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莉薇雅柯爾曼、艾瑪史東、瑞秋懷茲主演;奧斯卡10項入圍

《真寵》:在權勢之下,所有的愛都是爾虞我詐

文 / 魯皓平      2019-02-15

《真寵》:在權勢之下,所有的愛都是爾虞我詐


宮廷元素、爾虞我詐、勾心鬥角、女人心機……這歷久不衰的題材除了映照世上亙古不滅的人性真理,也在那居心叵測的歇斯底里間,縈繞令人難以招架的真相,電影《真寵》(The Favourite)不僅放大這樣的猖狂,也從各種手段和謀略間,交織澎湃的信念。

這部由奧莉薇雅柯爾曼(Olivia Colman)、艾瑪史東(Emma Stone)、瑞秋懷茲(Rachel Weisz)主演的作品,從卡司上就不難嗅出她宏觀的詭譎精神,三個女人間的運籌帷幄、面對權勢和利益的手腕,迴盪出英國(UK)18世紀初安妮女王時期的後宮真相,還有那些不為人知的祕辛。

精湛的演技、完美的劇本、巧妙的互動和豐富的人格思緒,《真寵》光是在2019奧斯卡獎上就入圍了和《羅馬》(Roma)持平10項肯定,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兩個最佳女配角等,大時代洪流下的省思,剖析十分透澈。

《真寵》的故事背景,以安妮女皇發生的故事為主,她相貌平平、身形擁腫,甚至像極了再平凡不過的良家婦女,但她虔誠篤實的性格,配上一定的政治敏銳度,使她經常能順應民意、放權給國會與才幹大臣,進而促進了內閣制的發展,十分受民眾愛戴。

而傳言中,她和公爵夫人薩拉邱吉爾(Sarah Churchill)、公爵夫人阿比蓋爾瑪莎姆(Abigail Masham)三人之間的微妙情感,更成了後世津津樂道的話題。

《真寵》故事設定取材自真實歷史,18世紀初的大不列顛王國,身處與法國(France)綿延不絕的戰火之中,也正是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虛弱的安妮女王(奧莉薇亞柯爾曼飾)一舉登上了王位寶座。然而,在這位體弱多病且性格乖戾多變的女王背後,真正在打理國家政事的實為她的閨蜜莎拉夫人(瑞秋懷茲飾)。

一天,一位新的女侍從艾碧嘉(艾瑪史東飾)來到了她們的生活之中,她的靈巧聰穎成功吸引莎拉夫人並將她納入麾下;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艾碧嘉早已將這個得來不易的機會,視為自己晉身貴族之路的重要踏板。

當莎拉夫人對宮廷內明爭暗鬥的權利鬥爭感到厭倦無比時,艾碧嘉也順理成章的替補上女王身邊的空缺。她們超出友誼且快速萌芽發展的情誼,給了她一個滿足自己野心的機會。她告訴自己,她絕不會讓任何女人、男人、政客以及所有無關緊要的事物成為她的絆腳石。

這部作品沒有誇張的動作場面、更不是以商業大片見長,但導演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反而以一種平實、自然、率真的手法,一點一滴描繪出當年宮廷的面貌,那服裝之講究、景物之寫實,歷史的流淌,帶領觀眾以最真切的視野,彷彿搭上時光機活了一次。

奧莉薇雅柯爾曼、艾瑪史東、瑞秋懷茲三人之間的互動,不時地成了全劇最扣人心弦的高潮,分分合合的窘迫、捨我其誰的犧牲,好似都隱藏著密謀,在不同的盲點中,深埋下鬥爭的種子,表面上的和諧,又各自帶有什麼樣的計劃?確實令人玩味。

《真寵》就像個歷史的橫切面,舉手投足都是精彩、每一個細節的安排都咀嚼再三,搭上怪奇的配樂、華美的服裝、滑稽的表演,光人物就是滿滿亮點。

特別是在那彷彿精釀的鋪陳下,笨拙、精心和荒唐拿捏地十分透澈,在權力之下,也許凡事都是以愛之名,行傷害之實……

導演尤格藍西莫在故事主架構上的設定非常自由,認為人們的行為、社會氛圍及權力鬥爭等,其實皆與當時差異不大,也不讓歷史框架限制了宮中各個角色的私生活,闡述愛情、選擇與歐洲政治權力議題,最後卻是有著非常現代思想的黑色喜劇。在如此創意十足的設定之下,《真寵》就像是近年掀起追劇風潮的《延禧攻略》。

最受台灣觀眾熱愛的艾瑪史東,在片中原本只是個落魄貴族的她,透過心機謀算變成王族貴婦,拍攝過程也學習不少,從屈膝禮、騎馬、皇家禮儀樣樣都得立刻駕輕就熟,對每個工作細節都非常考究,終於練成心機女、不惜裝可憐,只為和資深前輩瑞秋懷茲平起平坐。

導演潛心籌備劇本多年,對於如願以償拍攝一部專屬於他的英國歷史電影,感到相當興奮,從不願意遵守傳統框架的他,早就構思如何以前所未見的拍攝手法來執行全片,劇情主軸啟發自歷史上的真人真事,更特別前往伊莉莎白女王曾居住過的哈特菲爾德莊園拍攝全片,細緻營造出18世紀宮廷氛圍,為角色打造真正的實景環境,考究的美術及服裝設計,令觀眾大呼過癮。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