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號

矽谷教父揭示獨門管理心法

《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 漢尼斯40年淬鍊10堂人生課

文 / 張德齡陳育晟      2019-02-26

《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  漢尼斯40年淬鍊10堂人生課

圖/達志影像。



去年一整年,矽谷風波不斷。先有臉書遭駭,5000萬筆個資外洩,而後Google高層傳出性騷擾,引起全美員工罷工示威。《連線雜誌》(WIRED)就問:矽谷是否出現領導危機?

在這樣的背景下,曾任史丹佛大學校長16年、現任Google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長的約翰.漢尼斯(John Hennessy)出版新書《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史丹佛的10堂領導課》(Leading Matters, Lessons from My Journey),談的不是創新的管理術,而是謙卑、同理心、勇氣等基本人格特質。

出生於1952年的他,25歲就取得紐約石溪大學電腦科學博士學位,並成為史丹佛大學助理教授,雅虎、谷歌的創辦人皆是他的學生。

1984年他第一次創業,把他發明的RISC處理器技術(一種電腦中央處理器的設計模式)商業化,並創立美普思科技(MIPS)。

RISC後來成為全球主流處理器架構之一,他在1992年以3.3億美元把美普思科技賣給視算科技。

46歲時,他第二次創業,和台裔女教授孟懷縈創立創銳訊公司(Atheros)公司,後來被高通以31億美元高價收購。

2000年時,當年48歲的他,獲邀出任史丹佛大學校長,直到2016年卸任,把該校從各大評比前20名都沾不上邊的學校,一路拉到前五名,還兩度獲《富比士》(Forbes)評選為全美頂尖大學第一。

《紐約客》(The New Yorker)分析,如果常春藤盟校孕育美國精英,史丹佛大學就是矽谷的人才儲備庫,「漢尼斯就是連結兩者的領導者」。

漢尼斯在64歲時卸下校長職務,16年任期是美國校長平均兩倍。他一共為史丹佛大學募得170億美元,金額之大,令其他校長難以望其項背。

66歲時,他出任Alphabet董事長,是網路業四大天王FANG(臉書、亞馬遜、網飛、Google)中年齡最大、唯一非創始人出任董座。

有「矽谷教父」稱號的他,從逾40年來的領導經驗,在《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史丹佛的10堂領導課》書中,淬煉出10個基本且重要的人生哲學。

一、謙卑

漢尼斯擔任史丹佛大學校長期間,約有1/3到一半時間都得低聲下氣募款,讓他學到謙卑。

他常提醒自己只是募款的「工具」,而非「引擎」,校友和捐款大戶要見的,不是他這個人,而是史丹佛大學校長,這個頭銜總有一天被其他人取代,因而必須謙卑。

二、真誠和信賴

再來是真誠和信賴。1996到1999年,漢尼斯擔任史丹佛工學院院長,需兼顧教學和研究、指導博士生。時任校長卡斯帕(Gerhard Casper)問他是否有意願擔任教務長,讓他有些遲疑。

隔天,當時教務長、即將擔任小布希總統的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發表演講,提到教育的力量。萊斯的祖父來自阿拉巴馬州,是窮苦但勤奮的黑人佃農,發現如果當長老會牧師,就有希望上大學,因此選擇當牧師,之後上了大學,從此改變家族的發展軌跡。

這個演講感動了他。兩天後,漢尼斯向校長表達願意出任教務長。他深信,教育具有改變人生的力量,對史丹佛的忠誠也與日俱增。

三、領導就是服務

漢尼斯認為,服務精神在領導角色中愈來愈重要。

史丹佛大學是鐵路大亨老李蘭‧史丹佛(Leland Stanford)為了紀念獨子不幸早逝,捐出自己土地和財產,以愛子名義在1885年建立。因此歷任校長都支持「大學是為公共服務」的概念,校長的責任是為學校服務,而學校則是為了促進公共利益而存在。

