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大學暨技職入學指南

文史哲/外語學群

獨立思考、訴諸感性 兼顧實務真功夫

文 / 白育綸   攝影 / 陳之俊   2019-02-25

獨立思考、訴諸感性 兼顧實務真功夫


今年34歲,台灣大學中文所畢業的謝琬婷,靠著自學,從腳本到寫程式,研發戀愛遊戲《東周列萌志》,不但成功募資百萬,創下25萬人次下載的紀錄,更成為文學專業應用在創業的典範。

不過2018年底,也有一位張姓陸生,因為欣羨台灣擁有古典文學的研究能量來台求學。他原以為,中國受文革影響,思想研究歷時較短,早年不少國學巨擘輾轉遷居來台講學,古文傳承應得以綿延;但他到台灣後卻驚覺,系所都在發展文創,讓他覺得有點「不務正業」。

事實上,文化創意產業在台已推動十餘年,如今大家也把「文創」掛在嘴邊,但文化商品化,究竟是不是文學的應許之地?讀文學的學生,真的得想著「怎麼用」嗎?

「文學的存在,是為了尋求自我心靈提升,是一種高貴而孤獨的志業。」臺北大學中國文學系系主任朱孟庭認為,文學教的是人性探索,不是職業訓練,想就讀文學院,要先有這樣的理解。

除了學習課內知識,文學院學生還需大量閱讀各種作品,廣納不同支脈文化裡的養分,讓自己的文字能力與思考深度不斷精進。文字能力的養成,才是文學院學生獨有的核心能力。

政治大學哲學系系主任鄭光明認為,學生要有「耐心的個性與良好的邏輯性,來面對文字,以及細緻地構想事件發生的過程,才適合讀哲學。」

國內不少文學院還是願意堅守傳統,磨練學生硬底子的功夫,閱讀、思考和寫作能力,也許說不上「有用」,學習的過程甚至十分孤寂,卻能帶給以文學為志業的師生精神上的富足。

退一步來說,文史能力也未必是職涯的絆腳石。東吳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傅揚直言,歷史系不像許多就業導向的學科,一畢業就有大致去處、機會也多;但換個角度想,就業導向太清楚的科系畢業生,人生軌跡也少了探索與發現的可能收穫。

走出校園、輔修外系課程更加值

大學是不是職業訓練所的討論,從來沒有停過;即使是文史哲科系的師生,也不可能完全不問世事。政治大學參加教育部開辦人文領域跨界應用計畫,成立「轉注藝遊」辦公室,協助同學應用所學,三年來積極嘗試讓文學院學生走出校園的舒適圈。

過去,實習機會多半屬於商管、傳播科系學生,如今隨著計畫,文學院也要把這群博覽書籍的文學院學生,帶進故宮博物院,學習數位典藏的執行,到朱銘美術館學策展,提早體驗拉近理論和實務的距離;也曾經邀來影評家聞天祥帶著學生一起合作辦影展。

臺北大學中文系的致用學程,推出數位出版、經典保存課程,找來資訊管理專業的周亞民教授,為中文系面臨數位化挑戰的文學領域,注入活水。

受訪老師有志一同鼓勵學生到外系修課、雙主修或輔系,以培養未來各種職業可能會用到的能力。

鄭光明舉例,邏輯課程要求嚴謹的思考,也可跨領域學習電腦程式。至於哲學系學生則可善用其招牌的耐磨個性,投入活動策劃,以及出版、傳播、行銷等文字工作。

論起趨勢,鄭光明認為,或許AI的進展,對於文學院學生反而是一個助益,因為文學院的學生不會滿足於標準化的流程,而能獨立思考,他更加提醒文科生:要關注的不是大數據帶來的結論,而是文學的觀點,怎麼看待小眾、感性面與錯誤,這些非理性的元素,才是文科生在職場上的獨有魅力。

>>【數位專題】選校前,哪些眉角不可不知?

關鍵字: 高等教育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