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州直擊 專訪泰福生技創辦人

為何身價百億的趙宇天,退休後又忍不住在65歲創業?

文 / 蔡立勳   攝影 / 蔡立勳   2019-03-25

為何身價百億的趙宇天,退休後又忍不住在65歲創業?

自小在台灣長大的趙宇天,即使泰半時間住在美國加州,仍心繫國內生技產業發展。



現年74歲的泰福生技創辦人趙宇天,在華生製藥時期已是叱吒生技界的天王級人物,九年前他二度創業,再創人生巔峰。《遠見》前往美國加州專訪趙宇天,挖掘他的人生故事與成功之道。

站在六層樓高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下稱UCI)趙氏家族綜合癌症中心前,身高約170公分、本就偏瘦的趙宇天,顯得格外嬌小。

但,他承載的名氣與身價,卻比他的身形巨大多了。

今年74歲的趙宇天,現任泰福生技創辦人暨執行長。是少數在美國生技圈闖出名堂的台灣人,與潤惠生技創辦人許照惠、安成藥業創辦人陳志明、益邦製藥創辦人許中強,並稱為「四大天王」。

身價上百億 簡樸不鋪張

趙宇天在美國留學後,於1984年看上學名藥的商機,成立的華生製藥(Watson Pharmaceuticals),在他2008年退休時,已是全美第三大學名藥廠(仿製專利到期的化學藥),當時市值超過40億美元。

他退休後,華生持續併購同業,學名藥部門後來以400多億美元,出售給全球學名藥龍頭以色列梯瓦製藥(Teva)。保守估計,趙宇天的身價至少百億台幣。

由於在美國時受到許多幫助,功成名就的他,抱持回饋的心,因此捐助癌症中心,是南加州唯一獲美國國家癌症中心(NCI)認證的醫院,也是重要的臨床試驗據點。

他與家族還捐助成立以自己姓氏掛名的趙氏綜合消化疾病中心,目前已是全美首家實際以人工智慧(AI),判讀消化系統病灶的醫院,知名的梅約醫學中心、約翰霍普金斯醫院,近年也與這中心合作。

總計自1990年代至今,趙家捐款金額至少超過3000萬美元,約合9億台幣。癌症中心入口旁的立牌上,還寫了個偌大的「趙」字。

圖/癌症中心入口旁的立牌上,還寫了個偌大的「趙」字。

「趙家是很了不起的一家人,」認識趙宇天八年、UCI醫學中心健康促進部門行政總監隆妲・海爾弗森(Rhonda Halverson)說。在她眼中的趙宇天,「不只是他給了什麼,更重要的是,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即便叱吒製藥界、身價上百億,但趙宇天的日常生活,與一般平常人無異,非常簡樸、低調。

他飲食簡單、不挑食,常用個三明治打發午餐,或是吃同事打包回來的剩菜;出門沒有司機,一律自己開車,「他最近剛補考完新駕照,」泰福生技企業傳播經理姜爾蓓說。

曾在洛杉磯當地電視台擔任主播的她猶記,有次在癌症中心旁的立牌,採訪趙宇天,機器架好沒多久,警衛就跑來驅趕他們,根本不認識趙宇天。原來,絕大多數的中心員工、患者都不知道,眼前這位笑容和藹的先生,其實是不斷捐助、協助研究的人。

抗癌路艱辛 重新思索人生

2008年已從華生退休的趙宇天,為何在2010年再度二次創業,成立泰福生技,則跟台北醫學院有關。

時間回到1999年。畢業自台北醫學院(現為台北醫學大學)藥學系的趙宇天,當時創辦的華生已如日中天,當年還入選《富比士》全美前500大企業。

趙宇天大學同學、醫材廠傑奎科技董事長劉宏志回憶,北醫那時缺經費,希望趙宇天能捐助百萬台幣。幾天後,校方真的收到趙宇天的捐款,卻發現,他弄錯幣值,捐了100萬美元的華生股票。這讓趙宇天成為北醫創校以來,單筆捐款金額最高紀錄保持人。

那一年,他受邀回北醫演講,順道照了胃鏡,沒想到,發現罹患胃癌。由於胃癌的擴散速度很快,「如果早一年照,沒辦法發現;晚一年照,可能已經太晚,」趙宇天回想起來,還是很感謝北醫。

為了抗癌,趙宇天割去2/3個胃,接受化療的半年間,每天帶著注射藥物的幫浦上班。雖然難熬,反讓當年54歲的他靜下心思考,是否該從華生退休。

但他轉念一想,既然老天給了自己繼續生存的機會,不如好好利用經驗,優化華生的組織,再讓後輩接手。

也在這時,成功抗癌的他深切了解到,癌症用藥多是蛋白質藥,價格太貴,是許多患者與家屬的負擔。

因此當他2008年退休後,2010年3月,看到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簽署「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PPACA),俗稱「歐巴馬健保」,其中開放藥廠生產生物相似藥,期望降低藥價,促進市場競爭。所謂生物相似藥,是指仿製專利到期的蛋白質藥物。蛋白質容易因溫度等要素出現變化,無法百分之百仿製,只能盡量相似。