漢尼斯擔任校長期間,推動史丹佛特許學校、東帕羅奧圖法律扶助會、樞機紅免費診所,都是為了促進地區共好。

四、同理心

漢尼斯主張,在任何領域都必須以同理心領導。

他曾收到一位來自芝加哥貧民區的學生來信,學生告訴他,剛錄取師資培訓計畫,希望畢業後回家鄉服務,但助學金有限,又無力償還學貸。

後來,漢尼斯動用校長自由支配的資金、捐贈者善款設立獎學金,並訂定貸款免除方案。在他擔任校長16年間,大學部助學金達8億美元,幾乎是他就任校長前的五倍多。

五、勇氣

漢尼斯強調,領導人不只需要勇氣承擔精心計算的風險,也需要學習駕馭風險。

2011年,紐約市政府宣布要建立東部矽谷園區,邀請史丹佛大學到矽谷設第二校園。漢尼斯十分心動,但董事會有些人認為,才剛走出金融風暴陰影,不宜這麼快就花大錢冒險。

教職員憂心的是,若在紐約建校區,恐怕淪為次級學術機構,反倒壞了史丹佛的金字招牌。

但漢尼斯展現勇氣,覺得值得一試,花了很多時間和董事會、教職員溝通,全校約有數十人投注數千小時在這個計畫上。

但到了最後,一些問題卻一一浮現。

壓垮協商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紐約市府要求史丹佛按時間表為新校區湊足師生人數,但可能危害教學品質。

漢尼斯決定壯士斷腕。他慶幸地說,「終究沒為了實現夢想,出賣董事會和教職員。」

六、協力與團隊合作

漢尼斯認為,領導人雖居於首位,但權力和地位未超過其他成員,與他人協力合作,才能創造最好的結果。但他才剛上任校長,就遇上大難題。

史丹佛足球場建於1927年,已破舊不堪。兩人向校友家亞里拉嘉(John Arrillaga)求助,他始終支持史丹佛體育活動,也是成功地產開發商。

亞里拉嘉表達願意捐款,也會募款,但要求球場必須由他設計、施工,過去很少這樣合作,引來董事會和員工疑慮。但漢尼斯相信,亞里拉會做最正確的事。不到十個月,足球場就完工。之後還陸續依照此模式,幫史丹佛完成了好幾十個案子,不止捐款,還親自參與建案。

七、創新

漢尼斯組織團隊時,總希望兼具知識、經驗、個性上的多樣化,才能創新。

和常春藤盟校相比,史丹佛在藝術領域不算突出。漢尼斯本想說服各學院支持藝術相關計畫,卻不知怎麼做。直到商學院院長鮑伯‧喬斯(Bob Joss)語出驚人,才突破僵局:「藝術是偉大教育中,最錯綜複雜的一部份,也是MBA學生生活中很重要的一環。」

因為他的見解,史丹佛才順利推動一項重要的藝術計劃。他所展現的價值是,睜大眼睛,改變思惟,不要只護衛自己的地盤。

八、求知欲

漢尼斯從小就養成大量閱讀的習慣,但接任教務長後,他發現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實在太多,對很多學科的認識還遠不如該科系大學部學生。

身為科學領域學者,他最大的罩門是人文學科,特別研究了一些文學傳統,並開始閱讀《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該刊聚焦在重要的文學、歷史作品。後來更把觸角延伸至領導學。他認為,只要常保好奇心,向他人學習,就能鋪好成功之路。

九、說故事

漢尼斯強調,引進新想法,不能光列舉事實和數據,而得說故事。當時為了讓董事會通過奈特——漢尼斯學者獎學金計畫(由Nike創辦人奈特捐贈4億美元)時,就說了一個故事:

150年前,英國商人塞西爾.羅德(Cecil Rhodes)為了培養有潛力的優秀年輕人,設立獎學金計畫。百年來,培育出不少世界級領導人,帶來巨大報酬。

因此,史丹佛大學應該推出類似計畫,對女性、有色人種開放,向全世界打開大門。語畢,董事會反應熱烈。該計畫第一屆學生已在2018年秋季到史丹佛就讀。

十、遺澤

2015年,漢尼斯宣布下一學年辭去校長時,第一次有人問他,想留下什麼遺澤?

其實,2012年當他主導的「史丹佛挑戰」募款計畫按時完成、金額超出目標40%時,他就想急流勇退。但好友、前麥肯錫董事米漢(Bill Meehan)點醒他,遊山玩水的退休生活滿足不了他,要他繼續做大事。

後來,他決定出任奈特——漢尼斯學者獎學金計畫創始主任。看著來自世界各地優秀學生申請資料時,他覺得好幾個人似乎能實現他和奈特的願景。

在他看來,世人能否記得他的貢獻根本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一路上,到底能幫助多少人?

(《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約翰,漢尼斯著,天下文化於2018年出版。)

關鍵字: 閱讀職場生涯心靈成長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