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號

文創IP業者〉奧汀整合行銷傳播總經理

劉翰穎帶泡泡趴「搬家」 旗津取代墾丁成為音樂重鎮

文 / 李建興   攝影 / 陳之俊   2019-03-29

劉翰穎帶泡泡趴「搬家」 旗津取代墾丁成為音樂重鎮


國內知名音樂祭IP—泡泡音樂節,在今年2月20日一宣布告別墾丁,高雄市政府就主動招手。主辦單位奧汀整合行銷傳播總經理劉翰穎受訪時道出了轉移陣地緣由,從他的告白,可以明瞭高雄在產業扶植方面,截然不同的思惟:

從今年起,在墾丁辦了五屆的「泡泡音樂節」就要正式移師到高雄旗津了。很多人都問我:「旗津的海並沒比較漂亮,為何要選高雄?」

我當然知道,但我是被高雄市政府感動的。當我一宣布要離開墾丁,隔天上午10點媒體一曝光,高雄觀光局中午12點就打電話來邀約了!

我高中、大學時就愛辦舞會,大二因為辦活動累積經驗後,成立了現在的公司—奧汀,我辦過多場縣市政府的跨年、五月天、王力宏、蕭敬騰的演唱會,及富邦、台灣大哥大、華碩、hTC……等企業的尾牙。

2012年,墾丁悠活度假村找我們辦活動。平常就愛泡澡的我,突發奇想地創出了泡泡趴,沒想到一砲而紅,才兩天就有7000多人買票進場。

2014年在墾丁福華辦的那場更是全盛時期,不但創下了兩萬人入場的紀錄,排隊的人龍,還從墾丁福華綿延到墾丁大街,門票也從第一年的每張399元,賣到最高一張1500元,

兩萬人的泡泡音樂祭能量有多大?這代表著至少有一萬個房間的住宿需求,那年光我們主辦單位,就支出了200萬住宿費,另外還有12萬套正餐(每人2天共六餐)的消費,再加上賣出去的票,商機至少上億。

然而,自2015年發生八仙塵爆後,音樂祭就被視為洪水猛獸,因此,我們當年沒辦,2016年原訂4月份開趴,請主管機關幫忙找場地,但懸而未決,直到活動前十天才被駁回,我們被迫緊急退票,那次賠了200多萬。

你會問,場地還沒過,怎麼就先賣票?那是因為一場活動動輒上萬人,加上近幾年台灣的音樂祭名揚國際,國外旅客就占了兩成,所以很多旅客都得提前買車票、機票和訂房,而我們也要同步準備設備、歌手、行銷,不可能距離兩個多月才起跑。

最重要的是,我們辦了幾年,紀錄優良,幾乎沒有違紀事件,以前都會過,沒想到,我錯了!那年反而是在廈門邀約下,我們移師到對岸舉辦。

2017年我們仍對墾丁念念不忘,主管機關卻還在八仙塵爆陰影下,仍然沒有提供合適的地方,直到2018年,好不容易申請到南灣,票房卻己出現斷崖式的崩落,只剩極盛時期的三成。

今年原也想再申請4月辦趴,又被墾管處駁回,屏東縣長潘孟安也努力協調,但我決定不玩了。

要管理而非管制 以免扼殺產業

不只我們,春吶、春浪都遭遇類似問題,我覺得很可惜,縱觀東南亞各地,台灣是音樂祭品牌的發源地,也是華人圈辦得最好的,很有實力發展成為音樂祭IP產業中心,進而輸出到國外,卻這麼被扼殺了。

我可以理解政府因八仙塵爆變得保守謹慎,但要管理而不是管制,主管機關可以好好跟業者協調出好的運作模式,而不是忙著防弊,因噎廢食。

相對而言,高雄就友善很多,除了第一時間就邀約,連同辦音樂祭需要解決的場地申請、交通運能、飯店住宿協調……他們都主動提出解決方案,甚至,觀光局也在3月底先自辦個滿月趴,等於將整個運作RUN過一遍,要將旗津當成是音樂IP的孵化基地,讓我們安心。

你說,我怎能不動心?我們初步決定7月份會在高雄重起爐灶。

就一個音樂祭IP來說,消費者要去識別、熟悉一個品牌需要很長的時間。如果我們每年都要擔心今年還能不能辦得成,怎能成氣候?以前國內的音樂祭是「北貢寮南墾丁」,但從今以後,或許改寫為「北貢寮南旗津」。

>>縣市首長上任100天,你有感了嗎?

關鍵字: 生活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