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遶境教會我的事】心中的那一把尺

無論付出遭受什麼樣的對待,但求問心無愧

文 / 一流人      2019-04-02

無論付出遭受什麼樣的對待,但求問心無愧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助人到底是不是快樂之本,這問題多年來一直在我心中徘徊不定。

坐在虎尾帥興宮外,幾個大叔在廟埕前,天南地北的聊著誰從哪裡來、誰走了多少年之類的話題。從吳厝出來後到這裡,需要走一段滿長的路,所以往往我們到這邊,時間大約是清晨五點多快要六點,天空蒙著一層薄霧,等著旭日東昇。

因為走一整晚沒睡,因此很多人在這個時間點會昏昏沉沉格外愛睏,而我就是這樣的角色,所以每年走到帥興宮我總是搖頭晃腦的哈欠連連,老爸有時候會找人聊聊天,有時候我們乾脆找個地方躲起來睡一、兩個小時再上路。

二○一八年初春向晚的四月,是我第六年全程徒步遶境,我跟樂爸坐在帥興宮的庭院,身旁有人靠著金爐打盹,有人枕著背包睡覺。

遠遠一名面色痛苦的大叔,一拐一拐地走進帥興宮,他一走進來就把背包往地上一扔,直接拉了椅子坐下,並且開始除去自己的鞋襪。因為動作有點大,一下子就引來許多人的側目。

不看還好,一看才發現這大叔的腳掌上水泡大大小小,泡裡有泡,有的甚至已經凝結成血泡。他都不用說,我們就知道他這一路走來腳底這樣摩擦,絕對非常辛苦。

一大群人圍在他身邊,七嘴八舌的說該怎麼處理,期間也不乏有老前輩知道,可以用鋼針穿破水泡的治療方法,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動手。

最後大叔居然自己拿出一支注射用的針筒,他將針頭刺進水泡裡,然後把水泡裡的組織液給抽出來,只不過我看他那個表情,一點都沒有比較輕鬆。

我跟樂爸實在不忍繼續看下去,便找了個地方躲起來當作沒看見,繼續休息。即便我跟樂爸都為了那位大叔擔心,如果早個幾年,我們肯定會義無反顧捲起袖子,拿出我們的針線幫他處理好傷口。

但是這些年醫療法規越來越嚴謹,我們學來的民俗療法只能說是土郎中的等級,起水泡這種事,我們自己處理或者互戳都無所謂,但是要幫一個陌生人做這樣的事情,實在沒有這個勇氣。講句認真的,在醫療法規裡面這算是侵入性治療,沒有醫師執照是不能做的,所以我們也只能狠心袖手旁觀,心裡的那一把尺一次又一次的被逼到角落。

想起第一年遶境,路旁許多走了很多年的老師傅會拿出針線包為人治療水泡,往往都是大排長龍,甚至一根針治療好幾十個人。即便在衛生上面的確是不合規定,但是每個被治療完、休息過後的隨香客,從他們臉上浮現的笑容,就可以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件對的事情。

那個大叔一拐一拐地走出帥興宮,我跟樂爸只能別開臉不去看他。或許這就是媽祖婆給他的考驗,以前可以的,現在不能做了,希望大叔能夠順利走完剩下的旅程。大道朝天,路途依然漫長,能不能走完看個人造化,或許媽祖婆自有其考驗吧。

走到半路又遇到一名大漢,這男人身高與我和樂爸差不了多少,個頭魁梧一臉橫肉,但是他走路一拐一拐的,身上帥氣的牛仔褲,胳膊上凶狠的紋身,這時完全無法掩蓋他那早已無法行動的身體。我跟樂爸走在後面看他的兩條腿,左腳拖著右腳,右腳掌成九十度往外拐,一腳前進,另外一腳慢慢跟上來,痛苦表情完全不亞於剛剛帥興宮的大叔。也不知道是出於同情還是憐憫,樂爸靠上去問大漢需不需要止痛藥?

大漢毫不客氣,轉頭就對樂爸說:「我要,快給我。」

然而他的腳步沒有停,繼續拖著沉重的步伐緩緩向前。我將止痛、消炎兩種藥遞過去,樂爸一邊走一邊拿給他,男人拿到藥之後也不道謝,張開嘴巴直接就將兩顆藥丸扔進嘴裡。

樂爸趕快要拿水給他,他也不客氣一把就將水搶過去。也許是用力過猛,又或者是身體的肌肉早就不協調無法聽控制,這搶的動作使他整個人失去重心,緩緩往旁邊倒下去。

那畫面說多詭異就有多詭異,這名大漢年紀看起來頂多也就是三、四十歲左右,可是他倒下去的樣子,像極了一名八十歲老翁無法控制自己的肌肉,失去重心之後慢慢向旁邊軟倒的模樣。

大漢跌坐在路旁,指著樂爸喊說都是樂爸害他跌倒的。我趕忙走過去,跟樂爸兩個一左一右,像在拉小孩那樣,吃力地想將他從地上拉起來。我們萬萬沒想到,他的身體基本上已經是一點力氣都沒有,完全要靠我跟樂爸的力量撐起,無奈他的體重不是我們所能負荷,拉了老半天也沒能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大漢又掙扎了一下,嘴裡一邊罵著怨天尤人的話,一邊沒給樂爸什麼好臉色看,好不容易路旁一個隨香客看到,趕忙過來從後面推這名大漢的屁股,三個人再一次齊心協力,好不容易才把大漢從地上拉起來。

只見大漢又罵了幾句之後,給了我與樂爸一個白眼,然後拖著一拐一拐的身體慢慢離去。看著他的背影,我實在又好氣又好笑。

氣的是我們這樣幫他,他非但沒有一絲感激,甚至還罵了好幾句話。好笑的是,這樣一個人高馬大,看起來凶神惡煞般的人物,居然全身無力地軟倒在地上起不來,如果不是我們跟那位路過的大叔幫忙的話,他可能要在地上掙扎個幾分鐘才能自己爬起來吧。

一路上,我跟樂爸把這件事情當成笑話說著玩,如果人人都像大漢一樣,那還有誰敢幫助別人?現代疏離的社會,一大堆潛規則分隔人群,造就冷漠的表情加上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生活態度。

剛開始遶境的時候,沒能力幫助別人,幾年之後有點能力了,想幫助別人卻不時受到冷漠的對待。雖然寒了幾次的心,但是每當我看到那些痛苦的背影,總是會忍不住想再次伸出援手。

只能說幫與不幫,各自評量。有時候趕上了、看到了,能幫一把就幫,問心無愧,但求心安而已。

無論付出遭受什麼樣的對待,我學到了,心安理得。

首圖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節錄自:《與媽祖有約》一書,宴平樂著,采實文化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