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號

獨家揭露〉仲介學工獲利 比移工、外籍新娘還高

100個印尼生申請產學專班 竟用同一張畢業證書混過關

文 / 彭杏珠      2019-02-27

100個印尼生申請產學專班  竟用同一張畢業證書混過關

去年立委柯志恩在立院質詢「新南向產學專班」有仲介事宜;圖/柯志恩國會辦公室提供。



東南亞學生被踢爆淪為學工,甚至遭到層層剝削,究竟是事實還是一場誤會?經《遠見》深入調查,新南向政策已淪為有心人士的牟利工具,仲介手法更是千奇百怪,令人咋舌。

2018年12月27日,立委柯志恩在立院質詢時踢爆:「新南向產學合作國際專班政策立意良好,但醒吾科大卻將仲介來台的印尼學生變成『學工』,每週4天載到工廠,每天站10小時包裝3萬片隱形眼鏡。200名印尼學生來了才發現血淚斑斑,像外勞一樣被剝削……。」

由於她舉證歷歷,瞬間引起社會一片譁然。

醒吾科大立即回應沒有透過仲介引進學生,都是經由印尼官方合法管道招生,大二生打工、實習完全合法,絕無苛刻學生;與醒吾合作的印尼Polman製造理工學院院長Sugeng Ariyono也發表中、英文函澄清。

難道,這只是一場誤會?

柯志恩進一步說明,教育部派人了解後回覆「查無不法」,卻又私下坦承106學年有仲介招生,令人起疑教育部是否有意掩護?

而且,這絕非偶發個案,她手上還握有多所學校利用新南向政策做類似不法情事,甚至包括國立科大,已交給教育部調查,將會追究到底。

其實,學工亂象存在多年,直至去年11月,康寧大學被控涉嫌招收60名斯里蘭卡學生來台當屠宰工才爆開來,當時康寧喊冤「被仲介欺騙」,聲稱未虧待學生,連欠的學雜費都一筆勾銷了。

但台灣為何會發生學工現象?最早可追溯至2000年左右。當時教育部鼓勵各大學國際化,推動雙聯學制等措施,學校招收國際生,還能申請獎補助金,有私校一拿就是700萬~800萬元。

由於台灣從東南亞招收外籍生最容易,從那時起,也帶動各大學競相與這些國家合作的風氣。

據不願具名但熟悉運作模式的老師指出,生源吃緊的私校率先開發東南亞市場,2002年就有校長跑到越南招生,幾年下來,這些私校在當地的知名度,甚至高過台大,讓他大為吃驚。

據他指出,初期學校招攬外籍生,每名學生的仲介行情約500美元(1萬5400元台幣),隨各校蜂擁搶學生,漲至800美元。甚至曾傳出某學校原已與仲介談好400名學生,最後卻被其他兩所學校以每人1500美元的高價攔截。

即便招生成本高,學校看準往後有學生繳的學雜費及教育部的獎補助金,仍然趨之若鶩。多年來,部分學校、人力仲介與想來台打工賺錢的東南亞學生,各取所需,導致仲介學生意外成為一門好生意。

但誰也沒想到,學工事件愈演愈烈,新南向政策竟起了「催化」作用。

2016年5月,新政府上台後,教育部鑑於新南向政策成功關鍵首在人才,遂編列10億預算,從2017年起推出為期四年的人才培育計畫,其中一項就是產學合作國際專班(簡稱產學專班),僅開放技專校院辦理。

立意良善 卻被仲介扭曲

其實,新南向政策的立意良好。一方面幫東南亞台商培養在地人才,一方面也彌補技專校院生源不足問題。但好意卻被人力仲介公司扭曲了。

一位人力仲介業者說,新南向政策大鬆綁,產學專班的入學標準低於一般學生,不必通過華語文能力測驗二級檢定,也不用面試且批次通過學生簽證。「仲介學生跟仲介移工、外籍新娘落差很大,簽證好辦又有賺頭,」他表示。

到底有多好賺?業者透露,每介紹一位學生,可拿到三筆費用。首先,學生須繳代辦費,行情從3000至6000美元不等,包括上中文課、辦簽證、文件公證、機票等費用。第二筆是學校給的招生費用,每位學生的行情約2萬至3萬台幣。第三筆是實習廠商給的回饋金。

