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號

市長專訪〉暢談願景 力推政策接軌民意

韓國瑜:上任兩個多月來,感覺好像過了20年

文 / 李建興   攝影 / 陳之俊   2019-03-29

韓國瑜:上任兩個多月來,感覺好像過了20年


高雄市長韓國瑜所帶起的韓流風,從選舉至今,持續襲捲,令人好奇,選舉已結束,為何韓流還沒退燒?《遠見》專訪韓國瑜,了解他的城市治理學。

一問起上任兩、三個月來的心得,他直呼:「好像過了20年!」

而除了努力達成眾人熟悉的競選口號:「人進得來、貨出得去」,進入市府後,韓國瑜也在「簡政便民」下了不少功夫。他不斷告誡公務員,如果連他一個過客都這麼拚了,多數世居高雄的公務員,怎能不為高雄好好做事?以下為採訪精華: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可以談談上任至今兩個多月(訪問當日,為韓國瑜上任第73天)的感想嗎?

韓國瑜答(以下簡稱答):這兩個多月來,我感覺好像過了20年了,不是指度日如年,主要是我自己的勞累程度,還有大家的關注度、被討論度,讓我覺得好像做了好久。

我發覺,不光是台澎金馬,還有海外,幾乎所有華人都在關注高雄。像我2月底到新加坡、馬來西亞,就發現新加坡人手一機都在看台灣的政論節目,在討論高雄。

除了感受到海外人士看高雄的角度變了,我也可以感覺到高雄自己也變了!高雄人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跟悶燒鍋一樣。這兩個月來,我感覺高雄人各行各業比較快樂,而且對未來比較有期待,還有光榮感,因為,200、300年來,高雄從來沒有被這麼多關注。

我不停呼籲高雄人,我們是一個沉睡的巨人,這個巨人睡太久了,睡了20、30年,該起來了,Wake up!看是要站起來、還是要大步走。

談施政願景〉讓高雄變身「又年輕又有錢」

問:除了聲量、關注度,高雄有真正的改變嗎?

答:我們現在人口淨成長,也就是遷進來的比遷出去的多,每個月都多了300人左右。今年過年,訂房網(Agoda)統計的國人訂房率,高雄超過日本東京,成為第一。

未來,我們要在每一個月圓的晚上,讓青年人在旗津吶喊,而原本在屏東墾丁的春吶,全部搬來高雄。而很多華人的選美活動,也放棄台北來高雄。大家都來高雄,因為有了信心!

高雄人會開始感覺,原來我有這麼多美好的條件跟資源!這個對高雄人的士氣跟心理影響很大,我選舉的時候講又老又窮,現在的目標則是「又年輕又有錢」!

問:你上任後努力推動簡政便民,為什麼?

答:今天早上高雄不動產開發商同業公會一行十多位理監事來到市府,他們對我說,現在感覺公務員服務態度變好,一到了政府部門,就被主動詢問:「我可以幫助你什麼?若需要相關單位跨部門協助,我看看能不能一起幫你解決?」

以前不是這樣,是「上不打下不動」,就跟打麻將一樣,他盯著你。申請個東西,截止時間到了,只會說:「麻煩你補件!」而且還是最後一天才告訴你,所以申請人就還要再來一次。 

有個工廠老闆就告訴我,以前他申請個工廠居然要八年,一氣之下就說:「我不幹了!我到越南去!」

我告訴市府同仁:「身為市政府的一份子,是要妨礙高雄的發展跟進步,還是幫助高雄發展?」「我是過客,是空降來高雄選上市長,但你們不一樣,是世世代代居住高雄,你們希望將來一個什麼樣的高雄,連我一個過客都這麼用心在做,何況是你們?」

有次,衛生局檢查高雄市游泳池,275間有274間及格,一間不及格,偏偏這間是全高雄市水準最高的游泳池,連沖馬桶的水都是臭氧處理。照理說,這個老闆很龜毛,是完美主義者,怎麼會不合格?我問衛生局長:「為什麼最棒的飯店會不及格?」局長滿臉錯愕。

我就在想:「是不是人家不跟你做公關,你就整人家?」我心想,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去檢查?是什麼心態?高高在上、作威作福,還是認為手上拿了一把尚方寶劍。我要你生要你死,都在我一念之間?如果真是這樣,政府要怎麼進步?企業要怎麼進步?

談義大世界二期卡關〉和氣生財 找出三贏辦法

問:提到政府機關的心態,要為人民企業服務,你怎麼看義大世界二期卡關八年?打算怎麼處理這個僵局?

