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治療三個多月後,他首度對外吐露生命感言

陳冲:我的命是撿來的,現在很感恩見到誰都開心

文 / 沈瑜   攝影 / 蘇義傑、沈瑜   2019-03-18

陳冲:我的命是撿來的,現在很感恩見到誰都開心

行政院院長、金管會主委,現為新世代基金會董事長陳冲。



「我只覺得視線突然整片黑,烏雲暗天,我是用意志力撐著下台的,直到上了救護車才昏過去。」前行政院院長、金管會主委,現為新世代基金會董事長的陳冲素有「金融才子」之美稱,去年底演講時,在台上突然輕微中風送醫,住院長達1個月,日前接受遠見專訪時,他說從鬼門關走了一回,重新站上演講台,雖然中風的情景歷歷在目,仍自我期許「從哪裡跌到就要從哪裡站起」,努力克服心魔,回復為大家熟悉的陳沖。

陳冲穿著硬挺皮衣,臉色一如常人,外表似乎不見中風過的痕跡,但他從辦公桌起身到接待客人的沙發椅,僅三公尺距離,步履卻比常人緩慢許多,連想遞給記者簽完名的新書《跬步財經雲端》時,右手仍顯得遲鈍。

他解釋,「中風後,我的右半部身體好像整個麻了,很不穩定,現在比較穩定了,但precision(精確度)還是不穩。」連過去清晰的咬字也變得有點糊了。

去年11月底,陳冲臨時接下理律法律事務所舉辦的「理律學堂舉辦公法實務與公共事務論壇」主講人,以「財團法人尤需治理」為題發表演講,對他來說再「駕輕就熟」不過了,但沒多久,卻「覺得視線突然整片黑,烏雲暗天,」以為是一時頭暈,陳冲當場問主辦單位可否坐下來講,但情況並未好轉,甚至出現邏輯不通、說話顛三倒四的現象。

幸而臺北醫學大學董事李祖德在台下聽講,愈看愈覺得陳冲狀況不對,建議中止演講,並叫救護車,第一時間送醫,陳冲回憶起當時,「我是用意志力撐著下台,直到上了救護車才昏過去。」

醫師研判是腦壓突然升高,血管破裂導致出血性腦中風,最驚恐也最幸運的是,出血地方距離腦幹僅0.5公分。醫師讓他口服抗凝血劑等醫療行為,代替開刀。

剛住進加護病房,陳冲有三天沒有什麼記憶,雖然旁人說他都對答如流,看起來意識清楚,但他事後回想,一開始凝血還在腦袋沒化掉時,思緒時好時壞,就像電線電路搭錯,燈光一閃一閃,直到拿到印刷好的《跬步財經雲端》新書,「腦袋就醒了。」

當然,大病一場後仍有後遺症,過去的陳冲妙語如珠、滿腹詩書,被譽為「財經才子」,但他覺得,最近已不如以往信手拈來漂亮的詞藻,如果是別人可能會很懊喪,陳冲卻看得很開,勉強去想還是想得出來,但想說自己又不是大文學家,只要能表達到意思就好,「我的命是撿來的,現在只覺得感恩,見到誰都開心。」

他現在盡量休養生息,生病前,一個月至少寫三篇專欄、安排三場演講,雖然他覺得不算多,但醫生不贊同,因為若演講和文章內容都不一樣,等於一個月有六個主題要準備,很「傷腦筋」,現在他珍惜健康,幾乎都停掉了,想有效運用自己的身體來貢獻社會。

2月底,在他創辦的新世代基金會新書感恩茶會上,陳冲重返久違的演講台,全程站立,口才便給,幽默依舊。

他開玩笑說,今天不能太用腦,所以才先請財團法人保險事業發展中心董事長桂先農,101前董事長宋文琪,前法務部長羅瑩雪等好友上台講講話,幫忙承擔一下風險。

雖然現在都推辭了演講,然盛名在外的他,即使只是默默報名當觀眾,仍被主辦單位邀請致詞。

就在感恩茶會隔天,資誠(PwC)普華商務法律事務所舉辦「財團法人的新時代─兼談公益信託與社會企業」研討會,陳冲就被請上台講兩句。

本來再擅長不過的演講,對他而言卻有跨不過的坎,因為中風那天,陳冲演講題目就是有關財團法人法,他才剛走過九死一生的關卡,面對同樣的主題,即使隔了3個月,卻好像回到倒下的當下,他想到這,再次登台的腳步如綁了鉛球,舉步維艱。

