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寵的醜妾〉

傅佩榮談《莊子》: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美醜真的那麼重要?

文 / 一流人      2019-04-15

傅佩榮談《莊子》: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美醜真的那麼重要?

圖片來源:pexels



老莊怎麼說?

人類社會對於美醜的判斷,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標準,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審美習慣,不同的心態也會產生較大的差異。可以肯定的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是在莊子的預言故事中,為什麼旅店的老闆對醜陋的小妾疼愛有加,卻對漂亮的小妾不理不睬呢?

關於美醜,莊子又說了一個故事,其背景當然未必適合現代社會:有個人寄宿旅館,發現旅館的老闆有兩個小妾,一個很漂亮,一個很醜。大家都很好奇,因為老闆對長得美的不理不睬,反而對長得醜的疼愛有加。

旅人問老闆,為何對她們的態度完全不同,旅館老闆回答:「長得美的以為自己美,我不認為她美,但長得醜的以為自己醜,我不認為她醜。」(註一)

這句話很有意思,一個人以為自己長得美,難免就會有驕氣而顯得高傲。相反的,一個人以為自己長得醜,就會比較謙虛,比較溫柔。

人和人相處久了,不是看外表,而是要看個性,個性是溫和還是傲慢,差別很大。長得再好看,天天相處之後,就是那麼一張臉。因此,人的心態很重要,如果心態不正確,自以為美,對人顯示出驕傲的神態,別人恐怕也只能從外表把你當作花瓶來欣賞,卻不願意與你親密交往。所以很多男性在選擇朋友時,寧可考慮女性是否溫柔,至於美醜,只要不太離譜,也都願意接受。

美醜除了與時代、社會差異有關,其實還有一點值得注意:有距離才有美感,保持距離就容易欣賞。

《莊子.逍遙遊》一開始就連續用三個故事講一條大魚(鯤)變成大鳥(鵬),然後大鵬鳥飛到九萬里之上。莊子說,從地面上看天空,蒼蒼茫茫,真是漂亮,但那是天空真正的顏色嗎?還是因為距離太遠,看不清楚的結果?同樣的,從天空看地面也是如此。(註二)

一般人只覺得天空很美,卻忽略了距離所產生的美感。太空人登陸月球之後,不禁讚歎地球真美,但我們在地球上沒什麼感覺,因為人太多了,有各種壓力。而太空人在四周的星球中,發現只有地球是彩色的,因為有青山、河流、雪山、沙漠、森林等,所以讚歎地球真美!

法國有位社會學家強調,人的創意與人口密度有關,每平方公里三十人是最佳狀態。因此,人若走好久才能看到一個同類,自然會感到親切,也更容易與人保持距離,比較能有創意性的思考。這說明了有距離才有美感。

很多人喜歡到歐洲旅行,非常欣賞中世紀後期的古堡,彷彿自己身在電影與小說中。我曾到過比利時附近的一個小鎮,整個鎮就是一個城堡。我們羡慕當地人能住在這麼美好的地方,他們卻不覺得美,因為他們從小就在那兒長大,對他們而言,那兒與我們的住家沒有差別。

遊客到一個景點之所以覺得很美,是因為沒有利用的心態,如果住在當地,就必須知道郵局在哪裡、洗衣店在哪裡等,一想到這些,距離沒了,美感也就立刻消失了。這也是很有趣的現象。

註一:陽子之宋,宿於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惡。惡者貴而美者賤。陽子問其故,逆旅小子對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惡者自惡,吾不知其惡也。」陽子曰:「弟子記之,行賢而去自賢之行,安往而不愛哉!」(《莊子.山木》) 

註二:《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莊子.逍遙遊》)

本文節錄自:無用的日子讀老莊一書,傅佩榮著,九歌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