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號

我世代語錄4〉音樂是興趣也是責任

草東沒有派對忠於真實 為更好的大環境奮力一搏

文 / 蔡立勳   攝影 / 賴永祥   2019-02-26

草東沒有派對忠於真實 為更好的大環境奮力一搏

左起為巫堵、世暄、凡凡、筑筑。



「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這樣口語的歌詞,一夕成為金曲獎年度歌曲。草東沒有派對不僅唱出90後的心聲,更希望各世代都受到公平對待。

「哭啊/喊啊/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兩年前,草東沒有派對的這首《大風吹》,成為第28屆金曲獎年度歌曲,也以專輯《醜奴兒》一口氣拿下「最佳新人」與「最佳樂團」。

當晚,草東旋即成為社群關注焦點。許多人好奇,這四個90後陌生面孔,究竟是何方神聖?

創作沒有文藝腔 感受卻刀刀見骨

其實在這晚以前,草東在台灣90後世代的心中,早已是代表這世代的樂團,「他們是悶世代的爆發,」金曲獎評審團主席黃韻玲曾說。

草東2012年成軍,原名「草東街派對」。草東街,在陽明山上。同是高中同學、各自玩團的吉他手筑筑、主唱巫堵,當時就住附近,組起了樂團。

歷經團員更迭,2015年改名「草東沒有派對」,貝斯手世暄、鼓手劉立加入,維持四人編制。因為每次演唱會門票,總是秒殺,被樂迷戲稱「草東沒有門票」。

2016年推出首張專輯前,草東其實已在網路發表5首創作,累積大批樂迷。實體專輯發行後,即使只能在11家咖啡店、獨立唱片行買到,首批2000張,上市三天就售罄,至今累積銷量達3萬張。在串流平台大行其道、景氣蕭條的唱片市場,異軍突起。發片後,鼓手劉立,轉往影像創作,由凡凡頂替。

草東不僅讓台灣年輕世代樂迷瘋狂,這一兩年,更紅出台灣,演出足跡遍及北美、歐洲與中國等地。最長的一次是一個月跑遍紐約、波士頓、舊金山與溫哥華等城市,唱了七場。

一名曾參加草東演唱會的樂迷回憶,「覺得大家很放鬆,有一種我們是同一群人的感覺,一起唱《大風吹》時很震撼,歌聲像海浪一樣在場子裡來回拍打,很澎湃。」問他為何喜歡草東,「他們的歌詞跟風格,能唱出我厭世的那一面。」

厭世、魯蛇,甚至反社會,是多數樂評、文化觀察者點出,草東作品所反映的價值觀。

樂評、作家馬世芳曾為文指出,草東「沒有『萬青』(萬能青年旅店,中國獨立樂團)那種複雜晦澀的修辭,也沒有台灣樂壇習見的拖沓黏膩、囉哩囉嗦的文藝腔。他們的詞,刀刀見血,骨子裡是絕無出路的虛無。」

主唱巫堵表示,作品詮釋因人而異,但他們的創作,背後沒有什麼特定目的,「真的要講,就是爽、熱愛音樂。」

中國宋代文人辛棄疾,也曾做了一闋詞《醜奴兒》,表述少年人的心境:「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到了現代,不同於少年辛棄疾「為賦新詞強說愁」,在草東製作人李孝祖眼中,草東藉由音樂,最想反映的是「真實」的當下感受。他再三強調「真實」。

「不公平」是累積 不是針對哪個世代

就像生活周遭的90後年輕人一樣,貝斯手世暄也做過NBA球星夢、喜歡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執導的電影;聊到玩過的電玩,巫堵彷彿某個開關被打開,聊得起勁。

其實草東一開始並沒有想過要「唱出一個世代心聲」,也沒有如此的企圖心。在獲得金曲獎時,他們表示,他們其實一直在努力尋找自己捍衛的價值、尋找屬於自己的聲音。而這個價值,是「希望有更好的大環境。」

這個價值觀,其實跟上一代憂國憂民的年輕人,沒有太大不一樣。巫堵有條不紊地解釋,在上一代,總體經濟或許比較好,比較容易有機會,但不代表環境對他們比較公平。不公平,「是一路累積下來的,不是只針對我們(這世代)。」

草東一路成長,經紀人趙若君甚是有感。團員對音樂,不再只是興趣,「而是承擔責任。」

無論草東走向何處,「希望一直以很誠實的狀態面對創作,」世暄說。也許草東的創作使人覺得厭世、消極,但在現實中,他們都使盡力氣,希望成為營造更好大環境的一份子。

【草東沒有派對小檔案】

成員:巫堵(林耕佑,主唱/吉他手)、筑筑(詹為筑,吉他手)、世暄(楊世暄,貝斯手)、凡凡(蔡憶凡,鼓手)

出生:1991年(巫堵、筑筑)、1993年(世暄)、1995年(凡凡)

專輯:《醜奴兒》(2016年)

成績:第28屆金曲獎最佳新人、最佳樂團、年度歌曲《大風吹》

>>馬上看【我世代|你真的認識90後嗎】完整報導


關鍵字: 人物專訪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