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號

義联、海霸王加碼投資 鴻海、遠雄也來了

高雄變身超強吸金機 A咖企業搶著「南漂」投資

文 / 林鳳琪   攝影 / 賴永祥   2019-03-29

高雄變身超強吸金機 A咖企業搶著「南漂」投資

圖左起為郭台銘、韓國瑜。



近三個月來,除了在地企業加碼投資,3月初,海霸王集團以約54億標下85大樓,遠雄砸21.5億買下高雄三民區土地,鴻海總裁郭台銘也宣布,將打造高雄成為全球大數據中心等,各界期盼的「發大財」,陸續增溫中。

「若非親眼目睹,我也不敢相信,才短短八個月,高雄變化竟這麼大!」

台灣青旅創辦人魏秋富他一直想去南部拓點,2018年業界傳出高雄旅館拋售潮時,在朋友牽線下,去年4月,他親自去了一趟高雄。

短短八個月 旅宿業從退場到急進場

當時高雄觀光很慘,魏秋富早有聽聞,但沒預期到的是,一出捷運,他就被當時的冷清嚇到了!「這真的是高雄最熱鬧的市中心嗎?整條中山路空蕩蕩的,一整排婚紗店,一半以上都鐵門深鎖,連40年的老字號,也撐不下去!」

之後他又繞去六合夜市,一樣感到空蕩蕩!魏秋富嚇得立刻打消投資念頭,「平日住房率跌破四成,難怪業者拋售逃命!」「沒人、沒生意,一開門營業,就只能等死。就算開價再便宜,任誰也不敢買!」

去年九合一選舉過後,魏秋富再度下高雄。這一次,他看到的不再是冷清的場景,「不騙你,真的很誇張,輕軌人多到擠不上去。」他馬上下斡旋金,沒想到,這次一半以上業者縮手不賣了,想賣的,開價也很硬。農曆年前後,又去了好幾趟,確認人潮真的來了。

圖/台灣青旅創辦人魏秋富目睹高雄轉變,決定進場經營文創旅宿。

維格餅家董事長孫國華則是另一番際遇。2015年陸客還大批來台時,他看上高雄有潛力成為台灣另一個國門,於是投資五億元,在愛河邊蓋了一棟七層樓高的觀光工廠。

未料2016年政黨輪替後,整個台灣觀光市場急凍,尤以高雄最慘,「一開門就賠錢,」孫國華說。直到韓國瑜當選市長後,孫國華感到終於有機會翻身了。不管是從香港或東南亞來台灣,高雄都是最近的,「我們很看好後續,計畫把總部搬來高雄,加開門市,」他說。

近三個月來,高雄各界引頸期盼的「發大財」—產業投資,陸續增溫中。

除了已經宣布加碼投資的在地企業, 如義联集團投資上看700億元,岡山不織布大廠南六集團、醫療集團高雄長庚外,今年3月以來,新增投資案,也已一一「現身」。

3月初,旗下擁有飯店與餐飲等事業的「海霸王」集團總裁莊榮德,十天做出加碼投資高雄的決定,除既有的前鎮「水產物流中心」80億元投資計畫,又以54.4億元標下法拍二度流標的高雄85大樓,打算加碼在故鄉高雄發展飯店與餐飲事業。

3月中,建商遠雄集團也以總價21.5億元,買下高雄三民區2155坪土地,每坪單價破百萬,刷新區域紀錄。

緊接著,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攜手韓國瑜宣布,將以軟體科學園區為基地,打造高雄成為全球大數據中心,計畫以起薪五萬招聘3000名工程師。

京城集團透露,光是去年選後到年底,京城就成交了15億元;旗下飯店H2O除夕到初六營收1100萬元破紀錄,比去年同期成長40%。

睽違15年 「商辦」需求點火

這波投資熱潮中,最值得關注的是過往鮮少在高雄出現的「商辦」。「我自己就接到一堆詢問電話,除北部上市企業、台商,甚至港商,」京城建設經理周敬恆興奮說,高雄已經15年沒有蓋新的商辦大樓了!

對於商辦需求點火,業界普遍解讀為,「產業真的要進來了!」勤業眾信南區主持會計師龔俊吉聽到消息說,高雄企業傳產多,習慣廠辦合一,這幾年,高雄又沒外商投資,「有商辦需求,可能是金融業或外商,」「很值得期待!」

追溯高雄產業發展軌跡,因具備世界級深水海港,及腹地大等條件,高雄1966年成立加工出口區後,1970年代再被定位為重工業城。半世紀來,發展出以鋼鐵、石化為主體的產業聚落,像是造船、遊艇、航太、機車、螺絲、金屬與塑化等。

高雄兩大產業,被稱為工業之母的石化業與金屬業,產值加總逼近二兆元,占高雄產業總值4.4兆的45%。其中,不乏居世界重要地位,包括香港、歐洲不少機場外牆的金屬扣件與螺絲,就是出自高雄的「世鎧精密」。

除了工業,高雄醫療軟實力也聞名亞洲。像是有「大馬球王」之稱的大馬羽球國手李宗偉,驚傳罹患鼻咽癌來台治療,高雄長庚是醫療團隊之一。

然而麻煩的是,過去20年來,高雄產業轉型,試圖去重工業後,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城市定位。而「城市定位,是一個城市發展,最重要也最關鍵,」成功大學都市計劃系副教授趙子元指出。

對此,被賦予招商引資重任的高雄市副市長葉匡時,感受最深刻。曾在中山大學任教20餘年,當過企管系主任,不少高雄企業家都曾是他的門生,像是舊振南董事長李雄慶等人。

葉匡時表示,高雄長期被定位為重工業之城,發展出石化、鋼鐵等產業,其中,又以國營事業為主。因此,相較於六都多中小企業自己創業,或金融、稅務、法律等高端服務業,高雄市民大多是受薪階級,或經營攤販、小吃等業者。

但近20年來,產業紛紛轉型與外移後,沒有新的就業機會,年輕人也就跟著出走了,連帶造成高雄平均家庭可支配所得僅約85萬元,六都中倒數第二名,落入「又老又窮」的惡性循環。

「高雄,失落了20年!」目睹高雄由興而衰的業者無奈地說。

高雄亟需重新定位 優化產業環境

葉匡時因此認為,高雄要翻轉,一定要重新定位,不只是台灣的高雄,還要做世界的高雄。

就地理位置來看,高雄居東亞中間樞紐,且海空港兼備,不管是物流中心、海空港轉運等,都有絕佳優勢。但葉匡時指出,過去高雄市對高雄港的規劃,有點「殺雞取卵」,像是駁二、南星計畫,都弱化高雄的海運服務。

而且高雄不只有傳產,還有高科技產業。像是半導體封測全球龍頭日月光,總部就在高雄,光自家工廠員工就有2.5萬人,還不含周邊上下游產業。又如華邦電也已決定斥資3350億在高雄設廠,也是高雄的優勢。

未來如何擬訂新的城市產業定位、優化產業環境,築巢引鳳,考驗著韓市府。

>>縣市首長上任100天,你有感了嗎?

關鍵字: 時事傳產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