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12月號

台灣筆記型電腦居世界第一

文 / 方雅惠        1999-12-01

台灣筆記型電腦居世界第一


由代工堆砌的世紀末華麗  根據資策會資訊市場情報中心統計, 今年上半年台灣筆記型電腦出貨量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六四‧一%, 預計全球占有率將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一大產國。 當國際大廠代工訂單陸續湧入, 台灣在國際分工市場中的代工角色也愈形舉足輕重。 目前仁寶、宏?、華宇及廣達都積極湧入通訊產業, 試圖提出整合性的解決方案, 或許這個解決方案正是筆記型電腦下個世紀的出路。

一九九九年 ,台灣高科技產業由筆記型電腦廠商擔綱,上演一場「世紀末的華麗」。

根據資策會資訊市場情報中心統計,今年上半年台灣筆記型電腦出貨量達四百零九萬七千台,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六四‧一%,預計全年出貨量可達到八百七十二萬五千台,全球占有率將達四八%,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一大產國。自九○年代初期迄今,台灣筆記型電腦每年以平均五四%的成長率高速成長(見表一)。

不僅成長最快、最高,筆記型電腦也是台灣獲利最高的資訊硬體產業。台灣同樣名列全球第一的監視器、主機板,平均僅有三至五%的毛利率,無一可與筆記型電腦平均毛利率均高於一○%的獲利能力匹敵。

在國際品牌大廠紛紛釋出代工訂單的風潮中,占有全球近二○%市場的全球第一大廠東芝,終於在台灣廠商的引頸期盼中,釋出代工訂單給台灣的仁寶電腦。

台灣筆記型電腦OEM、ODM(代工生產、設計代工)高達八七%,繼東芝在台代工之後,全球排名前十大品牌的筆記型電腦均已在台灣生產,足資證明台灣不只擁有全球最大的產量,品質也獲得國際品牌大廠的肯定(見表二)。

就台灣所有資訊硬體產值排名來看,筆記型電腦也於九八年以新台幣八十四億的產值超越顯示器的七十六億成為第一大資訊硬體產品。

團結不一定力量大

雖然同樣是今年的明星產業,相較於光碟產業三年就做到世界第一,台灣筆記型電腦走得並不輕鬆,足足已有十多年的歷史。全球筆記型電腦可回溯至八○年代初期的膝上型電腦,而台灣早期則有藍天、群光及昌磊,約於八○年代中期開始進入市場,今日排名前五大的廣達、宏?、英業達及仁寶則於九○年代初期加入陣營。

根據IDC及資策會推估,世界前十大筆記型電腦今年上半年排名為東芝、IBM、康柏、戴爾、恩益禧、富士通、新力、宏?、Gateway及夏普,由表二可以看出除新進榜的新力外,均對台灣前十大筆記型電腦下單代工。

今日台灣前五大筆記型電腦廠的風光無人不知,但筆記型電腦十年前也曾橫遭困厄,雖然造成不小的挫折,卻有助於日後筆記型電腦產業導入正途。

一九九○年五月,由工研院電子所主導的一項經濟部科技專案計畫,在不到五個月的時間內,號召了包括台灣區電工器材工業同業公會等四十七家廠商組成筆記型電腦聯盟,以聯合開發的模式進軍筆記型電腦開發,聲勢極為浩大。

不料雷聲大、雨點小,不到一年,聯盟便敗象百出。經濟部技術處副處長葛之剛表示,當時聯盟原意在於集體創作,聯盟廠商只要花兩、三百萬就可以取得筆記型電腦的原型設計,聯盟並期望藉由集體採購降低生產成本,「但當時沒考慮到此舉也扼殺了個別廠商自行研發的意願,」葛之剛點出聯盟的盲點。

葛之剛說,由於忽略生產組裝可能發生的問題,以致集體的設計構想搬到個別廠商生產線上時,發生設計與製程無法銜接的狀況,良率很低。

不到一年時間,加盟廠商中僅剩三家繼續生產,少數觀望,有半數則退出聯盟。此外,聯盟的成員背景龐雜,不純然是電腦廠商,有零組件廠、加工廠,甚至有貿易商,「起初各家廠商是為了有利可圖才加入聯盟,但研發能力不足,以致無以為繼,」葛之剛分析。

