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花生技園區逆境成長 15年來投資不間斷

台灣蝴蝶蘭再創外銷奇蹟 竟是日本老齡化幫的忙?

文 / 吳易翰   攝影 / 吳易翰   2019-04-26

台灣蝴蝶蘭再創外銷奇蹟 竟是日本老齡化幫的忙?

蝴蝶蘭V3品種染色。



每年春季在台南後壁「台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以下簡稱「蘭花生技園區」)舉辦的台灣國際蘭展,今年邁入第15個年頭。

令人驚喜的是,今年外銷接單(未來三到五年)金額創下113億元的史上新高。民間蘭花業者的好成績,甚至讓總統蔡英文在出訪友邦時,也在個人LINE帳號上宣傳,製作圖卡:「我在國外拚外交、台灣蘭花狂外銷,蘭展訂單破113億元」。

不僅蘭展接單創新高,台灣蘭花出口金額也在2018年創下史上最高,近2億美元,其中蝴蝶蘭占3/4強,出口近1.5億美元,可說是台灣外銷產值最高的農產品。

養蘭外銷年增3% 各界紛紛加碼

眼看業績大好,蘭花生技園區的業者近來也持續加碼擴廠,不但全區五期開發的175公頃土地售罄,業者還持續提出用地需求,希望加碼投資擴充產能。

例如世茂農業生技、冠辰蘭業、牛記蘭花科技、鎮宇蘭園等,都是近年資本額持續擴增至3000萬到5000萬元不等的業者,而龍巖集團轉投資的「龍鼎生命科學」更在日商挹注下,資本額一路從2000萬元增資到5億3000多萬元。

台灣蘭花產銷發展協會祕書長曾俊弼指出,全球蘭花市場競爭激烈,這幾年不乏聽到歐洲蘭花業者破產的消息,但台灣蘭花每年外銷金額能夠維持3%的成長,誠屬不易。

圖/台灣蘭花產銷發展協會祕書長曾俊弼。

台灣蝴蝶蘭產業能持續成長,除了是蘭花生技園區已產生群聚效應、台灣國際蘭展帶動行銷知名度,日本蝴蝶蘭切花需求持續成長更是關鍵。

台灣蝴蝶蘭外銷主要分種苗、盆花、切花。以近十年外銷金額年增率來看,切花幾乎每年都以兩位數字穩定成長。

台灣蘭花最主要的外銷市場正是日本。曾俊弼觀察,台灣蝴蝶蘭切花出口日本能有爆炸性成長,最主要是成功切入了日本老齡化市場,滿足殯葬業者的業務用花需求。

原本日本喪葬禮儀用花以菊花為主,2009年起大型連鎖禮儀業者開始以蝴蝶蘭白色大輪切花布置儀式會場,帶動蝴蝶蘭切花的需求。

根據日本農林水產省統計,2017年日本進口蝴蝶蘭切花約為507萬枝,其中六至七成來自台灣。2013至2017年台灣銷日蝴蝶蘭切花平均年增率為22.7%。

「天發生物科技」就是看好日本蝴蝶蘭切花市場,於2016年從中部前往台南蘭花生技園區投資設廠的典型案例。

圖/天發生物科技創辦人楊文龍(右)與第二代楊佑銘(左)。

台灣銷往日本的蝴蝶蘭切花,一年約330至350萬枝,天發在設廠兩年後,供應比例就竄升近一成,每100枝銷日的蝴蝶蘭切花,9枝來自天發。

以興農集團創辦人楊天發為名的蘭花生技公司,由第二代楊文龍創辦,目前已傳承到第三代、35歲的楊佑銘。他以資訊專長投入蝴蝶蘭切花事業,將精準農業的概念導入生產流程管理。

建立群聚效益 降低管理成本

楊佑銘表示,蝴蝶蘭從截切,運到日本消費市場,中間會歷經出關、海運、入關報驗、運輸物流到花店,至少要半個月,而消費者從花店買花回家瓶插,還希望壽命能再持續半個月。因此,在蝴蝶蘭截切後,至少要維持一個月以上的保鮮期,這就考驗著業者在生產與冷鏈物流管理的工夫。

