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再熱愛的事物,有時你也要學會說「不」

文 / 一流人      2019-03-04

即使再熱愛的事物,有時你也要學會說「不」

圖片來源:pexels



如果你從未擁有說「不」的自由,那麼你決不被允許說「是」。

──埃絲特.沛瑞爾(Esther Perel),《情欲徒刑》

喬(Joe)聰明、成功且野心勃勃,按卡洛琳.考格林(Carolyn Coughlin)的話說,他是一個「專業成就者」。喬同樣需要被看成能迎接任何挑戰、做必須完成的事,以及受大家信賴的人。

擔任輔導和顧問工作的卡洛琳,常與許多像喬這樣的客戶合作。「這些人並不軟弱或優柔寡斷。他們通常具備熟練的分析技巧,每天做著困難的決策。」她在部落格中表示。當喬開始與卡洛琳合作時,他知道自己盲目答應上司和客戶要求的每件事,然後又因為他必須做的所有事情而怨恨不已。他知道受制於其他人的要求,使他不快樂,但他不知道該如何改變。「他的生活都用來處理眼前的下一個挑戰。滿足和超越別人的期望,無論是真實或想像,已經變成他的名片。成就是他的一切。如今,他陷入困境,因為外部環境日益要求不同的東西,或者也許他內在的欲望已經改變,但他仍然對所有相同的舊要求說是。」卡洛琳說。

喬已經落入他替自己創造出來的身分陷阱。他無法對任何事說不,因為那會引發對他身分的懷疑。另一方面,他想過著更貼近自己需求和價值觀的生活,留時間給他自己。但他持續的忙碌讓這件事變得不可能。如果他不是人人都能倚賴的那個人,那麼他是誰?為了幫助喬改變,脫離如此的困境,卡洛琳利用她從史楚齊研究所(Strozzi Institute)學來的輔導程序,該研究所是美國加州的一個領導力與身心訓練機構,能讓客戶體現與實踐他們想要的改變。

「我要求喬站在房間另一頭與我面對面。當我往前伸出手臂走向他,我對他說:『喬,我需要你替一位極其重要的客戶負責某某提案。你是唯一能勝任的人,因為這正好是你專精的領域……時間預定於星期一。』喬的功課是用言語和身體動作—藉由輕柔但堅定地撥開我向前伸的手臂,來婉拒我的要求。 

當我靠近喬,他往下看,溫順地說:「不,我辦不到。」他不情願地輕輕撥開我向前伸的手臂。我沒有被說服,並且給他做這項評估。他告訴我,這就是他在現實生活中面對要求時的感覺。我們又試了幾次,儘管他每回的聲音都大了些,然而他的每個身體動作在在告訴我,他尚未培養出在現實生活中婉拒此類要求的能力。所以我要求他做下列的事:集中精神、正視我的要求以及在身體上體現這個要求。他必須想像他積極迎合我的要求,然後選擇恭敬地加以拒絕。」

這回,喬以更大的自信面對卡洛琳,稍微走向她,溫和但堅定地婉拒她的要求。喬驚訝於這種迥然不同的感覺,彷彿體內的某種東西活了過來:一種他知道他想何去何從,以及卡洛琳的要求並不恰當的感覺。對一個如此習慣於說「是」,然後感覺沮喪的人來說,這是新的生活方式、新的感覺方式。就像他保有他的自尊,毋需再為此奮戰。「這種身體練習讓喬開始注意到,他的不願拒絕是如何活在他的身體和腦中。透過持續的練習,他也許能夠創造出新的肌肉記憶,支持他在這方面的轉變,成為更加自主導向的聲音。」卡洛琳說。

史蒂文:歷經三天密集的諮詢行程,我回到英國,瀕臨恐慌發作。有幾秒鐘時間,我發生栩栩如生的「白日夢魘」,夢見自己待在醫院,身旁圍繞著醫師,卻無法有條理地應付事情或進行溝通。當這場夢魘結束後,長久以來我頭一次發現,我的身體裡存在極大的積鬱和疲倦。我帶著些許訝異,明白我已經身心透支到了極點。

在某個信封背面,我計算出最近幾個月以來,我已經在十多個國家工作,有時一週就跑了三個國家。由於我的合作夥伴和客戶遍及各個時區,我的工作天數往往很長。或許我早就應該看出會有這種下場。

事情並非沒有出現警告跡象。其中一些跡象還相當明顯:好幾個月以來我一直有寫作障礙,似乎無力開始寫新書。有些跡象雖然比較不明顯,但同樣透露出問題:我在新加坡處理一項任務,竟然過了五個星期後才發現下榻的飯店樓下有座海灘!

我為何健忘到瀕臨身心透支,或者更準確地說,更進一步透支。或許因為我熱愛我的工作,往往沒將它定義為「工作」。如果這是個「問題」,我推斷這會是許多少人想要擁有的問題。能從事自己熱愛的工作,並且喜歡合作的對象,教我感覺到相當幸運。

然而我知道,即便是如此正面的東西,也可能產生反效果。由於我喜愛我的工作,我的心理「免疫系統」無從拒絕。我就是無法對上門的機會說「不」或加以婉拒。情況演變成好事過頭反倒成了壞事,我突然想起「過度的優勢可能成為不利條件」這句格言。我辛苦地體認到,我們沒有能力「照單全收」,就像我們無法「擁有一切」。事實上,我們遠比自己以為的脆弱得多。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得培養出刻意選擇不作為的能力。代表我要更常說「不」,來推拒掉好的機會,有時每週都得如此。這絕非容易的事,因為這意味著抗拒一直以來對我十分適用的信念,不管是文化方面或個人的信念。身為個體經營者,我向來認為我應該接下所有找上門的工作,我可以先處理工作,然後再休息,還有如果我對客戶說不,我得冒著生活拮据的風險。我明白說「不」是允許自己「不作為」,同時也是在對我更重視的事物說「是」,也就是我的健康、關係和幸福。

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說不的能力並非與生俱來,尤其如果我們在意當個有用的人、樂於幫人解決問題,或者我們將滿足期望與成就和成功聯想在一起。拒絕一個我們感覺可能使某人失望,或錯過一個好機會的要求,是違反直覺的事。如果我們拒絕下一個要求,關於會發生的事,我們有什麼假定?為了培養婉拒的能力,我們需要覺察是什麼在驅策我們,以及我們說是的衝動背後存在何種因素。如此一來,就像喬一樣,我們終能學會如何恭敬和自信地說不。

本文節錄自:《不費力的力量》一書,黛安娜‧雷納、史蒂文‧杜澤著,遠流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人際溝通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