但他對自己說,從哪裡跌到,就要從哪裡站起!他克服心魔,如常侃侃而談,研討會很順利的進行下去。

圖/陳冲東吳大學辦公室裡,錶了一幅在大陸的「東吳大學」-蘇州大學藝術學院院長所繪的國畫,上頭題字「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

說起他的新書《跬步財經雲端》,雖然許多文章是3年前刊登的,至今仍很有參考價值。陳冲2005年起就常在各大媒體投書,2013年卸任閣揆後,更筆耕不輟至今,《跬步財經雲端》是他將專欄文章集結成的第四本書,原本要在去年12月辦發表會,因為病倒就取消了,後來甚至改成只送不賣。

在專欄中,陳冲常從生活經驗連結,就連出國旅遊也不忘國事,譬如有次他去瑞士旅遊,在瑞士冰河列車上,遊覽壯麗景色外,途經Ticino邦時,想到曾聽聞Ticino邦,有2、3萬義大利人每天越境上班,可見兩國邊境地經濟整合密切程度。

瑞士沒有海岸線、又鄰近各強國,卻能如魚得水,就是因為其雖非歐盟會員國,但瑞士體認區域經濟整合重要,透過與歐盟許多雙邊協定,並負擔幾近會員國的經費支出,取得接近歐盟會員待遇。

「台灣是否也能學習這種精神?」陳冲認為也許我們有外交困境,但應致力成為「非會員的會員」,因為日本與歐盟經濟合作協定EPA,已於上月正式生效,香港跟東協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也將在今年生效,加上兩岸問題,台灣處境愈發艱困,「明智的領導人應深知自貿協定的重要性,不容在競賽中落後。」

對於一般民生,陳冲也多加關注,譬如現在APP使用便利,但很少人下載前會注意到「同意使用APP有關條款」,只要一經同意,個資恐外洩疑慮,最扯的是,有一「超亮手電筒」APP要求提供手機閃光燈存取權就算了,竟還要求存取通話資訊、相機、相片、多媒體檔案、Wifi連線資訊、裝置ID,不僅通訊內容外洩,連相機鏡頭都能被遠端遙控。

陳沖自己用這些APP時,只選較注重個人隱私、評比較好的,對APP所衍生的個資保護,他認為應在國內加強宣導、積極執法,在國際上建請WTO倡議合作、研究對策。

陳冲的專欄文章很有影響力,2016年各地方政府調高房屋稅且擬回溯屋齡30年內的中古屋,他一篇又一篇專欄討論「房屋稅宜廢不宜增」「查水表不如自用一屋免稅」,引發各縣市長反彈,然而各地方政府卻紛紛採止漲、分期、檢討等措施,2017年,北市府就採分期調漲的緩兵之計;2018年又將單一自住房屋稅的實質稅率降到1%,且強調「將來還會再降」;台南市長黃偉哲也說不排除未來3年調降攤平房屋稅。

「我自己安身立命的房子,又不會產生現金收入,為什麼要課稅?」陳冲認為,可以不免稅,但不可課重稅,從20幾年前還只是輕稅、繳幾千元,現在卻有屋主負擔幾十萬元,「政府只是『撿軟柿子』又『軟土深掘』」,他直言是欺壓善良。

「很多人抱怨房屋稅重,卻默默承受,我講出來只是想替廣大階層發聲,提點民眾要重視自己權益,至少能讓大家有警覺。」陳冲自比唐吉訶德,17世紀西班牙文學經典中的唐吉訶德,是個沉溺騎士幻想的老紳士,儘管被世人作為笑柄,卻愈挫愈勇,自覺無愧於心。

新書上的簽名,是陳冲不甚靈活的右手、一筆一筆寫上,筆鋒有點弱,但惟有「冲」字那一豎特別遒勁有力,就像他的評點時事一樣言必有中。

關鍵字: 閱讀金融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