答: 我們希望和氣生財,希望找到三贏—義大贏、政府贏,人民也贏,否則現況繼續,會是義大輸、政府輸、人民也輸,目前的發展是三輸,因為現在官司判下來,高雄市政府敗訴,要賠200多億元。

我大可以說:「這跟我無關,過去政府留下來的!」但我也可以一肩挑,這要看我怎麼取捨,至少我認為,最好讓大家都贏。我韓國瑜又不貪汙,我能做的事就是對企業、人民有利,我何怕之有?

所以,義大的發展,一定是個「和」字,沒有第二條路!

其實,我看台北大巨蛋的發展,就感觸很多,三年前我也告訴柯P,不能這樣做,政府沒有贏、遠雄也沒有贏、人民也沒有贏,人民需要個運動場、政府需要稅收、企業界需要賺錢。那政府就執行公權力,大家都可以找一個和。

問:你若真能解決義大問題,會擔心被批圖利財團嗎?

答:我現在不止圖利,還所有的罪名都在我身上呢!說我一年365天,喝醉酒300天、上班3天、請假16天、全台灣縣市長身體最差的就是我、摸魚的享受的都是韓國瑜、一天到晚欺負農民、鬼扯蛋……。攻擊我們的,從來沒少過,我覺得好笑。

顯然這些人沒進步,還沉溺在那個抹黑就是有效的時代,他們不知道台灣人民不要這個,台灣人要趕快出頭天,難道只有他們愛台灣,國民黨都只愛菲律賓?

我也知道,一幫企業界做點事,一定會被扣上圖利罪名,重點是我問心無愧!

問:你上任後強調,要99%興利,1%除弊,許多新首長一上任就說要打前朝的弊案,為什麼你卻不這樣做?

答:我不是不除弊,只是我要怎麼除弊?我不是檢察官、不是調查局、沒有工具在手。政治人物要先搞清楚自己的角色。除弊是檢調,我們市府也有政風處,我就拜託高雄檢察長、政風處長,幫我嚴格查,一抓到惡劣份子,絕對不要饒,要馬上移送法辦。

人民都渴望有包青天,而我不是不除弊,而是若99%都在除弊的話,保證四年市長任內,會沒什麼成就!

談夜宿基層〉想改變台灣政治 就要做牛做馬

問:大家都說你是「網紅市長」,你有想過如果韓流退潮,怎麼辦?

答:如果我每天用心經營「韓流」,到頭來會一事無成的,所以根本不用刻意經營。我就好好為老百姓做事就好,我也一點都不焦慮哪天不紅了,塵歸塵、土歸土。

我曾經失業長達12年、離開政壇17年,所以,什麼韓流現象、掌聲、網紅,都是空的,一段時間都會消退,如果沒有摔過跤,可能我認知不一樣。

倒是,我每個月到基層住一天,是開創全台灣先例。第一個住果菜市場,跟賣菜的住在一起。第二個是住育幼院,跟30幾位孤兒。第三個是跟漁民住在一起。再來跟計程車司機朋友,四月準備住勞工宿舍裡。

我跟他們住在一起,聽他們想要什麼。過去政治人物的話,會讓人民覺得:「你們跟我們是脫節的,你們的語言我們也聽不太懂,你們要做的事,我們也參不透!」

而我不一樣,我一上來,就先弄庶民經濟,因為我知道,以277萬名高雄市民來說,就有幾十萬人就業,過得很苦。我就是把人民放在第一位、去衝。真的要改變台灣民主政治,那種作威作福的,要改為做牛做馬。

問:像你去計程車司機或漁民家睡一晚,真的能聽到什麼真話嗎?不會搞得大家都很尷尬?

答:我盡量不打擾他們,洗好澡、自己帶睡袋去。去計程車司機家時,我本來想睡沙發,但他們準備床,我就睡床了,但棉被是乾淨的,我都沒有碰它。

那個司機知足常樂,只希望外來客多一點,多一點收入。我當市長後,他一天可以多賺500元。他跟我反應,哪個地方容易時常開罰單,他們覺得很冤枉的,例如停車在婦產科門口,全部是紅線,他們被罰一次2400元,可是他帶著孕婦,又不能不停,像這些能不能解決?我們就把問題帶回來一一檢討。

現在高雄有8000個計程車司機,我就跟交通局長講,馬上發一波民意調查,針對8000個計程車司機,你覺得哪幾個交通熱點,讓你開車很困擾的,你告訴我,交通局再根據民調,研究與改善。

問:中央是民進黨執政,你是國民黨市長,真的會有差別待遇嗎?

答:我想他們會慢慢了解到,對高雄要好一點,因為韓國瑜市長是韓大砲,你一卡我,我就會開砲、反擊。我曾開直播叫過一次,行政院頭昏腦脹,因為這不是卡韓國瑜,韓國瑜算什麼,只是一個小砂礫而已,而是把高雄的發展卡住了。

>>縣市首長上任100天,你有感了嗎?


關鍵字: 人物專訪經濟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