由於學工比移工更有利可圖,隨即吸引各方人馬搶進。大本營就是台商居多的越南(累計招到3342位學生)及印尼(1997位學生)等國家。

以越南為例,仲介學生的類型約分三種。最早投入的是在越南從事人力仲介的台商。

自從產學專班於2017年上路後,「許多學校的國際處職員都接電話接到手軟,連民意代表也想牽線仲介,」一位私大國際長說,至少有十幾家仲介公司跟他接洽過,業者言明已找好實習廠商、外籍學生,學校只管收學生就好。

曾去越南招生的一位大學校長就感嘆說,一到當地,「沒想到,一桌子的人坐下來談,竟然全是仲介。」

第二種類型的仲介是在台灣的越配或來台讀書的越南人,善用兩邊人脈關係,承攬業務。

第三種是部分的越南學校或政府官員。熟知內情的老師說,各省政府教育廳轄管高中職學校,要多少學生就有多少。有領導的親友因此在外成立代辦公司,提供從學習中文、辦文件到送學生到台讀書的一條龍服務。

當然,並非所有學校或仲介都假借名義引進學工,仍有人按規矩辦理,但誘因實在太大,才讓瀕臨困境的學校甘冒風險,透過仲介招生。

至於為何技職校院須支付不少仲介費,還願意開辦專班?原來,除了可收取學雜費外,每個專班還能向教育部申請每學年最高400萬的獎補助款。假設每班40名,相當每位學生補助10萬元。據悉有些學校還讓外籍生與本地生併班上課,補助款幾乎是多出來的收入。

再來是合作的企業也會給學校一筆產學合作費用,行情不等,「校方平白就可以拿到一筆錢,誘惑太大了,」一位老師說。

一位從事海外招生的私校國際長感嘆,十個仲介九個壞,其中六個是被學校慣出來的。如果學校照規矩開班,仲介根本無機可乘。

規避法令 招生手法令人咋舌

產學專班招生有多亂?連被教育部委託去訪視的老師都直呼不可思議。

訪視老師舉兩所學校為例,有一所科大100多位學生,都未依就讀科別找相對應的實習企業,例如電子科集體到傳統製造業工作,每天早上7點出發,約6點回宿舍。學生要自理三餐,還要交每天50元的交通費。

這位老師氣憤地說,外籍生每週可打工20小時、實習20小時,加起來40小時,等同天天都能上班。「我根本沒想到連大企業都用這種方式,雇用實習生。」

有廠商為了規避法規,要求學生打A、B卡,下午5點打A卡下班,回來打B卡,以打工方式計薪。有科大老師擔心學生發生職災怎麼辦?主動詢問相關單位,教育部回覆只負責20小時的實習業務,勞動部則說20小時打工才歸他們管,似乎變成三不管地帶。

另外一所科大更讓訪視老師直呼:「太誇張了,根本玩假的。」他發現100位印尼學生都由同一家仲介公司介紹來,學校不僅沒到當地開招生說明會,學生也從未聽過這所學校。由於語言問題,學習效果不佳。

最不可思議的是,100位印尼學生年紀不同、戶籍不同,竟然都用同一張畢業證書申請成功。「這樣外交部也能核發學生簽證?令人傻眼,」這位訪視老師愈說愈氣,學生還透露上飛機前被迫簽借條才能來台灣,不僅好幾個月實習都沒拿到薪資,連自己到底貸款多少錢?錢花到哪裡都不知道?

有學生趁機向訪視老師告狀,包括護照被扣,經常輪大夜班超時工作,生病跟校方反映,學校也不管,只能吃自己帶來的成藥。「我訪視時,學校請了印尼新娘翻譯,她聽完學生的陳述後,直搖頭說,『老師,這會變成外交事件』,」這位老師頓時羞愧臉紅。

為何企業又願意接受專班學生打工與實習呢?原來,用學工比用移工(外勞)方便有利。

人力仲介給企業的簡報內容,清楚比較移工與學工的優缺點,學工幾乎完勝。例如實習生不採用一例一休、不占外勞配額,免提繳勞退6%、寒暑假及假日打工無須以超額工時計薪。許多中小企業主聽到這裡,眼睛都亮了。


