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危機換來對生命的感恩

飛機異常時,空服員在做什麼?

文 / 一流人      2019-04-30

飛機異常時,空服員在做什麼?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片來源:wikimedia



記得那是一個越洋航線從外站飛回台灣,從哪個外站起飛我已經忘記了,經常長班回來落地都是台灣的凌晨,那天一如往常,依然有人因為選不到想吃的中式稀飯被迫只能吃西式炒蛋而生氣,在客人用完第二頓早餐零零落落的聲音中,聽到一聲interphone(機上通話系統)的聲響,是從駕駛艙打給座艙長的,通常沒什麼大事,大概就是機長想上廁所就會需要打電話出來請一位客艙組員進駕駛艙這樣,結果那天座艙長從駕駛艙出來以後,立刻再撥了interphone給助理座艙長,說是接到從駕駛艙傳來的重要訊息,需要助理座艙長立刻到前面的廚房開會。

除了專業準備外,更重要的是心理準備

座艙長一從駕駛艙出來就跟助理座艙長解釋了現在的狀況,機長說從儀表上看見了異常的警示燈,等等降落台灣桃園機場的時候可能有幾個程序要啟動。那時我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助理座艙長一臉凝重走到經濟艙,召集了所有經濟艙組員,跟大家說機械出了點問題,發生異常狀況,等下降落可能因為過度摩擦會產生火或是煙,要組員們先做好心理準備(mentally preparation)。

在組員的訓練裡,對於所有的異常狀況處理都必須熟練到變成內化在體內的反射動作,例如:在客艙發現有火,第1位空服員就必須呼叫第2 位空服員,第2位空服員要負責通知前艙報告狀況,第1位空服員要確認火源,然後進行打火程序。那天的異常狀況是我們任何人都沒遇過的,座艙長立即叫大家拿出手冊再次複習。我們這些負責門的空服員回到自己的負責區域把緊急逃生出口附近的行李全部淨空,負責廚房的組員就回去把所有東西提前收好,大家心裡都有個底,也許降落的時候會起火,同時前艙也事先通知了桃園機場。

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那一次的降落約莫15分鐘的時間,我腦袋異常清醒,想著等等如果發生緊急狀況的逃生標準流程,外面是水的話我的門把放flight還是park?該怎麼樣第一時間發動逃生?逃生該拿的設備在哪個位置?記得當時jump seat旁坐著的另一個學姐,她臉色發白,緊握著我的手說,那是她留職停薪前的最後一趟,真的很怕會發生什麼事。我回握著她的手,安慰她說:「不會的,放心,我們就做該做的就好。」實際上我講這句話的時候,自己心裡也在發抖。

一降落,立刻打電話回家

飛機快接觸地面的那幾十秒,我望著窗外,除了等下可能遇到的逃生程序以外,老實說我腦中跑了好幾圈人生跑馬燈,突然覺得生命好無常,前幾天怎麼還在計較一些無聊的小事?那些小事在生死面前一點都不重要了啊!放輪幾分鐘後,終於降落了,看著桃園機場已經準備了好幾台救護車和消防車在等著我們飛機,好險降落以後什麼事都沒發生,我們盡快讓乘客下機後,我們也用最快的方式離開飛機。

其實我的空服生涯中在機上出現的人生跑馬燈不只一次,記得有一次我還很菜,剛上線飛沒多久,忘了是什麼航線,那時候賣免稅品是賣到降落,忙到沒時間吃飯,一直到要降落都還沒有任何異狀,直到客人都走完以後,剩下組員們在收拾自己的行李,聽到大姐還是座艙長的全機廣播,要組員們用最快速度儘速收完行李後下機,那時還傻傻地覺得為什麼這麼趕?後來才知道前艙發現疑似漏油,但無大礙,還是安全降落了。

在那幾次安全降落以後,我彷彿一夜長大,一降落立刻打電話回家,回到家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寫一封遺書,告訴我周遭的家人、愛人、好友們我有多愛他們,人生太無常,真的沒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後來的每一天我想到這件事,都好感謝好感謝我現在擁有的所有,這大概是我在飛機上用生命體會到的禮物吧!

(#flight-park:門把的位置,用來控制逃生門打開時充氣滑梯的狀態,不可不謹慎。)

本文節錄自:三萬英呎高空的生活:一名空姐的流水帳日記》一書,王小凡著,四塊玉文創出版。

關鍵字: 生活閱讀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