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號

我世代語錄2〉拒被貼上厭世代標籤

我們的時代或許最敗壞 白安:理想永遠不滅

文 / 林讓均   攝影 / 陳之俊   2019-02-26

我們的時代或許最敗壞 白安:理想永遠不滅


16歲以創作在網路嶄露頭角的白安,睽違四年再推專輯。為何這次她將主題設定為「1990s」、大聲唱出「我們的時代」?她想向世界宣告什麼?

每一個世代在每一個年紀,都有幾首專屬主題曲。近來,許多「90後」年輕人心中的那首歌,是歌手白安自譜詞曲的《我們的時代》。

出生於1991年、27歲的白安,最新發行的專輯《1990s》正是獻給她所屬的90後世代。

「歡迎來到我們最美好的時代~他們都說這是最敗壞的世代……our dreams will never die~」今年年初白安舉辦多場簽唱會,當她唱起《我們的時代》,聽眾總是若有所思,看似被觸動心弦。

在她的歌詞中,「90後」既美好也最敗壞,顯得矛盾。究竟,她如何詮釋這個世代?

醞釀四年 思考人生後再推新作

那個下午,白安身穿一襲大紅斜肩連身毛衣,隨意站向公園綠蔭,陽光灑落臉龐,更襯出膚色白皙。嬌小的她個性內斂,除非你聽到她拔高的嗓音、讀出她歌詞中的撕扯。

白安16歲在網路創作平台StreetVoice嶄露頭角;17歲獲歌壇大師李宗盛收為徒弟;2012年、21歲時,發行第一張全創作專輯,其中《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一曲在2018年累積破億點閱數,是創此紀錄的最年輕華語女歌手。

2014年,第二張專輯問世。睽違四年,第三張專輯才在2018年底發行,除了依舊詞曲全創作,白安更多了製作人的頭銜。

旁人看來,白安是一位幸運兒,正式出道短短六年就豎立多項里程碑。然而,對她而言,每一串音符與文字,都是煎熬之作。尤其是這張醞釀了1561天、四年多的《1990s》。

「我一直到寫出《我們的時代》,才為整張專輯定調,獻給90後世代、與活過那年代的人!」咬字方式獨特、出道時引發兩岸網友熱議的白安,自剖前兩張專輯還停留在出片的興奮感,只是很單純地唱出所思所感。但到了第三張,開始思考「我想要成為誰?」「10年後會是什麼樣的人?」

不知是否考題太難,這四年中,白安一面輾轉於全球各大城市演出,一面索求答案,乃至最後她逼自己靜下來、寫100天日記,終於從字裡行間反芻、推演出新專輯概念。

積極迎向挑戰 用時間證明自己

這張新專輯強烈表達出她的世代感。「我厭倦別人貼在我們身上的標籤,例如『厭世代』,不是這樣的,我身邊有很多有想法的年輕人,我們只是需要時間來證明自己!」

「處在哪個世代、哪個環境沒這麼重要,重要的是,你用什麼心態去面對挑戰!」白安有感而發。

她也證明90後可以很積極與主動。這一次,她決定自己製作整張專輯。

自嘲「不太會說話」的她,為了說服老闆,不僅寫好十首詞曲,還在家錄製了整張光碟,包括專輯名稱、概念與歌序都做好了,然後拷貝三、四份送給公司高層和朋友聽。

沒想到這個笨方法竟然奏效了,老闆放手放她自己來。其實,氣質空靈的白安很接地氣,在確認可自製專輯前,她已盤點過整體資源與人脈,早知道哪首歌可以找哪些樂手合作。

過程中,唯獨排除恩師李宗盛,直至母帶做好才給他聽,「我就是想知道,不在他的羽翼下,我可以做到什麼程度!」

整張《1990s》專輯所傳達的,是白安的成長告白,亦是青春正盛的「90後」亟欲尋求認同的心路歷程。

當年剛起步,就是顛簸的路。剛從大專畢業時,她就提著一卡小皮箱抵達北京的錄音室,時節已入秋,她卻只帶了一條長褲,還好北京氣候乾,她每晚回家洗褲子,隔天晾乾了再穿。

從一個近270萬人口的台北市換到2100萬人的北京,讓她倍覺渺小,驅使她寫出《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一曲,也累積了她的兩岸觀察。

「在台北成長的90後,環境相對安逸,常滿足於小確幸,所以我提醒自己,要保持警覺,不要太容易安定(settle down)!」

對於自己這一代的處境,白安提出警惕,卻始終樂觀。

【白安小檔案】

出生:1991年

現職:歌手

學歷:國立臺北商業技術學院(現已改制為台北商業大學)應用外語科

專輯:《麥田捕手》《接下來是什麼》《1990s》

>>馬上看【我世代|你真的認識90後嗎】完整報導


關鍵字: 人物專訪心靈成長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