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最糟糕的時刻可能是最幸運的時刻?

眼光放長遠一點!厄運也許會成為幸運的契機

文 / 一流人      2019-04-11

眼光放長遠一點!厄運也許會成為幸運的契機

圖片來源:pixabay



用更寬廣的眼光……想像積極的結果……

把厄運視為幸運的契機……笑一笑……

與巴納比討論了激勵人心的幸運之道後,又有一個問題開始困擾我。我們都會遇到隨機發生的壞事。你可以看到可能性然後抓住機會;你可以努力工作,以熱情和樂觀往前邁進;你可以展現不尋常的才華,甚至走不同於一般的路線。但是當你遇到疾病發作、發生悲慘事故,或不知從何處冒出的瘋狂殺手大屠殺(在美國經常發生)時,你可能被這個你無法控制的力量擊垮。

巴納比同意我的看法,但一如往常,他有略微不同的觀點。「有時你需要有更寬廣的眼光來認識什麼是幸運或厄運。」他說。那個星期,他才在「運氣實驗室」和天文物理學家皮爾特.哈特(Piet Hut)談過話,哈特告訴他,你可以嘗試走出自己,用更寬廣的眼光看眼前的情況,從糟糕的時刻來創造好運。巴納比將它比喻為獨自一個人走在森林中,四周是茂密的樹林,你看不到任何東西,你可能會覺得很可怕。「但假如你可以退一步,從上面看到底下更大的景觀,你會有不一樣的感覺。你可以看到你來自哪裡,以及你有許多方向可走。你不會有被困在那個地方和被遺棄的感覺。看到更多會給你更大的控制感。」

你不可能真的離開你的身體,但你可以試著想像未來可能的積極結果。或者,至少知道,即便你「無法」想像它們,它們都可能存在。今天看起來很糟的運氣,明天也許就好轉了。

這讓我想起1988年的一部電影《雙面情人》(Sliding Doors),片中葛妮絲.派特蘿飾演一個名叫海倫的英國女子。一天早上她被她的公關公司解雇後衝回家。到了地鐵月台,車門剛好在她面前關上。下一班車又誤點(運氣更糟),她只好離開地鐵站去招計程車,偏偏又在外面被搶(更不幸了),頭上被劃一刀,她又趕往醫院就醫。

不是幸運的一天,對吧?你也許會說有可能出錯的都發生了,但這時候電影又倒回去,敘述這一天的另一個可能性。在這個情節中,海倫抵達時,地鐵車門仍開著,海倫上車。這次運氣好多了!只不過她回到她的公寓時,卻發現她的同居男友和另一名女子在床上。

在接下來的影片中,兩種情況同時進行。在浪漫的情節底下暗藏著更大的信息:我們永遠不知道生命中會發生什麼。好運可能變成厄運,反之亦然。發現你的男友不忠可能是個厄運,但假如它使你認識一個比他更好、更善良,且不那麼薄情寡義的人呢?或者,遇到一個更悲慘的、無法預見的結局?

我們永遠無法預測事情的演變,如果平行的宇宙真的存在,我們也無從進入。因此你能做的是接受眼前遭遇的事件,然後試著將它從厄運轉成好運。

猶記得當年我主編一本大型雜誌時,一天早上我打電話給作家李.查德(Lee Child),問他是否願意為我寫一篇封面報導。我欣賞李.查德充滿活力的筆觸和他筆下名揚世界的小說英雄人物傑克.李奇。我想由他來訪問(當時)以桀驁不馴聞名的演員勞勃.狄尼洛再適合不過。李.查德答應了,幾天後,我接到他的報告。

「我剛訪問完,我和勞勃談得很愉快。」他用他濃厚的英國腔說,「這是一次極好的訪問,一定會寫出很棒的故事。」

我微笑。很少有記者能夠跟勞勃.狄尼洛度過愉快的時光——而且好到能親暱地叫他的暱稱,鮑伯。

「你太神了!」我說。

「你派傑克.李奇出任務,他一定使命必達。」李.查德回答。

我哈哈大笑。後來我們再聊時,我發現李.查德果真和他的小說主人翁一樣意志堅決。他是在被一家他已服務13年的英國電視公司解雇之後才成為作家的。他原以為他會永遠在那個地方上班,但新的管理階層上任──他簡直不敢相信他會有這麼糟的厄運。他有房屋貸款、汽車貸款、一個女兒,銀行裡只有夠幾個月生活的存款。他很憤怒、很沮喪,有被背叛的感覺,但他將這些情緒轉化為尋找下一個運氣的機會。

本文節錄自:《幸運的科學:為什麼有些人的運氣總是特別好?普林斯敦高等研究院「運氣實驗室」為你解開「幸運」的秘密》一書,珍妮絲‧卡普蘭,巴納比‧馬殊著,林靜華譯,平安文化出版。

關鍵字: 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