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有為的本能

轉個念,你會發現「無為」的贈禮

文 / 一流人      2019-03-08

轉個念,你會發現「無為」的贈禮

圖片來源:pexels



心拙於忘卻它長久以來的所學。

──據說出自塞尼加(Seneca,譯注:羅馬的政治家、哲學家、悲劇作家)

二○一四年是麗莎.白科維玆(Lisa Berkovitz)展開為期三年的冒險生活,以及在全球工作的第一年。那年夏天,她選擇在倫敦度過三個月時間。幾年前的她給自己訂下能夠在她想要的任何地方工作的目標,這個夢想終於實現。身為與世界各地領導者合作的企業教練,她只透過電話或Skype 和客戶開會。因此,她自信只需要良好的wifi 連線,便能順利工作。

在倫敦時,麗莎打算專注於規劃和引進新的教練計畫。麗莎的服務逐步展開,她知道這項新計畫是決定事業發展走向的關鍵,然而她卻遇到瓶頸,無法處理問題。

「日復一日,同樣的事一直發生:我全然沒有工作的欲望。幾個星期後,我開始感到焦慮。我腦筋動得飛快,覺得必須做些事情的壓力越來越大。『你需要繼續前進!你的事業正在失去衝勁!』」

那年倫敦夏天晴朗乾燥。有些當地人聲稱那是二十年來遇過最好的氣候。麗莎每天早上醒來,唯一想做的事是去公園,躺在草地上,或在城裡到處閒逛。她每次花上五、六個小時,甚至七個小時四處遊蕩,沒有特定目的地,只是單純享受城市的景象、聲響和熙來攘往。

麗莎無法讓自己在意內心的工頭。她承認她大半的人生都受到這位工頭的驅策。「即使我已經規劃出我喜愛的事業,但仍有許多應該做的事。還有創造企業成長與收益的責任,全都落在我身上,造成另一種持續的壓力。」她已經離開企業界,所以能體驗到更大的自由,按自己的方式過生活。然而,那個內在聲音一直讓她懷有不採取行動的罪惡感,並處在該做些有用事情的壓力下,麗莎明白她不是真的自由。

「我每天面對著我認為該做些什麼的有為聲音,與告訴我要放慢下來、暫停、活在當下的無為聲音之間的內心掙扎。我意識到一種內在的強制力,一種需要被拆除的機制。」麗莎回想,「我真正想要的是遵循從內心升起的真實感召。其他的一切都是受到恐懼的驅使。」

麗莎決定停止傾聽有為的聲音。每當她感覺到它,便開始冥想。「在最焦慮的時候,我會靜坐、深呼吸,進入到它在我身體中所產生的感覺裡。我會觀察我的心為了打擊和抱怨我的選擇所做的一切努力,直到平靜下來,然後遵從我日常的渴望。」慢慢地,經過幾個月忘卻掉強制的有為模式,麗莎開始與油然而生的真實感召相連結。在那個以她的日常樂趣作為燃料的放鬆空間,她用輕鬆和喜悅構思她的教練計畫。隔年,麗莎的生意和收入倍增,即使她沒有付出額外的努力或時間,也幾乎用不著行銷。「氣味相投的客戶以神奇的方式找上我。我從未在工作中體驗到如此程度的輕鬆、流暢和充裕,同時感覺這般忠於自我。那正是無為的贈禮。」

在許多職場裡,預設的狀態是關切成果和去除不確定性。不過麗莎的故事教導我們,我們需要接納無法被處理的不確定性。當我們進入新的空間,發現自己站在未知的邊緣時,我們需要忘卻有為的本能。我們可以明白有為聲音的侷限,擺脫有為是我們唯一選擇的錯誤認知。藉由放慢、暫停和專注於自我和當下環境,加上耐心與堅持,即能改變舊習慣和預設的思考。

本文節錄自:《不費力的力量》一書,黛安娜‧雷納、史蒂文.杜澤著,遠流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閱讀生活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