有鑑於蝴蝶蘭切花生產管理的每個細節環環相扣,因此天發生技選擇到蘭花生技園區設廠。楊佑銘表示,園區已形成群聚效應,在此設廠有助於各個生產環節集中管理,降低成本,而且同業間資訊與技術交流也容易,這些優勢是中部蘭花業者比不上的。

與楊佑銘抱持類似看法的,也包括世茂農業生技技術總監黃崇德。他肯定,當初政府若未規劃蘭花生技園區,讓業者有能力從中小型蘭園擴大生產規模,在國際市場恐怕早就被荷蘭、中國與東南亞等競爭者取代了。

今年64歲的黃崇德可是台灣聲望最高的蘭花育種者。26年前由他一手育種而成的V3大白花,歷久不衰,一年能創造30億新台幣產值。

台灣V3大白花 全球最長壽紀錄

V3讓台灣成為世界蝴蝶蘭大白花的最大供應國,創下全球蝴蝶蘭界產量最大、產值最高、市場壽命最長的紀錄

近幾年黃崇德參與創立世茂農業生技,除了擴大生產V3,去年生產約45萬株蝴蝶蘭切花,預估今年可上看70萬株。另外他又研發出大白花切花染色技術,可以應客戶需求,客製化生產粉色系、冷色系、金色系,甚至帶有青花瓷意象的大朵蝴蝶蘭。

蘭花生技園區是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在2004年規畫的農業重大建設,列入行政院「挑戰2008年國家發展重點計畫」,由農委會核定為地方主導,投入約20.6 億元經費。

圖/世茂農業生技技術總監黃崇德。

成立15年來,透過舉辦台灣國際蘭展,創下百億元以上的外銷接單,也讓許多原本只做趣味觀賞的中小型蘭園業者,擴大經營規模與提升管理技術,成為年營業額上億的農企業。

行政院當年共核定設置一處中央主導型及四處地方主導型農業生技園區,包括農委會主導的農業生物科技園區(屏東)、彰化縣國家花卉園區、台南縣台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嘉義縣香草藥草生物科技園區與宜蘭縣海洋生物科技園區。

如今,除了屏東與台南還持續運作,其他生技園區不是規劃不當,就是傳出弊端,失敗坐收。

蘇煥智回憶蘭花生技園區能夠成功,關鍵在於這是由下而上,真正從產業需求出發、並接軌國際行銷,無論在土地成本、融資貸款、信用擔保與產業聚落規劃,都照應到農民或農企業的需求,「與其他園區只想複製新竹科學園區模式,卻忽略產業差異與特性,截然不同,」他說。

圖/蝴蝶蘭品種V3。

推廣蝴蝶蘭14年 出口額翻五倍

曾俊弼指出,蘭花生技園區設立前,台灣蝴蝶蘭2004年出口金額為2339萬美元,2018年已達1.45億美元。如果當初沒有規劃園區,台灣蘭業不可能把育種優勢擴大成為全球蝴蝶蘭品種研發與種苗供應中心,也無法面對來自荷蘭、中國與東南亞的夾擊。

然而,在一片榮景背後,其實也有隱憂。

受到各國競爭,台灣蝴蝶蘭苗株的國際占有率,已從2012年時達高峰期八成,節節退縮至三成左右。

而日本蝴蝶蘭切花市場,也受到競爭者挑戰。大陸業者已虎視眈眈發下豪語,希望一、兩年內出口量從50萬枝成長至300萬枝。而台商赴越南投資設廠生產的蝴蝶蘭切花品質比起台灣,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台灣業者如果只衝產量而做不出差異化,市占率第一的寶座仍可能被取代。

圖/蝴蝶蘭品種V3。

曾俊弼提醒,台灣蘭花產業規模雖然很大,但業者大多各做各的,缺乏整體國際行銷,「面對荷蘭、中國競爭,我們不怕,只怕台灣業者缺乏策略性思考,在市場上自己人打成一片紅海。」

黃崇德也呼籲,政府對於以小農為主體的台灣農業,應該就規模化、自動化、人才與資金供應等長期協助,才能應付國際競爭。

台灣農業的「蘭科經驗」,如何不變成「蘭科一夢」,需要各界再努力!

關鍵字: 國際財經農業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