趙宇天馬上知道,機會來了。一如1984年,美政府通過「藥物競價及專利權法案」,放寬專利保護,讓技術門檻相對低於新藥的學名藥,有機會搶進市場,促使他成立華生。

30多年後,美國藥品市場已近九成使用學名藥;過去十年,全美省下1.5兆美元的藥品支出,造福患者,也為政府、保險業者省荷包。如今開放生物相似藥,也能依此預見未來市場。

根據市調機構Frost and Sullivan預估,生物相似藥在2014的市場規模約17億美元,2020年約能成長至200億美元,接著呈跳躍式成長。到了2025年,將上看660億美元(約合1.98兆台幣)。

「做生物相似藥的想法,是在2003年就開始,」趙宇天娓娓道出,早在美國政府公布法案前,他就已有盤算。

圖/泰福在美國聖地牙哥設有三座蛋白質藥物的生產基地。

打橋牌悟得豐富生意經

善於觀察市場趨勢,精算下一步決策,謀定而後動,且奉行「老二哲學」,是趙宇天闖蕩製藥業50載的原則。這,正是他大學時期從橋牌中汲取的經驗。

以華生為例,趙宇天選擇學名藥起步,還特意避開暢銷藥物,挑了止痛藥、利尿劑,這類冷門產品,享有比同業高的獲利,儘速站穩腳步;之後他才發展品牌,跳脫學名藥廠間的價格戰;然後再不斷購併同業,加快公司成長。華生自1991年至2007年間收購的藥廠,至少14家。

「他算牌很精!」劉宏志回憶,與趙宇天打橋牌時,只要輪到趙當莊家,至少思考兩分鐘才出手。兩人也曾聯手出擊,拿到橋牌準國手資格。

小趙宇天兩屆,也是北醫大藥學系校友的台北醫學大學董事長張文昌觀察,趙宇天平常不太講話,有任何想法,不會立刻在公開場合表達。

連接班人選,他也足足觀察十年。

趙宇天通常在與公事無關的場合中,藉由吃飯、聊天,旁敲側擊對方個性、經營理念。終於在2007年8月初,挖角競爭對手巴爾製藥(Barr Pharmaceuticals)總裁暨營運長保羅・畢薩洛(Paul Bisaro),擔任華生總裁暨執行長。

「他的用人,能贏得下面的人、幕僚的認同,」張文昌說。「他(趙宇天)常跟我們說,知道要做什麼,就可以一步步達到目標。」曾是華生員工,在泰福剛成立時,就加入團隊的專案副總裁劉琦說。

像她這樣,追隨趙宇天加入泰福的華生老班底,不在少數。資深員工多,代表老闆真的在意員工,「員工生活好不好,老闆是有責任的。」還在華生時,趙宇天看著墨西哥裔員工的座車,從二手車換成新車,體認到團隊努力,真的能改善一個個家庭的生活。

另一個原因是經營風格穩健。劉宏志回想,他曾引薦趙宇天認識台灣證券界某大老,對方讚許趙「又敬業又老實」,不會憑空發表利多消息。

圖/擁有15年產業經驗、加入泰福5年的Mike Sun(右),目前會定期到泰福的台北實驗室指導後輩。

新產品最快年底在美上市

熬了七年,泰福的TX-01,治療因化療所引起的嗜中性白血球減少症,目前正由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審查,若順利,最快今年底能上市,是台灣進度最快的生物相似藥公司。

2017年泰福在台上市,也是證交所自2012年後,首次讓尚未獲利的生技公司掛牌。

從華生到泰福,誰也沒想到,當初在北醫不喜歡念書、考前一晚打牌到10點才讀考古題的趙宇天,能有這番成就。

其實,趙宇天本就出身藥學世家,父親念日本京都帝國大學(現為京都大學)、母親畢業自上海中法大學,曾在新北市中和經營新生藥廠;舅舅在上海成立的新亞製藥,則是中國首家西藥廠。

但他退伍後直奔美國攻讀碩士,直到出社會兩三年時,已婉拒接班三次,「書念愈多愈怕,公司不能隨便接。」

雙親很尊重他的決定,母親更不斷鼓勵他創業。創業後,他把公司取名華生,就是取自母親許華之名(Hwa's son,華的兒子,音同Watson)。

母親逝世後,趙宇天偶然發現她遺留的字條,要趙回饋曾栽培他的學校、社會。事先毫不知情的趙宇天,其實已在做這些事。

至今談及雙親,仍會觸動趙宇天的內心。言談間,陡然發現他眼角隱約泛淚,語帶哽咽。

此刻,他已揮出「泰福」這顆球,能否再下一城,振奮台灣生技圈,場邊觀眾正屏息以待。

趙宇天 出生:1945年 現職:泰福生技創辦人暨執行長 學歷:美國普度大學製藥及藥理博士、西維吉尼亞大學碩士、台北醫學院藥學士 經歷:美國華生製藥總裁暨執行長、希爾藥廠研究員 

泰福生技 成立:2010年(台灣泰福2013年成立,2017年上市) 創辦人:趙宇天 董事長:林鴻達 資本額:24.31億 股價/市值:70.9元/172.34億(截至3月20日) 員工:約170人(美國140人,台灣近30人) 產品進度:TX-01(治療化療引起的嗜中性白血球減少症)正由美國FDA審查藥證,最快今年底上市;TX-03(乳癌用藥)正進行三期臨床試驗 資料來源:泰福生技 整理:蔡立勳

關鍵字: 創業投資理財科技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