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號

全台社企家數三年增七倍 關注議題更多元

企業與社企「大手牽小手」 從買產品變供應鏈伙伴

文 / 吳易翰   攝影 / 蘇義傑   2019-04-02

企業與社企「大手牽小手」 從買產品變供應鏈伙伴

透過企業CSR支持,鮮乳坊不僅進入大型連鎖通路,也成為連鎖咖啡店供應伙伴。



十年前社企興起時,多關注食農轉型,近幾年導入社會創新,出現不少新商業模式。如今有愈來愈多本土與外商企業,把支持社會企業當成自己的CSR,幫社企站穩腳步。

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出發點的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在台灣萌芽超過十年,近五年更如同燎原星火,迅速從不同領域竄出。

自從2013年政府在台北市金華街行政院長舊官邸成立第一個社企聚落,提供一站式服務後,社企經營在台灣成了顯學。如今,政府經營的社企聚落,不僅遷至空間更大的空總創意園區,更進一步升級為社會創新實驗中心。

民間對於社企的投資,也同樣熱絡。保守估計,近三年來全台社企家數至少成長七、八倍,過去頂多40多家,如今大大小小加起來,至少有300家。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正忠觀察,社會企業常給人微小感覺,但多年發展,年營收超過1億元的已愈來愈多。

例如協助酪農提供優質鮮乳的鮮乳坊,發展天然洗沐保養用品的綠藤生機、推動藥師免費送藥到府或偏鄉的iHealth政昇藥局等,都算通過市場考驗。

善用科技 帶動社會創新

黃正忠也發現,社企關注的議題愈來愈多元,甚至懂得善用科技新工具帶動「社會創新」。

他指出,十年前社會企業剛興起時,大多數以食農轉型為主題,以維護消費者或環境保護為出發點,鼓勵農友轉向友善環境的生產方式。但近年,「社會創新」導入社會企業後,已出現不少令人眼睛一亮的新商業模式。

例如「優照護」是看到許多長期在居家或社福機構的照護者需要短期喘息,卻苦無接替人選,就開發手機App平台,媒合需求者與專業照護人力,並開放線上信用卡付款。

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總經理陳一強觀察,台灣社會企業的發展,是從民間倡議,引起官方重視,與韓國是政府立法,從上而下引導民間發展社會企業,截然不同。

「出自草根,台灣社會企業發展才會充滿多元與創意,」陳一強說,每當他與韓國友人談起,對方都會提醒台灣千萬不要重蹈韓國覆轍。

如今,台灣社企的發展又出現新的浪潮,愈來愈多本土與外商企業,紛紛把支持社會企業,當成自己的社會責任CSR,以「大手牽小手」的方式,幫社會企業站穩腳步,邁向茁壯。

最常見的模式,是大宗購買社會企業的產品。更進一步的合作,則是把社會企業變成供應鏈伙伴,協助社會企業站得更穩。

如近幾年規模愈來愈大的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就以親身經驗為例,國內乳品市場的產銷供應鏈非常成熟而穩定,鮮乳坊一開始是透過群眾募資的形式創業,之後靠全家便利超商與家樂福等企業通路支持,不僅引進上架,並在行銷上宣導動物福利的觀念,協助鮮乳坊站穩腳步。

支持社企 變成企業CSR

當食安事件爆發,消費大眾對市售乳品有疑慮時,路易莎咖啡負責人為了找尋令人安心的乳源,引薦之下接觸了鮮乳坊。龔建嘉回憶,當時對方不僅親自打奶泡,比較鮮乳坊與其他大廠牌鮮乳的差異,甚至還訪視鮮乳坊合作的幸運兒牧場,了解生產環境與動物健康情形,就決定與鮮乳坊合作。即使成本較高、價格略貴,但非常受消費者歡迎。

推動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長達15年的帝亞吉歐公共事務部資深協理許鴻鵬觀察,夢想資助計畫每年都會評選出10到12位在不同領域努力的夢想實踐者,近幾年開始看到許多微型社會企業參加徵選,議題從關注環境保護到關心移工、行動不便者等弱勢,或是希望重新振興沒落的產業,可以看見台灣社會的多元發展。

例如2017年得主廖怡雅,以「種下藺草夢——延續老手路」,成立工作室以團隊模式展開苗栗苑裡的藺草產業傳承計畫,包括影像紀錄工藝師編織法、建立種子培訓計畫培育中青世代,讓有志投入藺編產業的人才成為藺草工藝師,就是夢想資助計畫贊助的社會企業之一。

許鴻鵬表示,帝亞吉歐藉由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贊助得獎者,得到的無形回饋也很多。例如帝亞吉歐的主力產品是洋酒,酒品與水資源有密切關聯,帝亞吉歐因此特別重視水資源保育,像邁入第十個年頭的「Water of Life」水資源保護活動,就是帝亞吉歐透過CSR與推動環境保育的社會企業合作。

中介平台 提供客制化輔導

當企業CSR與社會企業追求的公益性不謀而合,中介平台的建構就非常重要。

台北市產業發展局委託國際會計師事務所KPMG社會企業服務團隊,擔任輔導育成教練,依社企類別,提供客制化輔導計畫,就是為了讓「大手牽小手」能夠穩健而行的機制。

例如台灣拜耳與玩轉學校以議題式遊戲,促進孩童對「糧食公義性」與「老化與疾病治療」的理解與討論,就是「大手牽小手」的成功案例。

台灣拜耳企業溝通部處長黃庭郁說,去年10月參加KPMG社會企業服務團隊舉辦的媒合會,雙方相談甚歡,因此台灣拜耳就決定透過CSR「挺社企」的角度,與玩轉學校合作。

玩轉學校「校長」黎孔平表示,這類媒合對玩轉學校的助益甚大,因為社企組織小,缺乏商業經驗,如何穩定撐過前三年,是關鍵期。透過與台灣拜耳CSR合作,不但穩定營收,也開發出多元通路。

「玩轉學校2016成立至今,不但已損益兩平,營收來自企業CSR合作的部分更接近五成,」黎孔平充滿自信目光地說。

陳一強強調,社會企業與企業合作時,應該用專業贏得尊敬,而不是用同情心,「認為你應該對我們好一點。」

至於企業則要有耐心,用策略性的方式協助社會企業發展,甚至納入供應鏈管理,才能永續,而不僅僅是一次性採購。

關鍵字: 傳產CSR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