進入美國研究所,下定決心苦讀。每天一起床,就坐在書桌前16至20小時背英文單字,連續三個月,足不出戶。

完成紐約大學碩士學位,一心想當記者的張經義,進入美國NBC電視網實習。從不放過學習機會的他,每天向新聞室索取當天主播的新聞稿,回家查完字典,就到處「借用」WiFi上網再看新聞,一字一句跟著念。念完才算完成當天的新聞功課。

他正式進入電視界,是到華府任鳳凰衛視和上海東方衛視白宮記者。2010年,主跑白宮新聞;他說,「我跑了幾個月後,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白宮記者。」

為了成為白宮記者、白宮記者協會的一員,他每天在柵欄外守候1至3小時,不論是40度的烈日下,或零下10度的暴雪中,只為等著白宮新聞官來帶他進去採訪。他深知:「我不聰明,但我的長處是,只要認準了,就死命去做。」挺過了400天,張經義終於取得一張白宮記者證。

張經義的奮鬥史 為「好記者」寫下定義

自從2011年有機會第一線採訪世界領袖後,他戰戰兢兢學習,他記得一位退休白宮老記者告訴過他:「入行以來,我每天都在想問題,我隨時都在想:如果總統接受我的提問,我會問什麼問題?」身為外國媒體代表,他常能協助同業了解東方文化和東方故事背後的意義。也能提出異於西方媒體的觀察。

在他最近出版的《白宮義見》一書中,他生動地記錄了2016年美國大選,從第一場愛荷華州的初選,到大選之夜的紐約市。他說:「關鍵時刻,我幾乎一場都沒錯過。」

甚至選後,他再重回賓州一個小鎮,找出川普為什麼會贏得選舉的原因;再探究美國主流媒體為什麼給出錯誤的訊息。自由派的都市媒體和保守派的鄉村媒體,聲量和影響力不成比例,是否成了川普要用推特發表意見的最大因素?

「從第一天川普上任,我一早睜開眼睛,就先看他的推特,睡前也是。」張經義估算川普在第一年就發了2600多條推特,平均每天7條。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曾說過,做一個好記者:第一要對人有興趣、第二要是好聽者、第三要走到現場去。張經義幾乎都做到了,他的故事,正是給今年加入新聞行業年輕朋友的好禮物。

關鍵字: 評論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