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號

教養這件事

氣到從泳池爬起來

文 / 汪培珽      2019-02-27

氣到從泳池爬起來


我們脫離奴性教育的時間太短,所以到處可見這樣的情況。社會新聞裡的軍人受虐致死案,不是少數人的問題。從做父母的開始,為了達到目的,多少人無視孩子的權益──但訓練跟虐待,不能混為一談。

偌大的泳池,一頭是家長休息區,水較淺,不到一公尺;另一頭家長看不到,水較深,一公尺半。我不知道這個教練是不是為了不讓家長看到,所以選了另一頭的最角落,在那裡教一個年約四歲的小孩游泳。今天我剛好游他們隔壁的水道,幾趟下來,先是聽到教練的語氣不對勁,然後竟然聽到他對這麼小的孩子說:「不要裝可憐。」我是來運動的,不想管別人的閒事,但是,這個教練竟然拉著小孩的衣領,好像我們手洗衣服時,做最後一道的「清水」動作,快速地讓衣服在水裡上上下下。但是我眼前的,不光是衣服,衣服裡還有個小孩。

別放任孩子在不安中學習

我撇了一眼,小男孩露出痛苦的神情。他只有水深一半的高度,踩不到底,安全感已經很不足了,教練卻用這種強硬的方式教游泳?很難想像小孩有多害怕。如果你身高一米五,不會游泳,有個身高一米七的人,把你抱到水深過頭的地方,對方只要作勢將你丟到水裡,你就會嚇得勒緊對方的脖子,緊到可以掐死對方的地步。

小男孩痛苦的表情,並沒有換來教練的同情,他還是繼續「訓練」。我沒有開口的餘地,於是向家長區觀望,看看他是誰的孩子,我要去「告狀」。

最後一次游過去,我聽到小孩嗆水的聲音了,但教練還是「鍥而不捨」。我甚至停在他們旁邊,看他會不會因為有大人在而「手下留情」。最後我從水裡爬起來,不游了。

我又忘了從前受過的教訓,想都沒想,直接走近男孩母親,帶著不好意思要打擾她的語氣說:「這個小男孩剛剛是不是在學游泳?」她點頭。不知道為什麼,這時我將身子蹲下,原本我比她高上半個頭,或許直覺告訴我,當我比你低半個頭時,更能表現出謙卑。表現更多的謙卑,希望可以讓對方覺得受傷或難過的情緒減少一些。

「他的教練太兇了。」我怕她沒看到不相信,建議她,「下次上課你注意看看。」意思是說,我可能看錯了。她說:「我知道,教練有時候會打他的手。」

哇哇哇,我急了。「我都已經聽到他嗆到水的聲音,教練還是把他的頭往水裡按。」

接下來的話,我知道她不是辯解,只是不了解小孩害怕的程度。她說:「小孩有時候學游泳不專心。」如果她願意聽,我願意花一整個下午說道理給她聽。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繼續「雞婆」下去了。我笑笑地說:「你下次注意看看。」

關鍵字: 評論親子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汪培珽

汪培珽

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MBA碩士,現為親子教育專欄作家。她在投入職場九年後,決定放棄工作前途,回家帶孩子。帶孩子六年後,誤打誤撞地又開啟了她的寫作生涯。
承蒙讀者照顧,還好每個書小孩都很爭氣,目前有數本親子教養作品:《聽話,不要一直看手機》《偷偷愛著你》《別在半夜喊媽媽》《不可以交男朋友的100個理由》《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管教啊,管教》《孩子知道你愛他嗎》…等。

專欄介紹

汪培珽
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MBA碩士,現為親子教育專欄作家。她在投入職場九年後,決定放棄工作前途,回家帶孩子。帶孩子六年後,誤打誤撞地又開啟了她的寫作生涯。
承蒙讀者照顧,還好每個書小孩都很爭氣,目前有數本親子教養作品:《聽話,不要一直看手機》《偷偷愛著你》《別在半夜喊媽媽》《不可以交男朋友的100個理由》《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管教啊,管教》《孩子知道你愛他嗎》…等。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