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的道德雞蛋〉

看見格子籠裡的困境,一群年輕人讓母雞更「自由」

文 / 一流人      2019-05-03

看見格子籠裡的困境,一群年輕人讓母雞更「自由」

圖片來源:pexels



編按:

本文摘自真實世界的倫理課:82個影響你一生的思考練習》一書,彼得.辛格(Peter Singer)著。

彼得.辛格被稱為現代動物權益運動之父,2005年,《時代》雜誌指名辛格為世界最具影響力的百人之一,有名的作品是關於動物待遇的倫理學、對生物倫理中生命神聖教條的爭議性批評,以及富足者有義務援助極度貧窮者的文章。

以下為摘文:

四十年前,我跟幾個同學站在繁忙的牛津街頭發傳單,抗議使用層架式格子鐵籠養雞。接下傳單的人大都不知道,他們吃的雞蛋來自關在小到連一隻鳥都無法完全伸展與振翅的籠中母雞,而每籠通常關四隻。那些母雞永遠無法自由地走動,或在窩裡下蛋。

很多人為我們的年輕理想鼓掌,但是告訴我們別指望能改變一個重大產業。他們錯了。

二○一二年的第一天,不只美國,也包括歐盟全體二十七國,開始禁止將母雞關在這種籠子裡。雞隻還是可以關籠,但必須有更多空間,而且籠內必須有巢箱與磨爪柱。上個月,英國雞類福祉基金會的人員提供新家給一隻名叫「自由」的母雞。他們表示,牠是英國最後一批仍住在我們反對的籠子裡的母雞之一。

一九七○年代初期,現代動物解放運動起步時,沒有任何主流組織出面反對格子鐵籠。所有動物保護組織的鼻祖—皇家虐待動物防治學會早已失去往年的激進立場,專注在虐待個案,無力挑戰農場上或實驗室裡虐待動物的固有方式。靠一九七○年代新興動保激進派的一致協力,才動搖了皇家學會默許格子鐵籠與其他密集壓榨動物方式的態度。

最後,新一波動保運動成功影響了更廣泛的群眾。消費者購買放養母雞下的雞蛋作為回應。某些連鎖超市甚至不再採購籠雞下的雞蛋。

在英國與某些歐陸國家,動物福祉成為政治重點,對國會議員的壓力愈來愈大。歐盟設立了一個科學委員會調查農場的動物福祉問題,該委員會建議禁止格子鐵籠,以及其他對豬隻及小牛狹隘監禁的方式。最後歐盟終於在一九九九年採行格子鐵籠的禁令,但為了確保生產者能有充分時間汰換已投資的設備,正式實施延後到二○一二年一月一日。

幸好,英國雞蛋產業接受這個狀況,研發了較不殘酷的養雞新方法。然而,不是所有國家都準備好了,估計高達八千萬隻雞可能仍關在非法格子籠裡。但至少原本會在標準格子籠過著悲慘生活的三億隻雞,現在狀況改善多了,而且歐盟官僚遭受極大的壓力,四處執行禁令,已經遵從新規定的蛋商也會施壓。

格子籠被禁之後,歐洲確立了動物福祉的世界領袖地位,這也反映在限制化妝品使用動物測試的禁令。為什麼歐洲在動物福祉上,遙遙領先其他國家呢?

在美國,沒有聯邦法律規定蛋商該怎麼養雞。但是,當這個議題在二○○八年交到加州選民手上時,他們壓倒性支持一項提案,要求所有農場動物都有完全伸展四肢的空間,在籠裡轉身不會碰到其他動物或籠壁。這暗示或許問題不在美國公民的態度,而是在聯邦層級;美國政治體制允許有大量獻金的各產業擁有過多權力去違反大多數民眾的意願。

中國跟美國一樣,用籠子養了最大數量的母雞,而動物福祉運動才剛開始萌芽。為了幾十億隻農場動物的福祉,我們希望動物福祉運動能快速成長並成功。

今年年初是慶祝動物福祉有重大進展的時刻,對歐洲而言,我們往更文明、更人道的社會又邁進了一步,表現出對所有可能受苦難的生命的關注。這也是慶祝民主效能與道德觀念力量的機會。

據報導,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說過:「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群有創見又投入的公民能夠改變世界。其實,向來都是如此。」後段話或許不盡正確,但是前段話肯定沒錯。歐洲的格子籠終結比起阿拉伯之春沒那麼戲劇性,但是就像民眾起義那樣,一切都始於一小群有創見又投入的人。

─摘自「評論彙編」,二○一二年一月十七日

本文節錄自:《真實世界的倫理課:82個影響你一生的思考練習》一書,彼得.辛格著,李建興譯,大塊文化出版。

關鍵字: 社會關懷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