「事後檢討起來,此次聯盟被認為是一個失敗的經驗,」葛之剛說。

今昔對照之下果然發現,當時雖有近五十家廠商一窩蜂地投入,今日仍立足於產業中的成功典範,卻幾乎都不是聯盟成員。

今日前五大廠中的廣達、英業達及仁寶,都是對當時聯盟的大張旗鼓充耳不聞,堅守技術本位、自行研發的一群。

但葛之剛認為,聯盟的失敗仍有其價值,至少提供了一個發展模式汰換的參考。「好的研發能力最重要,」他認為這是聯盟失敗最大的啟示。

資策會資訊市場情報中心專案經理趙建宏也認為,台灣筆記型電腦之所以成功,「政府干預少、環境開放競爭及市場機制運作正常」是很重要的因素。

實力培養前置期

拋開政府扶持的手,台灣筆記型電腦產業如何在市場競爭中創造優勢?葛之剛略為誇張地形容「先打爛價格,國際品牌大廠無利可圖,只好將代工訂單釋出給台灣」。

葛之剛解釋,台灣首先以價格的優勢為切入點,進而累積技術、提升品質,同時搭配周邊零組件廠的建構,再將設計、製造到交貨整個流程壓縮到極短的時間,慢慢地便培養承接國際大廠訂單的競爭力,發展模式其實和電腦產業很相似,「最後的結果是水到渠成。」

所謂價格優勢,除了降低成本的能力,也包括許多台灣廠商將帳期放得很長,不過葛之剛表示,雖然放帳能力給與客戶及經銷商很大的空間,但也有很多台灣廠商因而周轉不靈,反而為害自身。

台灣高科技產業一直以製造彈性及交貨迅速著稱,葛之剛認為,除了台灣廠商在設計及製程上的專精,外包體系的完整也是主因。

「下包廠是訂單的蓄水池,」葛之剛分析,由於台灣有許許多多的小廠可以在訂單暴增時一起吸收產能,有助於大廠產能的穩定。

台灣筆記型電腦的競爭力在中、小型客戶訂單中點點滴滴建立起來。一九九四年,康柏來台尋找代工廠,開啟台灣成為全球筆記型電腦代工重鎮的契機。中信投信科技投資部基金經理彭哲瑄認為,由於康柏是全球個人電腦第一大廠,將代工外包給台灣廠商具有一定指標意義,也因而產生其他大廠釋放訂單至台灣的跟進效應。

英業達抓住時機與康柏合作開發高階的Pentium多媒體筆記型電腦,不到一年時間,就有產品上市。由於爭取到康柏大筆訂單,英業達九六年的業績竄升,並以整合過去製造計算機、電子字典的技術,成為康柏在亞洲重要的筆記型電腦代工伙伴。

台灣筆記型電腦廠與國際大廠的合作模式主要可分為多客戶及單一客戶兩種,名列台灣第三大、第五大的英業達、華宇都專為康柏電腦代工就是屬於單一客戶的伙伴關係,至於廣達與戴爾、蘋果電腦及西門子的代工關係,即屬於多品牌代工策略。

此後國際大廠代工訂單陸續擁入台灣,諸如英業達與康柏這樣的合作關係不勝枚舉,台灣在國際分工市場中的代工角色愈形舉足輕重,以致究竟是國際大廠釋出訂單幫助台灣站上世界舞台,還是台灣成為全球筆記型電腦市場蓬勃發展的幕後推手,成為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做代工要選對客戶

可以肯定的是,九六、九七年是台灣筆記型電腦開始大鳴大放的關鍵年。由於低價電腦風潮,國際大廠在利潤考量之下,為求降低成本開始釋出代工訂單,而苦練內功多年的台灣便適時成為接單對象。

仁寶電腦總經理陳瑞聰表示,在這兩年中,COMPAQ(康柏電腦)、戴爾、DIGITAL(迪吉多電腦)確定轉移訂單至台灣,台灣幾家筆記型電腦大廠開始真正穩定發展,並與國際大廠共同塑造一個快速成長的環境。

台灣筆記型電腦至今仍有高達八七%為代工生產,因此接獲國際大廠的訂單無疑是躍升一線廠商的認證。陳瑞聰說,「做代工最重要是選對客戶,只要客戶方向對,你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全力配合。」

由於接獲大量訂單,台灣筆記型電腦廠因而紛紛躍過經濟規模門檻,在市場機制運作洗牌之後,「大者恆大」「門當戶對」(指國際大廠找尋台灣同樣排名前幾大的廠商代工)的局勢便大致底定了。