柯志恩國會辦公室也拿到許多仲介的說明書,印上斗大標題:有欠缺人才及人力嗎?新南向專班可提供穩定優質人力資源:基本薪資敘薪、雇用成本低;工作配合度高,喜歡加班;擔任辛苦、骯髒、危險、輪班工作……。

「對中小企業來說,快速又省錢。」一位老師說,仲介引進學生後,會分包給中小企業,即便僅要三位也沒問題。光就業安定費就省很大,政府規定雇主聘每名移工,每月需負擔就業安定費2000元,實習生不需繳這筆費用,企業扣除給學校、仲介的回饋金,還能省下一大半費用。

問題環環相扣 亂象仍難解

至於東南亞學生為何願意來台念產學專班?

這些學生大部分來自經濟弱勢家庭,希望賺錢改善家庭生活,所以當仲介以「既能賺錢又能拿學位」的話術行銷時,學生都充滿期待。「這簡直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位印尼學生回想當時聽說明會的情景。

但不少人到台灣後,才發現跟仲介說的不同。

有新住民姐妹發現問題後,向「台灣希望之芽協會」執行長余慈薰檢舉。她們聯袂到校訪視時,不少學生抱怨被仲介騙了。有一位柬埔寨學生說,要先繳1000美元的代辦費,上飛機前又被逼簽1600美元的借條,在台辛苦打工僅夠付學費、生活費,根本不像仲介說的,可以多賺錢寄回家,「早知道這樣,我根本沒興趣來讀書了,」這名學生坦承。

「就我了解,多數經濟弱勢學生是真的想賺錢,並非單純只為讀書而來,」一位老師說,這也讓學生跟仲介一拍即合。因為透過正常管道當移工,手續麻煩且仲介費高、薪資要被抽成,透過專班管道較容易且費用不高。

在多方各有所需,以及新南向政策的鬆綁下,教育部僅推出兩個學年,技職校院就招收到5482位外籍學生,成果顯著。


但隨著人數暴增,亂象也逐漸浮現,有人多次向政府舉報仲介剝削學生等情事,卻遲遲未得到回覆,轉向柯志恩陳情,直接點名學校、仲介公司跟學生簽訂沒有終約的賣身契,期盼這些孩子不要淪為買賣的商品。

檢舉者鉅細靡遺寫出仲介手法及參與成員,附上照片並質問:幾間不同學校招收的學生,都穿同樣衣服,僅換了校徽,台灣的學校到陌生國家兩、三次,就招收近百名新生,這樣合理嗎?

經立委關切後,最近學工事件的聲浪明顯淡化。余慈薰感慨,當初跟她哭訴做工做到手長繭的學生,近來都不說話了,一班走了大半學生,留下來的承受壓力,只想順利拿到學位。而之前跟她一起關心這議題的新住民姐妹,也紛紛改口說,「收仲介費是應該的,妳不要將事情鬧大了。」

儘管,教育部已多次發函通知學校,招生要到當地國面談學生,不得透過人力仲介,如查到不僅必須停招、情節嚴重還要扣獎補助款。但教育界人士都直言,只要私校無法順利退場,仲介就有機可乘,政府也很難抓到。

如此一來,台灣的學工亂象恐將持續上演。

遏止學工亂象 教育部是不能還是不為?學工事件如何遏止?《遠見》彙整各方意見,只要教育部願意執行,就能大大降低亂象。1. 專班學生年紀要低於20歲,最好是應屆畢業生。目前不少20幾歲來台讀專班的學生,多數是來工作賺錢。2. 取消第二年可實習的規定,總工時也按照一般外籍生辦理,當規定變嚴格後,學生無法像移工一樣五天都能上班時,亂象自然減少。3. 招生由統一窗口執行。明新科大校長林啟瑞建議,可設立類似招收陸生的「大學校院招收大陸地區學生聯招會」,負責新南向專班的招生事宜。4. 立委柯志恩建議,駐外單位核發簽證時應對學生年齡、學力及財力證明把關。同時應給外籍生該國文字的手冊,說明權益保障,並設置申訴專線,避免被剝削。5. 最重要的是殺雞儆猴,抓到仲介招生的學校,予以嚴懲,才能達到遏止效果。

關鍵字: 高等教育留學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