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影后布麗拉森最完美詮釋的演出

《驚奇隊長》:妳的樣子自己決定,更不用向他人證明任何事

文 / 魯皓平      2019-03-08

《驚奇隊長》:妳的樣子自己決定,更不用向他人證明任何事


2018年,在《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十年的澎湃後,眾家英雄陷入了最難以挽回的泥沼──薩諾斯的不可一世、近乎輾壓的強大神力,彈指之間讓宇宙一半的生命灰飛煙滅。完美的劇本、豐富的角色魅力,它不僅樹立了超級英雄在大銀幕上的高度與態度,也以最高品質的作品,牽動思緒和感動。

一直以來,在這電影中圍繞的神祕無限寶石終於有了真相,而電影宇宙中所流淌的,都脫離不了無限手套和大反派薩諾斯的宿命。

你可能很難想像這是多麼難能可貴的創舉,觀眾更從每一部電影的認識,愛上每一位不同的英雄。它象徵著信念,也鼓舞許多人心中的嚮往。

(本篇影評無雷,請放心閱讀)

回過頭來,漫威(Marvel)一直在每一個獨立英雄的故事和信念上,有著非常成功的詮釋和信念,也用最能夠獲得認同的筆觸,訴說每一個人物過往曾有過的企盼與憧憬,或許每一個英雄的背後都不盡然完美,但那堅持、認真的態度,著實令人悠然神往。

《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就是一個成功的人物塑造。

無限之戰後,世上陷入了慘澹的死寂,而能挽回這一切的關鍵,似乎就落在驚奇隊長的身上,為了讓承先啟後的關鍵有著畫龍點睛的作用,《驚奇隊長》的年代回到1995年,重新讓我們認識這位漫威影史上第一個女獨立英雄電影的存在。

劇情描述,原是空軍飛行員的卡蘿丹佛斯(布麗拉森Brie Larson飾),在克里星球甦醒並失去了過往所有的記憶,她獲得驚人的超人力量,受軍隊的最高指揮官與導師楊羅格(裘德洛Jude Law飾)指導,以克里人的身分戰鬥,與菁英軍事單位「星際部隊」成員共同對抗史克魯人的侵略。

不過在最新的任務中,她為了抵抗外星入侵,意外到訪C-53星球的地球,與神盾局長尼克福瑞一起聯手尋找關鍵線索的下落。

奧斯卡影后布麗拉森,曾經以《不存在的房間》(Room)奪下此榮耀殊榮,她詮釋一位滿溢孤獨感的母親。在被囚禁的地下室中,和兒子兩人之間的互動成了唯一依靠,不僅精湛的演技令人動容,故事中嬌弱的形象,如今在《驚奇隊長》有著極大反轉。

為了演好這位女英雄,布麗拉森吃足了苦頭,原本不愛運動熱愛閱讀的她,慢慢把健身變成興趣──她開始攀岩、伏地挺身,並在健身教練的幫助下,藉由啞鈴與舉重器材重訓,她還發表了推吉普車上街的影片,令男粉絲都感到不可思議。

對於這個角色,布麗拉森說,「她是意志力頑強的人,但也相當情緒化,當然也會犯錯,但是她的不完美,讓這個角色充滿人性,這讓我可以更自在地去詮釋她。」

也因此在電影中,你會看到她堅毅不拔的個性,那舉手投足和眼神散發的魅力,確實令人景仰,也正是因為她才能演繹出如此有人物個性的驚奇隊長,跟隨她不放棄的精神,體悟深刻的起源故事。

有趣的是,那個年代還沒有鋼鐵人、美國隊長還在沉睡、索爾還在阿斯嘉過好日子,神盾局的雛形也在最初的階段──他們不知道外星人、不知道即將到來的威脅,取而代之的,是1995年不可抹滅的純真與美好。

於是,山繆傑克森(Samuel Jackson)飾演的尼克福瑞還僅是個小小探員;克拉克格雷格(Clark Gregg)飾演的菲爾考森甚至還只是新人菜鳥。如果你是熟悉整個電影宇宙個觀眾,相信能從許多枝微末節間,發現滿滿的呼應和亮點。

如果說,《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是古典、理想主義的發揚,那麼《驚奇隊長》更是現代、充滿女性自覺的態度。你我能順著故事劇情的轉折,在探索自我的過程中發現人生的宿命,也跟著角色的成長過程,去體悟人性真諦。

也許在過去,觀眾有太多太多可以去景仰的男性英雄,但卻鮮少有一個女英雄,是完全不和男主角有依戀,以自我獨立性格發揚光大的角色。而驚奇隊長真正成功了。

《驚奇隊長》有著系列電影一貫擁有的超級優勢:精湛的劇本、無可挑剔的角色個性、幽默的互動情結、絢麗精采的世界觀,特別是讓觀眾看得大呼過癮的多場動作戲碼,那是會讓人驚呼連連,而又在那精心設計的節奏安排中,張狂出多元宇宙一齊迸發的奇幻。

當然,還有那隻貓,讓人熱愛無比的小橘貓。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