跨過經濟規模門檻,同時也加速跨過技術門檻。倫飛電腦總經理鄒恆強表示,三年前台灣筆記型電腦廠一個月若能有兩、三萬台的產量就已經不得了,現在一個月十萬台、二十萬台也沒有問題。

此外,由於台灣筆記型電腦大廠進行垂直整合或策略性投資,也促使整個產業結構趨於完整,以往台灣筆記型電腦產業對關鍵零組件掌握度不足的情況因而改善。

以占筆記型電腦成本五成以上的TFT LCD Panel(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面板)為例,九五年全球TFT LCD產值二十六億美元,九六年三十六億美元,成長約三六%,而台灣筆記型電腦對液晶顯示器的需求成長,卻超過市場供給成長率,故以往眾筆記型電腦廠常必須「搶貨」。

但自九七年底至九八年初,台灣已有中華映管、奇晶光電、達?、瀚宇彩晶、聯友光電等多家大廠計畫生產LCD面板,預計二○○○年,各廠便陸續量產,廣達轉投資的廣輝也於今年九月十九日動土。陳瑞聰認為,台灣過去比日本差的就是在零組件的掌控度上,但現在他感覺台灣筆記型電腦產業慢慢建構完整了。

利潤下降的隱憂

九八年,曾經為台灣筆記型電腦成長帶來強大推進力的國際大廠,卻因自身面臨利潤縮減的壓力,而必須轉嫁許多壓力給台灣代工廠商。

以康柏電腦為例,去年六月底進行的組織重整除了裁員、關廠、確定高層人士布局之外,影響台灣的便是其大量的外包及調整全球生產基地功能的動作。

康柏產能大舉外包,除了為台灣代工廠帶來業績,也帶來布建全球運籌生產的要求。譬如落實BTO(接單生產),將接單到出貨時間縮短至五天以內,考驗代工廠的資金操作、海外據點管理等能力。

鄒恆強觀察,各國際大廠去年毛利率相較前年下降幅度達四○%。他認為,由於技術門檻及毛利降低,「筆記型電腦最絢爛的時期已經過了,」他更預期明年毛利率還會較今年滑落二○%至三○%。

由於利潤壓縮,國際大廠開始收回物料採購權,鄒恆強表示,以往台灣廠商有八○%利潤來自物料採購,大廠介入將造成台灣廠商失去報價空間,影響甚鉅。此外,代工費也從三年前的一百三十美元,跌到今年的六、七十美元,遠比筆記型電腦價格滑落的速度快。「很多筆記型電腦廠老闆睡得並不好,」鄒恆強說。

資策會統計,今年上半年筆記型電腦產量雖有高達六成的成長,產值卻只成長了二三‧三%,足見台灣筆記型電腦大廠在成為全球第一大生產基地同時,卻也必須面臨利潤下降的難題(見表三)。

另一方面,網路也帶來嚴苛的挑戰。經濟部次長尹啟銘表示,電子商務時代的來臨,將使台灣筆記型電腦產業從過去強調生產能力,進入挑戰交貨能力的新環境,「過去拚價格,現在拚速度。」

「九七%的訂單,三天內交貨」將是努力的目標,尹啟銘引用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的話:「從Just In Time(零存貨)到 〝0〞 Lead Time(沒有接單到交貨這段前置時間的生產)。」

對於台灣代工角色,尹啟銘認為應該視為國際分工自然演變的結果,他並說,「做OEM(代工生產),也可以做到讓對方是百分之百依靠你。」掌握多品牌客戶,並掌握客戶六○%到七○%的訂單,就可以同時分散風險並與客戶共存共榮。

但同時網路也帶來新的商機。目前政府已開始建構康柏、IBM及戴爾等國際大廠與台灣系統廠商之間的供應鏈管理,希望能透過電子商務發展,快速反映客戶需求及產品開發的能力,使台灣代工能力的價值面能再向上伸展。

而開發整合網路的新類型產品也是重要課題。宏?電腦資深副總賴泰岳認為,筆記型電腦下一個世代的新產品要往Portable Internet Appliance(可攜式網路設備)發展。

另一個方向則是結合通訊的行動完整解決方案。陳瑞聰認為,筆記型電腦下一個世代的產品將是軟體、網路、無線通訊的整合。

目前仁寶、宏?、華宇及廣達都積極進入通訊產業,以筆記型電腦處理資料的基礎結合通訊,試圖提出整合性的解決方案,這個解決方案或許正是筆記型電腦下個世紀的出路,答案是什麼?令人期待。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