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記著他高興地把我抱起來的那一幕…

〈燈下〉:祖父照亮了他的人生,我們也能成為他人的燈?

文 / 一流人      2019-04-18

〈燈下〉:祖父照亮了他的人生,我們也能成為他人的燈?

圖片來源:pxhere



這時候,這個小城靜寂得像一座荒墳:我房內只有一盞豆大的燈,溫暖著我,燃燒著微弱的光明。

我望著燈,沉思起來了。我的記憶是遼遠的,雖然古舊卻沒有一點兒褪色。人雖說不能沉澱在記憶裡過日子,但有時候,記憶是那麼溫暖,給我們一些勇氣和鼓舞。

今夜在微弱的燈下,我思念著我的祖父。這位老人是那麼慈祥,就像燈一般;而且他的生命與燈聯繫著,每次在燈下,我便不斷把他思念。

我誕生在兵荒馬亂的時代,到和平時,才只是一個五歲的孩子,這一年隨著戰爭的結束,我們才有一個安定的住所,那當子,整個家庭瀰漫著歡樂的氣氛,喜氣洋洋的在迎接新的日子的到來。

可是,我卻是寂寞的,我沒有小友伴,而父母親又不准我到外邊玩,所以整日只有待在家裡。每天早上,望著比我大兩歲的姐姐,揹著書包高高興興到學堂去,我是多麼羨慕而又悲傷呀!

後來,為了戰爭而還住在鄉下的祖父終於搬回到家裡了。這個消息,起先我沒有什麼高興:因為祖父與我是陌生的,而且生命使我成了一個文靜的孩子,害怕與生人見面。

祖父終於搬來了。那是一個晴天的早上,我從床上醒過來時,意外發覺家裡多了一位五十餘歲的老人:高高的個子,很瘦,皺紋滿布的臉露著慈祥的微笑。我很詫異:我知道,父親沒有一個這麼老的朋友,王叔叔和其他的叔叔都是很年輕的。這時,母親剛從廚房裡匆忙出來,看見了便拉我的手,命令我向老人請安:「乖孩子,快叫一聲,祖父!」

原來他就是我的祖父,在我生命裡占一個重要位置的老人。

之後,我再也不會寂寞了。祖父是那麼疼愛我,他給我說了很多的故事,逗我快樂。他的故事是很動聽的,那些忠心赤膽的英雄,那些英勇善戰的將士,縈迴在我小小的腦子裡。後來我才知道,這些故事是從舊小說中摘取下來的。我的祖父是一個飽讀詩書的人呀!

所以,我常常在聽他讀詩,雖然我不了解,看見祖父神氣活現的樣子,真使我笑了起來。有一天,他給我唸一首詩(後來我才知道是〈正氣歌〉),我卻一點兒都不懂,只有鴨子聽雷一樣的莫名其妙。接著,他又說了詩作者的故事;他說得很激動,弄得口沫橫飛,並且彷彿有很多的感慨!

「祖父,你說文天祥為什麼不投降呢?」我好奇地問。

「這怎麼可以呢,忠臣不事二主,文天祥是一位忠臣,他有的是滿腔熱血和正氣,捨死也要盡忠報國的。」他握著我的手:「你還小,或者你不會明白這個道理的。不過,有一點可要牢牢記得, 將來你長大後,要做好人,千萬不可做一個壞人!」

他問我,要不要做好人呢?我點點頭,他高興地把我抱了起來。這情景,至今我還記得清楚, 好像是昨日的情景似的。

我六歲那年,還沒有到學校去念書,父親總說我年紀小,怕有發生意外的事情。所以每天晚上,在靜穆的燈下,祖父便親自教我認識字。這段時間,使到我今天更清楚認識祖父的忠直,造成我愛深憎也深的性格。

每晚認識字的時間是很短促的,一個晚上我只認識幾個新字罷了。祖父卻不以為意,他總說, 慢慢來嘛,基礎先得鞏固。

但,認識字後,我們祖孫倆還在燈下閒坐著。這時祖父便讀著一天的報紙,當他讀完一段新聞便轉向我說,於是他常常在我面前罵一些人,也讚揚一些人!

日子久了,我便受了深深的影響,到今天我也是憎恨著一些人,敬慕著一些人。

祖父死在我十歲的那年。他的死我是曾經有過很大的痛苦的。他是一個懷才不遇的人,一生是平靜和忠直的!

我,在今天社會上做一個正直的人,是受了他的指導和啟發的!

現在每逢點起燈,我便思念起祖父。在我的心裡,祖父是一盞燈,給我照出了應走的路。

在黑暗裡,一盞燈便帶來了光明:這一線光明,是如何寶貴呀!

不只祖父是燈,還有很多很多的人是很多盞燈,世界是再也不會黑暗了,今夜在燈下,我這麼想。

 六○年十一月

作者簡介  憂草(1940-2011),原名佘榮坤,祖籍廣東普寧,出生於馬來西亞威省大山腳。曾先後擔任檳城《光華日報》新聞編輯主任、《大眾報》總編輯、《華商報》總編輯、《民生報》總編輯等。著有詩集《我的短歌》、《五月的星光下》(與蕭艾合著),散文集《風雨中的太平》、《鄉土.愛情.歌》、《大樹魂》

本文摘自:《華文文學百年選》,編者陳大為、 鍾怡雯,九歌出版。

關鍵字: 生活閱讀心靈成長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