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心裡沒有愛,所以若無其事地傷害人?

文 / 一流人      2019-04-29

因為心裡沒有愛,所以若無其事地傷害人?

圖片來源:pexels



隼人認為就算告訴柚子也沒用,不打算向他說明。

「隼人在學校裡發生了不愉快的事嗎?」

隼人再度苦笑,自暴自棄地說:

「你懂什麼。」

「人類的汗水其實會隨情緒改變成分,味道也有點不同。人類或許注意不到,但柚子聞得出來。隼人今天的味道跟平常不太一樣,呈現出『恐懼』與『厭惡』的情緒。所以柚子知道你遇到不愉快的事了。」

隼人瞪大雙眼,看著柚子。

「你連這種事都知道嗎?」

隼人盯著柚子看了好一會兒,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有氣無力地說:

「被你猜中了……。」

或許,讓柚子聽聽他無法與任何人商量的心事也好。

「柚子,我問你,人為什麼傷害了別人,還能擺出若無其事的態度呢?」

「因為心裡沒有愛,所以不懂真正的溫柔……。」

「心裡沒有愛……嗎?」

隼人喃喃自語地重複,想起前幾天柚子說過的話。

「這麼說來,柚子曾說他是為了教會我愛是什麼,才被創造出來的……。」

柚子伸出一隻手,指著電視。

「電視裡的大人們也都是這樣,只要自己開心,傷害別人也無所謂。看到討厭的人失敗就覺得開心,對犯錯的人落井下石、窮追猛打。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也會在心裡認為活該、再狠一點。大家的心裡都沒有愛,只在乎自己高不高興,只想發洩自己的怒氣,只重視自己快樂與否。心裡沒有愛、只有自己最重要,所以才會若無其事地傷害別人。」

「只在乎自己……。」

的確是這樣,大家都只想到自己。

只要自己高興,能贏得笑聲,完全不管隼人受到多大的傷害。

「你說得沒錯,大家都好自私!」

隼人氣沖沖地大聲說。

「可是,隼人也一樣吧。只要自己開心,就算撒謊讓別人傷心也無所謂。」

「咦……」

隼人頓時愣住了。

「你打撞球打得很高興,卻騙真由美說你去『補習』。」

「你怎麼知道?」

「柚子是從味道發現的。真由美也知道隼人在說謊。」

「你告訴媽媽了?」

隼人瞪著柚子。

「柚子什麼也沒說,真由美自己發現的。隼人身上都是菸味,任誰都知道你去的地方不是補習班。」

隼人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莫名發熱、冒汗。

「看吧,隼人為了自己『開心』,讓真由美傷心也覺得無所謂。」

隼人聽到這句話,連生氣的力氣也沒有,垮下肩膀。

沒錯,過去在學校,自己也是以取笑別人為樂。嘲笑他人的失敗,看到有人犯了不該犯的錯誤,就自以為是地批評別人、落井下石。不僅如此,即使說謊也要以自己的「享樂」為優先。這些一件一件的壞事,隼人沒少做過。自己也一樣,只要自己開心,別人的情緒怎樣都無所謂,從未考慮過「別人的心情」。

或許,隼人過去的「快樂」,都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在自己的「快樂」背後,肯定製造了很多人「不愉快的回憶」,就像現在的自己這樣……。

「你是說我心裡沒有愛嗎?」

「這也沒辦法,因為愛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透過人生經驗學會的東西。現在隼人才正要開始學習。柚子就是為了幫助你,才被創造出來的機器人。」

隼人想起留下柚子去美國的幸一郎。

明明他才離開沒幾天,卻覺得最後一次見到他,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不要只想到自己,就不會傷害別人了嗎?」

「也可以這麼說,但只要了解愛是什麼,自然就不會『只想到自己』。」

「這樣啊。可是就算知道愛是什麼,欺負我的人,也不會從此消失。」

「是不會馬上消失。雖然要花一點時間,可是隼人一旦了解愛是什麼,你身邊想要傷害你的人,自然就會逐漸減少。要是不懂愛的話,那種人只會愈來愈多。」

隼人嘆息。

「唉,逐漸減少嗎?」

隼人看了看月曆。

「算了,只要再忍耐三天……。」

沒錯,只要再忍耐三天,勉強自己去上學,就開始放暑假了。

可是總覺得那三天,將會有如置身地獄般難以忍受。

本文節錄自:《我在你身邊》一書,喜多川泰著,緋華璃譯,三民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